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全员向/叶修中心】看好你的喉舌2

※这章杰西卡上线,苏苏苏苏苏;

※含对杰西卡的个人理解与一堆私设;

※林方拉出来溜了一下;

※其实所谓的林方包括上一章的双花都只是友情向,估计这文到死都只是清水;

※写完这章以后觉得方士谦×叶修可以来一发;

※这章没怎么说到传媒的事;

※说到花切就不得不提DD,潘多拉和J5是这两兄弟弄出来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搜搜视频。


Chapter 2 看好你的学生

高三毕业后的假期最长,有的学生计划着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有的学生决定陷一场说来就来的爱情。

也有像林敬言这样,拉上一帮认识的、成绩不错又有担当的同学,组了个叫“呼啸”的教育机构,有计划有组织地做补习与家教工作。

叶修当年痛快地打了一假期的荣耀,所以拒绝了林敬言的邀请。方士谦表示欣慰,他认为叶修毫无师德可言。魏琛好像当了几个学生的家教,张佳乐默默地为他们点了几根蜡烛。

现在同上R大的林敬言就读于英语教育学院,大一学业不算繁重,故继续经营着呼啸教育。魏琛曾在他上课时路过,被班里仅有三个男生的光景吓到了,半天才说出一句:“禽兽啊。”

但你别说,林敬言当家教还是挺有一套的,暑假时带着一个中考完毕的熊孩子,意思意思地给他预习了下高一数理化,短短几周就掳走了对方的心。大一开学一周后,那学生跟着林敬言逛了遍R大,心满意足后,拍着胸膛表示第一志愿就R大没跑了。

午饭自然食堂解决。叶修看见林敬言领着个拖油瓶不由恶作剧心起:“老林行啊,难怪英教班里坐怀不乱。”

“我学生,方锐。叶修。”林敬言也不恼,只是介绍。

“叶前辈好。”方锐眨了眨真诚的眼睛说。

啧啧,那贼亮的眼神。叶修瞟了眼笑得温文的林敬言。还想着再调戏一句别耽误了别人一辈子呢,看来是不必了。两个一肚子脏水的家伙。

一肚子脏水的叶修悱恻着。

现在张佳乐的相机坏了,据其舍友所说,每天回宿舍都会看见舍长在抱怨手机像素低。拯救张佳乐(舍友)的行动刻不容缓。

“有没有多余的学生,给我拨几个。”

林敬言推了推平光镜:“想不到叶神也会被张佳乐逼成这样。”

叶修但笑不语。

“不过正好,刚有几个人说不想当了。”林敬言打开笔记本,“唔,士谦是一个。”

“哟,老方不是挺喜欢小孩的吗?”

“你忘了他在学医?”

叶修沉默了。但心中并无半分对医科生的同情。高中科技节上,方士谦一根钢针,两秒内捣碎青蛙脊髓的手法仍历历在目。那精准,那速度,那逐一取出青蛙心肝脾肺的不假思索,一度让叶修觉得被开膛破肚的是自己。

“多大仇,有必要连皮也剥了吗?”

“我就看看,等会儿穿回去。”

真没见过这么具有攻击力的保健委员。秋季校运会上,准备跳远的张佳乐在调整起跳步伐时摔了一跤,叶修看着方士谦用针挑走了那皮肉间的沙子。后来张同学因为穿着拖鞋被踩了一脚,小指指甲歪掉,方同学尽职尽责地用指甲钳剪掉然后上药水和止血贴。再后来旧教学楼翻修时张佳乐踩中了铁钉,方士谦义不容辞紧急止血,一个公主抱送伤者直奔校外医院。那劲儿连老孙都只有瞪眼看的份儿。叶修觉得张佳乐还健在简直上天垂怜,各种意义上的,还治疗之神个毛线啊。

“老方毕业后必须要问他去哪里高就,好让我避避。”叶修严肃地表示。

“士谦手下有个高二生,学理,补的数学,行不?”

“怕过?连老韩都只有被虐的份儿。”

林敬言笑笑。这倒是真的,R市数学单科状元含金量十足。

“还有老魏。”

“啥?”
    “他说赚够了。”

难怪商量合伙赔张佳乐一台相机时那么淡定。叶修鄙视他:“那还欠我烟?”

