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日系推理相爱相杀的那些年

虽然题目如此的高大上,但其实只有他杀我、我爱他,并没有心意相通这回事。

起因是一不小心被某位太太回复了自己的日系推理作家排位,一不小心就开始回复自己的看法,一不小心就千多字过去了,意识到的时候,正要打开日推协作家奖和直木奖提名名单,打算哪个看过说哪个。

简单来说,就是话唠病发了。唉,我不想的,但是一被戳中“推理”这个关键字眼我就病发,刹都刹不住车。当然,如果你跟我聊欧美推理的话我肯定就乖乖嗝屁了,噢,亲爱的,你知道,人生于世上,总有难以驾驭的东西,例如,英译汉之类的。我已经苦手到要列一张出场人物名单的地步了。

全篇基本就是话唠瘾上来了在自娱自乐,主观得很,而且说的也不全是推理了。基本上就是顺着情感色彩来的,真心不专业,如果有看不顺眼的地方请来说吧,务必。并不是找骂,现实的圈子里推理同好少,没有面对面的交流,嘎,还是寂寞啊。

不知道有多少读者被内地的出版社虐过呢?我先不说英译汉,那么多译者我就记住了马爱弄马爱新两姐妹,好吧《哈利波特》不解释。还有屈畅,《冰与火之歌》里的守夜人誓言真的大赞,信达雅满分(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这一个译的)。其他的,真的,虐胃就是虐胃,弱逼如我看着只能跟《魔戒》的“诺曼罐头杀了我”一个档次。

曾经,我,一度觉得内地的日译中还是不错的,后来我才知道有所谓买台版翻译或改动台版这么一说,不过没关系,能好好地读就好了。没想到,我还是被狠狠地虐了!

最近的一次,是青山七惠的《我的男友》,当时的我少女心大发,特别想看清新系的小说,在小伙伴的推荐下选择了青山老师的作品。万万没想到!那翻译虐得我!哭都没有眼泪!而且后来回看京东预览,nm就不会选择一些看起来比较顺口的句子吗,竟然那么大刺刺的把那一眼看过去就像是放到谷歌翻译里直译的句子放出来,粉似黑啊!

“把门口放的细长花瓶拿在手上。”

“我祈祷你会幸福。”“你祈祷——在哪里?”

“不是那个问题,不能再有鲇太郎存在了。”

“不是谁都会那样,我姐是那样。”

“一起去公园吧。”“行啊,你不能一个人去?”“我没事干,过来玩的。我想,来校园里遇上你吗?”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这语法真的没有问题吗?难道说老师本来的文风就是这样?简直酸爽啊译者太太!!!

还有,必须要黑的,群众出版社,传说中《想你,在樱树长满绿叶的季节》,我想众读者在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挺住了那刺目绿色的刷屏,挺住了这比《樱的旋律》《樱树抽芽时,想你》《樱的圈套》等更长更郭敬明的题目译法,最终被封底责编那分不清是逗逼还是腹黑的剧透给雷到了!

尼玛!好好一本推理小说,你tm给我剧透!而且它最贱的就是那书有透明包装,还没拆的时候腰封刚好遮住了剧透的部分,拆了以后,擦,虽然有了退货的心可是没有退货的资格了啊!

结果我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乐趣可言,要真说乐趣大概就是找蛛丝马迹吧,别说,在知道谜底的前提之下找证据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啊,呵呵。

顺便一说当时我拼命的在班里借出推理小说,超级积极的,理科班男生多嘛,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就要把推理小说推广出去,在借同学这本书的时候我用大头笔把剧透那几行给涂黑了,结果还回来,被擦干净了,我问那男生为什么擦掉,他就说想要看看我是不是想遮住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好奇心一上就擦掉了。还说如果不是看见涂黑这么明显,他是一般都不会主动去看封底的。我擦。

顺便一提神奇的台版《伊底帕斯症候群》,那个腰封上写着——

《凉宫春日的忧郁》长门有希×《十二国记》小野不由美,携手盛赞。

……这种作品+作品人物×作品+作者的组合真的大丈夫吗?!那个×是怎样打上去的啊喂?!

