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叶】Love Letter

※刑侦队队长叶修系列短番外,只带了喻队和黄少玩;

刑侦叶系列目录

※理一下刑侦队队长叶修系列的时间线。喻叶发生在第一个暑假前的夏天,此时喻队刚结束了小六的期末考,正准备升初中。黄叶发生在第一个暑假后的夏天,喻队已在念初一,黄少因为年龄不够依旧在念小六。王叶发生在第二个夏天的暑假里,大眼高二,喻队准备升初二,黄少准备升初一;

※这个故事发生在第二个夏天暑假前。




不能怪他,叶修是真的想要笑。

喻文州乖乖地坐在饭桌前,信纸摊开到叶修眼皮底下,一脸的认真思索。

家里多了两口人,本来喻文州就只是在书房里打地铺,现在黄少天也住进来了,无论如何也得重新开一个房间,原本的杂物房尽可能地清干净,稍微装修塞了两张单人床进去,权当做两个小鬼的睡房。只是空间太小,书桌就进不去了。

饭桌顺理成章地成了两人做作业的地方,时常是两个小鬼在这边铺了满桌子的试卷练习册,叶修在那边穿着大裤衩看着电视。有什么问题不会了就整理整理,末了召唤家里唯一的大人参考参考。也就小学左右的难度,叶修没放在眼里。本身喻文州成绩就不错,多少能帮帮黄少天,于是问题筛选到最后,也都是些初一奥赛级别的了。

不过,也有今天这样特殊的情况。

喻文州前几天收到了一封信,粉红色信封,信笺暖黄,底下有细碎的白花,隐约香气传来。信封上只用娟秀的字体写了“喻文州收”,内容只有一串数字:

(74,8)(50)(1,92,85,41)(28)

饶是喻文州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他想了几天,想过数轴想过坐标,甚至猜测过了是否有函数那样高端的东西存在,但是不管怎么推算都没有一个结果。

寄信的人,会不会在等着自己的回复呢?

其实这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他要是不管,也没有人能够怪他。但是他好奇呀,什么意思呢,人最要不得就是探究心,一活跃起来了就要疯魔。喻文州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后忍不住要问叶修,怎么说,在他心里,也在黄少天心里,叶修至少还是个无所不能的大人。

叶修的表情很奇怪,要笑不笑的。主要是喻文州的表情很严肃,弄得他不好意思开口揶揄。

但是黄少天就没这顾虑了。

他皱着眉想了想,说:“说的什么不是很清楚了吗?我觉得超级清楚简直清楚得没朋友了。”

喻文州有点惊讶,他没想到黄少天能懂。

“就是我喜欢你啊。”他肯定道。

喻文州摇头。确实一看这信就猜是情书,可谁会这么无聊光弄一串数字什么也不说呢?再者,你情书好歹也明说是谁写的呀,这样不清不楚的难道就真只想着表达内心情感?

黄少天急了:“你别不信,这就是情书呀,虽然我不懂写的是什么,但是用到这种纸十有八九就是女孩子写给你的。女孩子写信给你还能做什么呀总不能是问问题吧,干嘛不直接问呢。所以我能肯定这就是情书,跟我以前见过的一模一样!”

叶修“嘿”地笑了:“你还见过?看不出来啊。”

“真的,我闻味道就知道了,信纸味道跟那种很香很香的橡皮擦味道一样的,都是情书啦。”黄少天边说边点着头,“我跟鸭子他们拆过很多很多,比做过的练习册还多,信我的经验啦!”

叶修好笑道:“小学生就收到情书?要不要这么开放啊?”

“那是,我可是有强劲臂弯的好男人啊。”黄少天说着骄傲地一挺胸膛。才十二岁的孩子胸膛哪里有肉,叶修拍了一把那板排骨,“呵”了一声。

“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叶修你这家伙嘲笑我之前你先摸摸自己有几两肉呀!”黄少天怒了。

“反正比你的多。”叶修挑挑眉,指间捻起了那信纸前后翻看,说,“不过少天还真没说错,这确实是一封情书。”

“哦?”喻文州问,“可是没有落款啊。这上面说的什么?”

叶修没直说:“你最近是不是跟某个初三的学姐有什么亲密接触了?”

黄少天直瞪眼:“天哪文州你竟然喜欢年纪比较大的?”

喻文州想了会儿,说到初三的学姐,那就是准备卸任的现任学生会主席了。因为交接的事情,这段时间他们走得比较近。确实他隐约觉得对方有那么点意思,不过她没说穿,他也不点破,善待初三生。只是,他倒是没想到对方会写封情书来表明心迹。

叶修提到了“初三”,喻文州大概也猜到了破解这封信秘密的钥匙在哪儿了。不过叶修反应过来的速度有点快,看来,这不仅仅是知识有储备那么简单。

“叶修前辈呢?你有收到过情书吗?”现在还是不要想太多了。以后,早晚会知道的。解决了烦恼,喻文州也不介意八卦一下。

叶修摸摸下巴:“还真没有。”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叶修就你这样哪里会有女孩子看得上你啦。”黄少天说,“我可是打篮球有女孩子送水、跑二百米有女孩子送毛巾、没做完作业有女孩子送答案哟,你有吗有吗有吗?”

叶修痛心地摇头:“没想到我们家出了一个吃软饭的。”

“谁吃软饭了!我怎么可能接受呢我可是有尊严有气节的人,你不要曲解了我的意思啊,我是在鄙视你的人品好吗?”黄少天马上反驳。

喻文州估计黄少天多少也是往夸张里说了,这年纪的小孩能压过大人的地方能有多少呢,抓住机会就努力把叶修拼下去,也算是黄少天跟叶修的相处方式之一了。毕竟他可是连名字字数、吃饭碗数、削铅笔的速度都能说一通的机会主义者呀。

“不过你都大龄男青年一个了,怎么跟你这么久了也没见你有女朋友?”黄少天想了想,半带试探半带犹豫地问。

“没空没心思,喂饱你们两小子就够累了。”叶修伸了伸懒腰,踢着拖鞋回到了电视前坐下,半个身体陷入沙发里。

黄少天和喻文州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各自做作业去了。

那天晚上的日记里,喻文州就写了几个数字。

(39,63)(54,92)

 


提示:化学元素周期表



啊,我要考试了……心……塞……


评论(29)
热度(207)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