“他手下有两个,一起的,也是高二生,唔,也是理科数学。”

“哟,看来是专为我而设的啊。”

“确实很巧。”林敬言唰唰写下方士谦的电话,撕下来递给叶修,“士谦手机号换了,你上课前最好和他俩沟通一下交接的事。”

“行。”

“益玮那儿还有个高一生,要不要?”

“我时间这么宝贵,被小屁孩儿耽误一天就够吃亏了。”

“说起来,老韩那儿有一个高二生呢。”林敬言说,“文科数学。”

“文科一边玩儿去。”叶修习惯性地喷垃圾话,完了才发现那话中有个画风极不对劲的名字,“你在逗我。”

“你去问他。”

韩文清那张脸竟然没有被家长投诉?这家教不是恐吓得来的吧。叶修觉得还是别想太多的好。

过后叶修和方士谦沟通了一番,交流了一下对这学生的评价,期间不乏方士谦的痛心疾首。

“一想到杰希那么纯洁的孩子要被你蹂躏,我就于心不忍。”

“醒醒,蹂躏这词是这么用的吗?”

“别想改‘调戏’,你没那实力。”

叶修不屑:“试试。”

事实证明,方士谦这人行事风格迥异多变,一会儿重防守,站在自己学生的立场上以防火防盗防脸T的态度排挤叶修;一会儿重攻击,主体现在退居为神助攻,喜于无关痛痒的地方推叶修一把。守护天使与牧师的选用防不胜防,不愧于“治疗之神”之名。

在王杰希打开家门的时候,叶修的心肝被敲成了两半儿,一半被吓了一跳后迅速调整恢复平静,一半在用脚踩着、用烟烫着方士谦的小人。

王杰希看了面无表情的叶修一眼,只是礼貌地让出了门口:“前辈,请进。”

面相奇异的人叶修见得多,以韩文清为代表,性格写在脸上的人可谓不少。但如王杰希这般生理缺陷写在脸上的人,在叶修的生活里这还是第一个。王杰希的双眼大小不一致,右眼与寻常大小无二,左眼却大出不少,乍一近距看,还真挺吓人的。难怪方士谦敢嘲笑叶修说没这实力调戏,实在是没那个心呐。

这样的念头仅存了半天。

晚上叶修尽职尽责地反馈了一下教学情况,顺便对医科生进行嘲讽。

“我说老方,难道那学生就是你拿起手术刀的直接动因?想往人脸上动刀子,你学生知道吗?”叶修笑着表示知道了什么。

方士谦鄙视:“我的目标是外科医生。”

叶修不屑:“整形外科就不是外科了?”

方士谦继续鄙视:“大眼儿不是这么肤浅的人。”

叶修乐了:“你管那孩子叫‘大眼儿’?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啊。”

方士谦一本正经:“是其他无良的家伙叫开的,我就偶尔喊喊。杰希那么实事求是的孩子,不会在意这种细节。”

敢情您老是故意透露这号儿的啊?叶修“啧啧”两声:“师德呢?”

关于王杰希面相这乐子,叶修也就随便说了一会儿。比起外表,更吸引他注意的是王杰希那诡异的思维方式。方士谦称之为“魔术师的直觉”。

最直观的表现是王杰希的房间。整体而言,是男生少有的干净整洁。下到细节,则打肿无数人的脸。

叶修刚进房间,便被悬空于书桌上的形象积木,诸如圆浑战斗机、踩球小丑、戴毡帽哨兵等,吸引了目光,随口一说:“哟,把积木吊在书桌上,还挺童真啊。”

王杰希放下泡好的茶水走过去,手掌在积木堆上划了几圈,表示并无吊线。

“两边?”叶修来了兴趣。

王杰希手顺势在两侧下滑,表示同样无吊线。

“总不该是下面把?”