咳咳,好吧正式说一下那些相爱相杀年。

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金田一》,小学推理入门作,《柯南》嘛,追到现在的人,想法跟我大概也差不多吧,也就这样了,就我而言《柯南》里面最恐怖的那一集就是《图书馆杀人事件》。

但是很意外的,竟然有很多人不喜欢金田一,艾玛我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某程度上我真觉得柯南的解谜放到金田一里简直啧啧啧啊。后来,我看到了岛田大神的《占星术杀人事件》,啊,我懂了。

这事确实挺受争议的,而且岛田大神那在日本文坛里是有多大的地位啊。不过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金田一爱着高远,啊啊啊高远先生出场的《魔术列车杀人事件》漫画、动画撸了不知道多少遍,哦哦哦《狱门塾杀人事件》的漫画简直就已经翻烂了我当时那一阵鸡皮疙瘩起来的哟。

后来我看了《奇想·天动》。

妈蛋,我要撑住……

后来我看了《恐怖的人狼城》。

我、我要撑住……

其实所谓推理诡计,看得多了,说到底,影子也会觉得重重,要真造成抄袭,大概就是换汤不换药到让人发指的地步。而如果说只是出现了些蜡像神马的就说是抄袭,那真的就是言之过甚了。

就我个人而言,不涉及任何法律上的问题,我是真的挺感激《金田一》这部作品的,哪怕它的一些核心诡计抄袭,至少,我是真真确确在它身上得到了解谜的乐趣,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我,终于抛弃了小虎队,正式奔向推理小说大本营。

毁作品吗?或许吧。不尊重原作者吗?可能吧。不过没有它就没有现在宿舍书桌被《推理世界》与《岁月推理》堆满的我,要我否定这部作品,就像要我否定自身一部分一样。

唉,这个话题有点儿沉重,扩展开来简直可以跟“论那些年金庸作品与盗版的相爱相杀”相媲美。

顺带一说《少年包青天》有一集也是用了占星术这个诡计,当时我一拍大腿,妈他抄了《金田一》!那时候简直一脸炫耀红光满面,论小学生的蠢样。

小学过去了,升初中。

首先领我进门的其实意外的是国内杂志《推理世界》,而今我们依旧热恋中。

这就不可避免地想起了罗修老师,唉,要说推理夫妇,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网维和江泉,还有言桄笔下的言沈两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在初中阅览室里看到的第一本推理世界(那时候还是柯南封面),是言桄的《阳光灿烂的午后》,自己买的第一本推理世界,则是六月一号纪念罗维老师特别版。

于是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殊能将之老师,得知他死讯的时候我刚看完了《剪刀男》,心里一阵悲凉。我想,喜欢的作家死亡,真的是一件很痛心的事,特别是你很喜欢他的作品、心里偷偷地藏着哪天找他签个名拍个照等小秘密的时候。

总之初中的时候呢,买的多是推理世界系列的杂志,刚好那个时候我赶上了推理书系的第二辑和第三辑推出,于是看得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那个时候我们班里的男生也是挺喜欢看《推理世界》的,那简直就是跟《读者》《意林》一个地位,于是推理系特别受欢迎,我在那大环境也是活得特别滋润。

不过,初中,每个花季少女都避不过一场名为郭敬明的雨,连我妹妹,有我那一书柜的推理小说作熏陶都还是投入到了《夏至未至》的怀抱里,更何况我。不清楚时间点的同学我可以告诉你,初一的我买到了第一本《最小说》。至今,最初巴掌大小的约九本《最小说》还在我的书柜里,其他的,曾攒了一个塑料箱,全扔了。我为什么不卖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

总之那个时候的我主要还是看青春疼痛系列(……),推理相关主啃国内,可能也有看其他推理小说吧,不过我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一本。

