【河漾】红糖果


※映河七叶×褚冥漾;

※不知是什么鬼东西。




你。染花七叶面露踌躇。你是在向妖师撒娇吗?映河七叶的反应很激烈,几乎要跳起来呵斥。你在开什么玩笑,就褚冥漾?那个总跟雪野家小子混在一起、又肉脚又白痴的妖师?染花七叶挑起他嘴边的糖霜,捻在手里打量。这是他们班的食物吧?映河反驳,不过是逛学园祭的时候顺手拿的,根本没留意那么多。染花的摊位上摆着各式甜食,红色指引真实,黄色修饰谎言。她抛他一个红糖果。你敢试一次吗?映河掂了掂,扔回去。

 

无聊。

 

加厚的鞋底,庞大的蓬蓬裙。脸要打白,红唇上妆,下眼睫毛要勾出道道阴影。映河七叶的妆容总是无懈可击的。在他出现在3年A班的时候,某意义而言是确实的全副武装。

 

你在这里做什么?映河七叶看着褚冥漾手忙脚乱搬零食箱,甚觉丢脸。说这是世界之敌,感觉对世界就很不敬。妖师边整理箱里的拐杖、星星许愿棒等奇形怪状的糖果,边抽空抬眼看他。我们班级的学园祭活动啊,难道你们学校没有吗?哼,还真难为你的同学敢请你进组。映河冷笑。褚冥漾也没有太大反应,只说,马马虎虎吧。什么马马虎虎,牛头不对马嘴。映河正想讽刺他,一盘甜甜圈横亘在他俩面前。漾漾,新出炉的,尝一块试试看吧。雪野千冬岁瞄他一眼,说。映河七叶努努嘴。你要吃吗?褚冥漾大刺刺地咬了一口,叼着剩下半圈,邀他同食。免了,我不饿。他皮笑肉不笑,眼睁睁看着神谕那家小子钻回厨房去。他走啦,来一块?褚冥漾不死心地夹起一个往映河脸上凑。哎呀,走开。他拨着手拒绝,可真奇怪,甜甜圈还是绕到了他的嘴角。碰到就是你的了。妖师得意地说,收回手继续收拾糖果箱。你这家伙还真无耻。映河不忿地抓过甜甜圈,舌头舔过唇边的糖霜印子。好甜。褚冥漾看了吃吃笑,说,你吃白粉啊。哈?映河七叶不得其领,只觉妖师今天很烦。你脸上不都是粉底吗,直接拿舌头舔,可不就是吃白粉了?

 

映河七叶一时想不到形容词。妖师,你是不是没脑子——这样说好像有点严重,可他真这么觉得。傻子吧,这人。映河说,显然这是防水的,防水的你懂吗。是哦。妖师想了想,又塞过去一个甜甜圈。那就能多吃一个啦。

 

你。染花七叶的警示回响耳边。你是在向妖师撒娇吗。

 

这太荒唐了,怎么可能。映河很希望自己能这样不屑地回应。他一边回想褚冥漾不要脸塞甜甜圈过来的模样,一边回想染花七叶担忧的眼神,全无反驳的底气。

 

映河。

 

一个声音响起。

 

过来。过来这里。我有话要跟你说。

 

映河七叶停下脚步,不远处的黑影融化在走廊柱子里,对上他的眼神后,慢慢往后挪,退进洗手间。

 

他安静半晌,再迈出脚步。小皮鞋跟磕在地上,那力度与涂抹化妆棉无差。蓬蓬裙影子投在地上,好像张扬的蘑菇,同族的男生在初次穿裙子时总说双腿凉飕飕,但映河七叶从未感受过这股怪异。习惯就好。他总是这样劝慰他人。就像你看着镜子里浓妆艳抹的亮丽,伤口结痂似的眼线,毫无血色的脸颊,只要习惯了,你就能对“自己长这样”的事实感到轻松。

 

少年与少女在镜面两侧对望,和对眼陌生人别无二致。

 

你最近,和妖师走得很近。

 

镜子中的少女,背后冒出焰火般的黑影。它无风自动,却未有灼伤镜子后的少年。

 

我没有。

 

染花应该有警告你。

 

是的,但染花的警告在后,况且今天我是先……

 

我知道。我看到。我听到。黑影说,我见到你先去往妖师那处,再见染花。但你明明后来又与妖师碰头,无论如何,这般接触频率无疑过高。

 