王杰希意思意思地在下方扫了扫。

叶修还真不信了,走过去仔细看了看,然后噎了下。吊线是在水平方向上斜着固定积木的,上下固然没有问题,在检查左右时,只要在线头往内延伸的一边手下落,且离目标积木有一定距离,便能避开吊线。

看似简单的把戏,却牢牢针对着人“悬于空中之物多为吊着”的认知盲点。加之王杰希一本正经自然淡定的举动,短时间内也骗过了叶修的眼。

“不错啊,小魔术师?”叶修拨了拨踩球小丑,看它在空中抖。

王杰希笑了笑,收拾起摆于房间中央的矮桌。然后叶修看着他打开一木造衣柜,里面全是书。接着把一座六层高的扑克牌金字塔整个提了起来,搬到下方劈空的第一层,关上柜门。

“杰希小朋友,你的衣柜呢?”

“那个。”王杰希往床边一落地窗帘示意,在此之前叶修一直以为那后面是窗户。

简直……太屌了。语文课总在刷理综卷的叶修最终只想到了这个词。看着挂在墙上的一柄小型扫把,说王杰希半夜会骑着它在月亮下飞行,叶修都信:“我赌你是魁地奇里的首席捕手。”

王杰希走过去,拉了拉扫把,表示那不是挂的,而是吊在墙上的。

叶修终于忍不住笑了出声。

 

有此第一印象,对于王杰希解题时的表现,叶修觉得不能更接受。

考察基础知识扎实与否的题目还好,到了灵活性较大的题目时,那些指向正确答案、解题过程与参考答案相比却更显偏锋的思路,吊诡而莫测。

这简直就是叶修的反义词。在学校时,叶修一度有“理综教科书”之称,虽不排挤创新,但立足点更多是各类基础知识,因极擅于推理出题者的考点,写出的过程与标准答案相比近似得具作弊嫌疑。

曾有好学之士问叶神,数学如何能拿一百四十分(满分一百五十),叶修表示,只要少做两道选择题(一道五分)就可以了。

真真是无招胜有招。

了解叶修风格后的王杰希曾大胆评价:“最土的解法。”叶修表示呵呵,并布置下三张试卷以温暖后辈的心灵。

王杰希这人,蛮奇怪的。你看他的遣词用句,看他的日常举止,你会觉得他保守克制,温和御礼。但你接近了,赫然察到那被表象掩下的世界。它有自行的规则,它有自行的逻辑,它由一套独属于王杰希的世界观搭建而成,区别于芸芸大众,每一分都蕴着魔术师天马行空的手法。那是独属于他的精神世界,只有一个大小眼的小国王。

叶修想着一房间颠覆常识摆放的道具,好笑地摇摇头。啧,简直是天生的平衡破坏者。

 

呼啸教育在宣传时,主要针对的还是R高的学生。一来,这批以3零花钱为目的的伪老师们在R高名声最大,当然,本校毕业生,无需出示所升大学,往往一个名字就说明了一切。二来,R高啥都好,但要数学风最好,这片市场妥妥的,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知晓内情的校方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修所接的三个学生都是R高的,名符其实小师弟。可惜王杰希高一的时候,叶修正处于水深火热的高三地狱。倒不是说已两耳不闻窗外事,为了给予高三保护动物最佳的备考环境,校方让高三生搬进了较远的教学楼里,吃饭与放晚自习的时间都与高一高二生错过,唯一全校学生能进行交流的,就只有傍晚跑晚锻炼的时候。

但叶修和王杰希还是有过近距离接触的,曾经,差点。

R高两大盛事,上学期有两天半的体育节,其中第一天晚上是校园歌手比赛;下学期有三天科技节,但只于下午16:00开始。科技节半学术半娱乐,以学科为单位占各个据点开展各项活动。

像历史与地理,向来全占本科实验室,各类地形模型、建筑模型摆桌上供参观。高一那年叶修就做了个仿连弩,向张佳乐得瑟时不小心打爆了对面生物室外的气球,被手握解剖刀的方士谦追了三层楼。

物理学科的传统项目是水火箭比赛,张佳乐高一时玩过,因为差点被掉下来的火箭砸中,高二科技节期间再也没有接近过操场。王杰希高二时也玩过,看着水火箭顺利腾空且飞得比其他参赛者的都高,他仰头嘴角上扬,大小眼眯得一般大。