绫辻行人的《咚咚吊桥坠落》。

或许大家对绫辻行人的印象大多来源于《替身》,不过我根本就还没感受到凌辻老师的恐怖文风,就已经默默定下了他的设定。我的话,很容易根据第一部看的作品来对其作者定印象,例如说,我的心里没有白乙一。

《咚咚吊桥坠落》对我而言是怎样的呢,说真的,这是第一部给我彻底震撼之感的叙述性诡计小说。此前接触推世里的新本格概念时,只有被骗的不爽,没有快感,这部作品赐予我了,那种被彻头彻尾误导后阔然开朗的爽快!知道自己被骗了,没有不爽,只有对作者要膜拜般的惊叫(我真的叫了)!

从此打开了新大门!

而且我就此接受了一切OK的叙述性诡计相关作品,这也为我日后恋上道尾老师和男神折原一做铺垫(你够)。

初中过去了,升高中。

这三年是我看推理小说最疯狂的三年,初中也看得很狼死,不过大多情情爱爱青春系,还有网球王子=  =高中真的疯了,包括盗墓笔记藏地密码在内我都是这个时候开始看的(看完藏九一个月内藏十完结、看完盗七一周内盗八面市简直不能更爽,不过我是不会承认藏十结局的,嗯大家都懂)。

简单划分一下。

高一,毫无疑问,东野圭吾。

现在已过热恋期。

第一部是《幻夜》&《白夜行》,我绝对不认可《幻夜》是《白夜行》续集一说,新海美冬与唐泽雪穗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幻夜》真的……我觉得太烂了。《白夜行》是个悲剧,因为它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幻夜》算什么呢?水原雅也能和桐原亮司比吗?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级别的作品。

确实新海美冬是超越了雪穗的魔女,可是这样的魔女即使是在东野老师笔下都绝对是一个异类,难怪魔女里最受争议的是她,你看,看完《圣女的救济》及《白夜行》后你不会产生这种欲撕书而后快的感觉吧(不过在看《白夜行》之前我还是很喜欢的《幻夜》的,只能说,书比书,比死书啊)?

然后找学校图书馆,东野老师的作品竟然只有《放学后》,叹息(后来看到图书馆新进书单里有《当我们混在上海》的时候,终于彻底怀疑起书单决定人里是不是有小少女,当时我最小说黑得很厉害),看完,差不多吧。

然后开启了我和东野老师的热恋期(并不)。

我真的很喜欢东野老师的一些设定,他对人物的刻画真的相当深入人心,明明作为工科男,文笔单独抽取出来枯燥得要死,为什么连起来会有这样的效果呢QAQ

伽利略系列这样明显炫学的作品只当增长知识,作为理科生还是看得很欢乐的。爱上福山版汤川教授不用多说,最喜欢《嫌疑人X的献身》,电影也很好看。最后石田灵魂呐喊的时候哭了。

《时生》是我看过的最出色的time slip作品,《流星之绊》超级心疼功一,加贺系列里最难忘的是《恶意》,第一次读到在开头就揭穿了凶手,却以全文来掩盖动机,这样的小说。阿部宽大叔演的加贺好赞好赞,每次心情平静的时候都会找加贺的电影来看,虽然发展相对而言很平缓,很正统,但正因如此才享受。慢悠悠的,慢悠悠的,让你沉浸其中。曾在看《麒麟之翼》的结尾时哭成翔,原因至今成谜(只能说我泪点太低)。

后来读到了《超理科杀人事件》,这不是东野大神第一部反讽推理小说的作品,但我真的看得超级乐的,尤其是看到同名那篇文章时,我一直在想东野大神你何苦要自己打自己的脸呢自攻自受爽不爽(不对)233