我很抱歉。他对着镜子说,又分神想,噫,眼线好像没画对称。

 

映河。黑影继续说。你明白我为什么要让你进来吗。好好看着镜子吧,你该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映河七叶有点想笑。他当然知道。就像他知道自己的化妆品是防水的,即使就这样把头按到水里也不会有黑泪流淌。染料不会水溶散去,他会一直是洋娃娃的好打扮。

 

映河,你吞下这个吧。黑影抬起一颗红色的糖果,放进镜子里少女的口袋中。吞下这个,我才能相信你。

 

映河七叶掏了掏现实里的袋子,果真是颗苹果糖,看起来还会很甜。

 

好的。

 

他应答,旋转剥开糖纸。就像一碗西瓜冰,那糖清冽得很。

 

承诺吧,发誓吧。对于妖师,你怎么说。

 

他把糖压在舌下。

 

妖师啊。他想。妖师,那玩意啊。

 

映河和褚冥漾在风园的走廊上又遇到过。后者当时还优哉游哉地吃个糖、晃着荡,前者想要糊他一脸,为什么不管到哪里都可以见到这家伙在偷懒。我得看你有没有使坏。褚冥漾看起来还很认真地解释。映河七叶想“呸”一声。看了又如何?使坏了又如何?你以为自己能做什么?我能阻止你呀。褚冥漾定定看他,说,我能知道的,所以你没法敷衍我。

 

别搞错了,妖师。映河冷酷地说。就算你真的与雪野家敌对,对我而言也不过是下一批敌人而已。他阴恻笑道。你倒是脸大,身为黑暗种族难道还指望讨人喜欢不成?褚冥漾瞪大了眼睛,嘴里藏了一颗糖,撑了腮帮子鼓鼓一块。半晌他说,不可以吗?映河气结,刚要出言反讽。你有那么讨厌我啊?褚冥漾说。映河七叶下意识就应,当然!他面上还冷,心跳却突然失律起来,有个声音在心脏里唱歌剧,他却不敢细听。也来不及细听。他见褚冥漾突然甜滋滋地笑了,往自己手里塞了个东西。正巧,我也很讨厌你。他说完就走,映河感觉不舒服,心底暗骂妖师混蛋。看了眼手里的东西,更是直接骂出声来。一张澄黄的糖纸熠熠发光。混蛋。他捏紧了糖纸。那个大混蛋。

 

黑影重复道,对着葬神之镜倾诉吧,发誓吧,承诺吧。对于妖师,你怎么说。

 

映河七叶极为平静。妖师,那就是个混蛋,他也曾经对我说过,他也很讨厌我。红色的糖果在舌苔上熨帖,微烫的温度很快消失。很好,黑影说,映河,记住你是天命降神,但即使要诛灭神谕的小鬼,也决不能跟黑暗种族同流合污。

 

好。

 

现在,把妖师给过你的东西全还出来吧。

 

好。

 

映河七叶说。

 

没问题。

 

他低头,扭开了水龙头。雪花洪流般的水柱喷射。他扶着洗手盆边缘,缓慢地把头低下。水流激中头皮时浑身一抖,冷。映河愣愣地冲了半分钟的头发,探出二指深入喉咙。他很熟练了,小时常误食有毒物品,有些赶在胃部消化前解决能避免医院一途,他早就练就了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催吐。喉部一阵痉挛,恶心的粘腻感从肚子翻绞而上,他一个冷颤,连忙撑住洗手盆两边。泛酸,泛苦,鼻子喘不过气,映河七叶边想着这次的反应剧烈异常,边呕出了食物残渣。他看到了一座果冻,一根能量棒,一块糖,一个甜甜圈。一个漫不经心的微笑,一道得意上挑的眼梢,一点沾染糖霜的唇珠,一面抵在舌下的指甲。啊,这个好吃。妖师舔着油炸甜食,愉快地说。残渣和酸臭味很快被冲走,那个人给的食物全吐出来了,黑影得到了他的答案。可那又怎样呢,可那又怎样呢。映河七叶冷眼旁观着,自发梢流淌而下的凉水汇成细河,蜿蜒灌入幽黑排水口中。无根水入肠,海洋心入定,这世上,哪有河流归宿白地。

 

END




评论(18)
热度(20)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