同班同学心想:班长一定觉得胜券在握心情不错吧。

王杰希心想:坐在上面的感觉一定很好。

而在高一时,即叶修等人高三时,托了指导老师是高一数学科组长的福,王杰希所在的魔术社占了数学学科几张桌子,进行表演。他尤为擅长花切与近景魔术,表演时一律以Waterfall——状态好时还会来个逆向——开场,接着便是让人眼花缭乱的花式切牌。潘多拉节奏切出美感较难,尽管已能十秒内切完一轮,王杰希还是选择了Jackson Five的phrase 1,仿着《reset》这歌的节奏,总算让好奇盯着大小眼的观众把注意力投于手上。

他的手骨架较大,偏生手指细长,长袖袖口挽起,露出腕口青色筋脉。

然后便是戏肉近景魔术。魔术社社员们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社长说王杰希天赋异禀。在表演橡皮筋近景时,一旦王杰希问“你看清楚了吗”,观众十有八九会摇头,好脾气地多耍几次,直至都要怀疑自己手法被看穿时再问,观众十有八九会真诚地回答“抱歉我只看清楚了你的大小眼”。

饶是性情温和的王杰希也忍不住要把橡皮筋弹到对方额上了。

魔术社的附近便是数学科组的其他活动点,莫名地,R高的数学组总带着一股痞子气。正经一点的,是魔方斗法点,三阶的,四阶的,五阶的,正方形宫格的,立体三角形的,不规则分割的,一个个在男孩子灵活的手下飞快恢复原状。一批魔方被玩了个遍,发现没乐子了,一群人起哄着脱了郭明宇鞋子让他用脚趾玩去。

最活跃的,就是概率活动点。一个圆形转盘分了许多细碎、颜色不一的区域,同时桌上有六组骰子,通过摇出的点数决定临时组成一队的颜色,把转盘总体分三部分,学生通过快速的计算估计这一轮转盘会转到哪一队颜色。

简单来说,就是直接开赌摊儿了。概率个什么劲儿啊,都明目张胆地在赌试卷了好吗。在转盘转动时,高喊着支持的那一队颜色,转盘停下后马上爆发出粗话或欢呼,妥妥的赌场节奏啊。

叶修从生物科组那边回来,最终还是没能够看方士谦把那只青蛙给剥皮了。生物课组在弄自愿解剖活动,根据示意图把青蛙的内脏按顺序排好即可。临组的女生心惊手滑,钢针插在青蛙的背上捣来捣去都没能把脊髓捣烂,看得叶修背都痛了。甚至一个不小心,青蛙呱呱地逃到地上,惊起围观群众一片骚乱。

治疗之神方士谦,侧身横跨三步,一脚踩住,左手从鞋底下掏出滑黏之物,右手钢针精准刺出,一个微操结束,青蛙已尽丧活动能力,遂递还给临组女生。

女生不好意思:“谢谢。”

老方温文一笑:“不客气。”

叶修觉得他待不下去了。

“去哪儿?”方士谦见同组的叶修要走,边整理着青蛙内脏边问。

“化学科组那边在弄焰色反应,听说用喷雾式代替铁丝占溶液,我去瞧瞧那烟花,顺便洗眼。”

“那你顺便去数学科组看看呗,老魏他们在那边。听说有魔术表演呢。”

对于拆别人的台,叶修还是挺愿意的。见方士谦已在打量一旁笼子里的白兔子,他眼不见为净地迅速撤离。

到达了活动点,赌局战得正酣。叶修被那声势吓了一跳,魏琛刚又输了一局,抬头看见他路过,连忙把这行走的群T脸与幸运S拉入己方阵容。

“老夫给你个表现的机会,看你有没有这能耐干死他们。”

孙哲平两个袖子翻到了肘上,听到魏琛这么一说,双手抱在胸前轻蔑一笑:“试试。”

叶修哟了一声:“没有幸运E加持的哲平大大果然不同凡响。”

旁边男生在起哄。

“叶神小心猪队友啊!老魏他都连输六盘了都!”

“试卷输得能烧着过冬了!”