整个高中,基本在东野大神的作品熏陶下度过。

然后,高一,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作家也出现了,那就是,伊坂幸太郎。

入门作,《重力小丑》,超级爱春,我喜欢这部小说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了即使在图书馆里看了,我也要重新买一本,并且天天放在书包里,吃饭洗澡回宿舍睡觉都要带着,喜欢到了被舍友吐槽的地步。我确定那是高一,因为那时候正好在学生物的DNA结构,而《重力小丑》里也有着这部分的情节,我,为完全能理解的自己感到骄傲,这还真是我第一次看炫学看得如此高兴,反观《黑死馆杀人事件》,擦。

因为重力是以哥哥泉水为第一人称,很多时候我都会有类似的想法,就是那种对自己弟妹的想法,疼,又矛盾。当然,兄弟爱才是最打动我的地方(当时的我超级纯洁的),心疼在得知真相后在天桥上哭泣的泉水(电影),心疼在黑暗里默默蹲着不阻止弟弟的泉水(原文看哭了),心疼在最后依旧出现在弟弟面前的泉水,当然,最心疼我男神春。

我,曾经为了苏春,写了一篇同人文,目标,是要把女主和春拉郎配,当然,因为过于羞耻(以及想不下去),坑了。电影里饰演春的冈田将生,初看,有点丑,看久了,还是有点小帅的,不幸的是我看冈田将生的第二部作品是《告白》,就是演那个傻逼老师,我就一脸卧槽了。

接着,《金色梦乡》,从此伊坂门下逃不出来。这个,就情节而言,是最好看的一本。我这个人呢,看到了喜欢的作品,真的会把书推到别人面前拼命的推荐。从高中到大学,甚至连我妹都没能逃离我的毒手,至今,未收到不好看的反应。

这是卖伊坂安利的最佳选择。

伊坂老师的作品里没有大悲大喜,很多情感处理都是淡淡的,并且经常会有幽你一默的小笑话。人物的刻画很丰满,死神千叶萌萌哒,黑泽大叔意外的有魅力,一直觉得《噢!爸爸们》是ALL向同人的最佳归宿。

伊坂的世界里,各个作品的人总是相互交错,就是Clamp大妈那种风格,他擅长《华丽人生》里那种多视角叙述最终汇合成一个完整故事的节奏(可也不是罗生门,因为你会疑惑这几个看似分离的故事到底有什么关系),以及《奥杜邦的祈祷》里,那种前期n多看似顺便一提甚至像句吐槽的铺垫,最终在高潮处一次性爆发的设置,特别是樱开枪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傻眼了,一个字,爽。

伊坂,你值得拥有。

顺带一提,只有我一个觉得少年版《魔王》漫画改编得很不错吗QAQ为什么如此的冷?!为什么同好如此的少?!哥哥那么小天使润也那么大魔王你们为什么不爱他们?!青春期的我啊,一度迷惘在黑暗中,那个时候,弱小的哥哥简直就像是我的写照,看着他迷惘、犹豫,最后仍然一步一步地坚定走下去,特别励志,我整个人都充满正能量了!

当然如果不……那就更好了,sigh。

总之《魔王Junvenile Remix》超级好看的你们快去看啊,看完想要吃同人的我割肉给你不后悔。

然后就是米泽穗信的《算计》,大概大家对他的了解大多始于《冰菓》?看《算计》的时候主要就是被设定吸引住了,十二个年龄不同、职业不同的人因为高额的时薪进入到了一封闭的建筑里,参与一项内容不详的实验。详细名称是《算计:七天杀人游戏》,大家自由感受一下,暴风雪山庄模式和捕鼠器,不管看多少依旧是我的死穴,死穴被戳得死死的,只能去看了。