“这几盘我都是避着老魏下的注好吗。”

“听说刚语文定向越野的时候他和张佳乐一组?”

“啧啧老孙怎么不拦着点乐乐?”

“艾玛幸运E果然会传染我得离老魏远点。”

主持赌局的数学老师也是正开得兴起,摇起骰子又是一局:“行了行了我开了啊!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叶修瞟了不远处魔术社一眼,见人不算多,便投入到了热火朝天的战斗之中。

 

在校时没有接触,毕业后却以这样拐弯的方式相识,叶修为这位同校后辈感到惋惜。他本来能早一年接受叶修的智慧洗礼的,听哥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不是吗?

大概不是。叶修咬着筷子想。这娃是真跟我同校?

王杰希往自己碗里夹了筷子娃娃菜,若无其事地重复了一次:“我确实觉得R高的饭堂具有积极教育作用。”

对话发生于某个周六中午。春夏交际之时骤雨喜至,叶修上午结束家教后被困在王杰希家里。下午的家教学生请假,他也就乐得窝在客厅里不动了。

“你不吃什么?”王杰希问。

“我不挑,哪个味儿都行。”叶修瘫在沙发上啪啪地换着电视台。

“前辈还是少吃点方便面要好。”王杰希在冰箱里挑了几样材料进厨房,叶修这才发现对方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哟,大眼,你不是要亲自下厨吧?”叶修很是惊奇。

“要不你来?”

“也行,我泡面技艺宇宙一绝。”见王杰希小的眼睛更小,叶修连忙改口,“好吧我等吃。”

半小时后,两荤一菜一汤完成。笋尖炒虾球,马铃薯炖肉,上汤娃娃菜,瘦肉汤。叶修扒了几口菜,一脸严肃:“你可以嫁了。”

“谢谢肯定。”王杰希坦然接受了夸奖。

“说吧,你是不是经常在学校里开小灶?”

“学校不许带大功率电器。”王杰希说,“而且,我觉得学校的饭堂不错。”

“啊?”

“具有积极教育意义。”

叶修回想了一下R高丧心病狂的饭堂,很认真地说:“你方前辈认识人,让他带你去看看。”

王杰希重复道:“我确实觉得R高的饭堂具有积极教育意义。”

经他这么一说,叶修也发现了,人王杰希可没说它好吃呢,这“积极教育意义”指的是什么,可就耐人寻味了。

叶修咬了口虾球,说:“一饭的鸡腿,又小又贵,市场价格明明三块钱,它却一直三块五。我和老魏都往校长信箱扔投诉信了,它也就便宜个一两毛。”

王杰希评价道:“坚持自我,不妥协地改变自己。”

叶修被逗乐了。对方一本正经地说着这话的样子意外地可爱,他似乎抓住了小魔术师翻飞思维的尾巴。

“二饭的炸猪扒,一口下去全是面粉,感觉不到诚意和肉。” 

“看穿虚假,认清真相,直面现实。”

“三饭的梅菜肉饼,淀粉一大把,肉汁跟鼻涕一样粘糊糊的。”

王杰希嫌弃地看了叶修一眼:“困境缠身,不忘初心。”

“那四饭的窝蛋牛肉呢?那玩意可长得一点儿都不像是牛肉啊。”

“即是人生,真亦假时,假亦真。”

叶修笑得筷子都拿不稳了:“说实话吧大眼儿,你就是反讽对不对?”

一直神色如常的王杰希笑了笑,视线垂至叶修托着碗底的手指上:“不敢。”

事后叶修发现,对方也不是对任何料理都抱以同一宽容态度的。至少叶修把一盘炒鸡蛋化神奇为腐朽,并充满玩味意图地让王杰希评价时,得到了一句话:“拒绝是一种态度。”这待遇比R高饭堂还差,叶修感慨着“透心凉心飞扬哟”。

 

总的来说,叶修还是挺欣赏王杰希这学生的,有点小才华,有点小骄傲,性子却温和不燥,叶氏形容法,相处起来像在泡澡。

何况,王杰希这孩子也着实乖巧。

与下午那俩糟心的熊孩子对比过后。




评论(8)
热度(123)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