里面有个地方我一直弄不懂,那个十诫里为什么会有“不得让中国人参与”啊?难道小日本在搞国别歧视?后来我得知了诺克斯十诫这玩意,已笑喷。

以下摘录自百度百科——

“假定一个被害者被砸碎头颅而死,却始终找不到凶器。铺垫了一大堆到最后却告诉你凶手其实是个练家子,徒手把人脑袋砸了。或者,被害人心脏突然停止而没有其它外伤,最后却告诉你是被人近距离以寸拳击中心窝。这两种情况都不是超现实的东西,练过的人的确是可以徒手砸碎椰子壳(人头颅和椰子壳强度类似),寸拳(也被称为死拳)也的确可以瞬间让心脏停搏致死。但是,这种现实本身就和秘密通道一样是一种对读者的作弊行为,因为读者并不会去考虑这种作者不说就不可能知道的可能性。”

……我大天朝武功果然盖世。

其实《冰菓》动画,我觉得真的很不错,校园风,在我那小小的库存里,这是最好看的日常系推理,之二是国内杜撰老师的日常系列,之三是林斯谚老师的《尼罗河魅影之谜》(……够了)。

高一还有谁呢?好像没有特别记住了的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高二。

第一个,乙一。

超级不幸,我看的第一部作品是《暗黑童话》,第二部是《夏天·烟火·我的尸体》,接着就是《天帝妖狐》,GOTH,ZOO,我又是那种特别容易根据第一印象定义作者的人,于是即使后来看了《只有你听得见》《平面狗》,我的心中都再也没有白乙一了,只有黑、黑、黑。

妹妹看夏烟尸时,才小学,正是跟主人公差不多的年纪,我问她你看完有什么感觉,她说姐你不要教坏我啊。天地良心,我书柜就在那里,她自己拿来看的,怪我咯?

然后她去看《暗黑童话》了,觉得夏烟尸好看一点,又和我一起看了GOTH电影,吐槽女主角睫毛膏不防水。

嘴上这么说,身体倒是很诚实嘛(并不)。

第二个,嗯,西泽保彦。

入门作,《解体诸因》,从此热衷于分尸理由,对于这类解释收集分类,萌得不要不要的。西泽老师有三宝,设定好,逻辑叼,结局整个出人意料。不过他的作品我还没看全,还在补中。

第三个,啊我一定要说他,石田衣良。

初次遇见他,是同学推荐,说图书馆里有本叫《秋叶原@deep》的书,很好看,我就借啦。

一个患有洁癖症和女性恐惧症的设计师;一个患有口吃的天才写手;一个时不时就会进入冻结状态的电子音乐家;一个患有疏离症的少年黑客;一个蜗居十年足不出户,一出门又患上回家恐惧症的法律专家;一个角色扮演咖啡厅的人气服务员,喜欢格斗技与迷彩服的美少女。

神一样的人设啊!还很讨喜!

讲的就是这六个人开发第一个人工智能引擎却遭IT巨头的阻挠的故事,我超级喜欢泉虫的,就是那个患有疏离症的少年黑客,他一度和《无限恐怖》里的萧弟弟霸占了我的QQ签名成为我致力于推倒的对象(一点也不能让人高兴好吗)。

因为这我开启了石田衣良攻略里的《池袋西口公园》支线,开启了以后才发现,妈蛋原来这才是主线啊!

喜欢崇仔啦啦啦每个故事都很有感觉,池袋这个地方,跟那里的人,跟那个年纪的我都一样,颜色是灰的,迷惘、犹豫,却又坚持要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真是青春必备读物(不对)!带你走出迷惘的花季雨季!

有人说这有点血腥,可能?反正我看的时候光顾着热血去了=  =也有人说这个系列的故事涉及太多援交啊毒品啊灰得要黑的元素,还大多放在正面的角色上,歪三观,不好,不好,这个嘛……我挺喜欢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你能感觉到,那些人们是在努力的生活着,努力地要让自己的明天过得更好,真的超级光明,一点儿也不自暴自弃自怜自哀,黑你妹。我就是喜欢崇仔了怎么地?跨过屏幕来打我啊哈哈哈!

不过至今仍没去看电视剧版,可能是真的不忍心破坏崇仔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吧。

第四个,道尾秀介。

入门作也是他的成名作,《向日葵不开的夏天》,托绫辻老师的福,我能够完全接受这样的设定,不像有些读者那样,因不接受而感到气愤(其实这也挺正常的,我有同学就不接受,看完以后,气愤大于愉悦)。我想,读到结尾时的自己简直能成为读者担当,那个时候是夏天,体育课,我就缩在网球场的椅子上看,看到出了一身冷汗。

被骗的愉悦,再次强烈感受得到。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一下午,说不出话来写不出字,简直啧啧。

然后继续开启支线,不过很可惜,其余的,就《乌鸦的拇指》觉得赞,其他的,ま~ま~です。

还有一个,我不记得是不是高二了的,凑佳苗。

入门作自然就是《告白》了,相信很多人都看过,电影拍得真的很不错,看完以后有点后悔先看了原著,总感觉先看电影会更震撼。《告白》很惊艳,正因为惊艳过头了,后面的作品倒让我觉得有种就那样差不多的感觉,《往复书简》我挺喜欢的,不过凑佳苗老师说《告白》不会是她的代表作,我觉得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另外不得不提,我超喜欢的一个漫画家,甲斐谷忍,光说名字大家可能不认识,如果说《liar game》大概就有同学反应过来了。我特别喜欢这种自己设定一个游戏,寻找必胜法,推倒必胜法,对方大领先,对方觉得自己赢定了大肆揭底牌,棋盘翻转哈(贱人上身),对方惨叫,最后有一个相对完美的解决方法的情节,尤其是每一次反转,要智商有智商,啊啊啊爱死秋山先生啊,帅到爆,小直也成长了呢(欣慰哭)。

漫画的字比较多,分析解释堪比银魂吐槽,大家可以去看看电视剧版和电影,不过情节有多改动,例如说天使与魔鬼游戏就被改动了,抢椅子游戏也是。同学说演员特别颜艺,哈哈我不否认啊但是不觉得越颜艺看的时候越爽吗233

然后因为开启甲斐谷忍老师支线,《one outs》。

不看你后悔。

看了不会觉得浪费人生。

为什么内地不红。

为什么内地不红。

为什么内地不红。

有动画。

这是一部棒球漫画,但和钻石啊大振那些完全不同。它确实是有热血的部分,但绝对不是正统的少年漫画。要说怎么定义,倒是觉得《BAKUMAN》里有句话说得挺好的——邪道的王道漫画。

主角战胜邪恶?确实有啊,问题是主角明明就比邪恶更邪恶。

展示团队精神?确实也有,问题是那个团队精神绝对刷新你的世界观啊,偏偏你还反驳不能。

这是我见过坏得最彻头彻尾的主角,渡久地东亚,看样子就不是善类啊,偏偏看完全部你只想跪地喊女王。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部棒球漫画中的《liar game》,不过我觉得《one outs》更了不起,因为它所利用的规则漏洞,源于现实世界里的棒球规则而非自己创造啊。不得不服。

有同学会因为它的画风而不敢入圈,我告诉你们,根据画风判断作品好坏你绝对会错过很多好作品。而且《one outs》画风哪里坏了?我大Toa那么邪魅!我高见先生那么阳光帅!我河内弟弟那么纯情(?!)!我还亲自做过一条微博来细数那些年高见树做过的整容手术呢(是真爱)。

然后,高三到了哈哈哈!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摸了很少鱼,不过还是摸了一条大的,折原一老师的《倒错的轮舞》。在那以后我对文字游戏如此热衷,全部都是他的错。

这真的是彻头彻尾的文字欺骗,利用段落的分错以及虚实交织,我爱死了,这也是我混紫赤圈时,紫赤之间系列的最根本灵感来源。

支线是我上大学了以后再开的,黑星系列,一个个神脑洞展开所得的密室解答不提,那诙谐的语言,让我不由得感慨,啊,果然,这个世界上不精分的男神只剩下伊坂老师一个了呢(烟)。

以及,男神,你为何能这么吊呢。

我这个人,特别喜欢集书,例如说,虽然《魍魉之匣》我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本看不下去,但我会为了集齐两本而把下册买回家,然后再因为不能浪费钱这等在买书之前就该考虑的理由而把第二本也看完。

我曾经也对宫部美雪的《模仿犯》做过同样的事。买了上册,怎么办好像不对我胃口,不行既然买了上册就一定要把中和下带回家,带回家了摆在一块,真有成就感,不过买了不看是不是不太好,可是我不想看,可是我买了,好吧我还是看吧。

典型的为了花去买花瓶。

之所以说这件事是因为我这个装逼的分期把日本推理四大奇书全捧回家了。

花了好久,至少半年看完《脑髓地狱》(没错高考完了我还在琢磨),不确定自己真的完全领悟了梦野老师的意图。

《黑死馆杀人事件》至今仍未看懂至四分之一,那炫学炫得是,小栗虫太郎老师我一辈子都会记住你的。

《献给虚无的供物》,虚无的我完全不明白为何gay bar要重复出现,听说看四大就是找虐,四本里面这本的虐度最低,但是因为有上面两本在前,心理因素(与素养问题),未看完。

《匣中失乐》,又来作中作,我已经在《脑髓地狱》里被作中作虐成翔了,又要来一次,于是在看到有分开叙述时就已经默默放弃了。

总结,四大里,完整看完的只有一本,完全理解的,一本也没有。

我曾经跟我妹这么吐槽过,她问我那干嘛还放在书架最显眼的地方。

没错,我就是在装逼。尽管没人知道我在装逼多大的逼,这其实,也挺悲哀的。

简单地把高中为止,印象比较深的日系推理过了一遍。大学以后各种忙,大一社团大二其他,基本就是在看推世和岁月推理。不过当年我还在贴吧里混的时候,有天参加了个踩楼活动,人生第一次踩楼大概也会是最后一次竟然踩中了惩罚,这幸运值简直,而且还是写一篇纯肉,尼玛,我这么小清新能干这事吗?

唉,欠人的总该要还,写出来了,就要尽量保证质量,不会写肉怎么办?找肉文参考参考呗?

于是我去看了暗黑下品。哭着走了。

于是我去看了乌蒙小燕。哭着走了。

于是去我去看了活着就是恶心。痛哭着走了。

再也不相信度娘了。

直到我看到了我孙子武丸老师的《杀戮之病》。

最后一句,啊,销魂!被骗的快感!充满我身!爽!

而且,肉啊肉,你们这群敲碗的想吃肉是吧,吃死你们,夹带血沫脂肪鲜不鲜啊哈哈哈。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模仿《杀戮之病》里的情色描写写肉,结果写了一千字前因,当攻把受放到床上后,就没有了,裤子都没脱。

后来我又慢慢退圈了,虽说,这事,就让它随风去吧,但是,还是希望能听到有战友问“救命穆仔说好的肉呢”。转战全职后,原本圈子里的战友站的战线跟我的都不一样了,其实,还是有点点伤心的。

唉,为什么你们要萌叶攻的时候不拉上我呢。

哦,因为那时候我看你们在刷全职,以为是说《全职猎人》,心里还欣慰了一阵。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结果我就话唠了这么久。

难以置信。

虽然说了这么多,可我总感觉还能再吐更多字,我才说了这么一点,我还没安利国内的推理文呢,不过说说也是好的,总感觉,上大学以后,认识的人多了,圈子拓宽了,能聊当年兴高采烈话题的人却少了。大家都是学习实习,然后我也要准备实习工作,以前的我,为什么那么希望长大呢。

结果还是青春剧场,算了,不负我少女心热乎乎啊。

附当年安利《one outs》时的长微博。

作为画渣开SAI,没有板子用鼠标上色,认真想想,我还真是挺拼的,啊。



评论(53)
热度(99)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