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大大你可好(上)

※深夜食堂paro×网配圈paro;

※前篇在这里【王叶】大大你可好,但也可做单独篇章食用;

※隔壁太烧脑细胞,所以这里超级无脑,大概欢乐,或许逗比,反正无剧情,总之求别纠我的逻辑错误;

※话说这玩意竟然有二我真的惊呆了;

※明天发(下),我要好好感受一把尽管只有两天但也算是日更的快感;

※如果可以的话请看一下后记;

※话说幼化黄少写太多我一时感觉不到这是两个成年人恋爱的前奏。


Chapter 1

黄少天最近激动,非常激动。

半年前,荣耀新区开放前一个星期,测试部因流感感染员工较多,在警惕公司做好预防疾病措施的同时,技术部三大圣手之一的黄少天大神临时充当测试部员,不眠不休奋战近一周,总算踩着线开放掉了新区。

此战以后,老大大手一挥,豪气地放了参战人员一周的假。黄少天高兴,难得有这么充实的假期,不好好地玩一番,领略领略祖国的美好河山、世界的壮丽景色怎么可以?

于是他把眼馋了好久的游戏《世界你可好》买回家打算打个天昏地暗。

同事表示游戏死宅也就这等出息。

在游戏都还没装好时,他上网查了查QQ,看有没有留言,也打个招呼。在加班前他就通知了一遍网络上的朋友,死线将至打工仔必须人间蒸发一阵子,什么事QQ上提个醒黄少我回来再说。

所谓“网络上的朋友”,既有他在荣耀上的战友与公会成员,也有在网配圈里认识的人。

是的,以擅长演绎健气元气偶尔还能小色气角色闻名,网配圈里的当红炸子鸡,夜雨声烦,就是他了。

黄少天配的角色基本都是阳光的形象,最起码表面上是,对于耽美剧他也不推脱,要是剧情好的,他不介意顺着那情感线路代入一下。

逛了遍微博,看了几条厕所读物,一边感慨韩国长条漫画与移动设备普及之间的相辅关系,一边刷了遍常逛文学网的新文更新,直到平日会做的事全部完成了以后,才发现心中竟然有一处小小失落。

这股失落出没在他任何放松警惕的时刻,洗澡揉了一身泡泡准备冲走时,洗碗后擦干净碗碟放进消毒碗柜里时,爬进被窝里身体弓成虾米搓着脚背脚踝时。

忙碌与所有繁琐都沉寂下来,思绪蔓延放空,手上明明仍在动作,却好像缺少了些什么,还应该做些什么。那股茫然不痛不痒,就是莫名地、莫名地空虚。

加班完毕以后还会失落?黄少天自认没有受虐癖。

那么,一定就是这样了。

喜欢的作家大大,已经不在了。

对他而言,追文投月票是常规活动之一,在那之中,特别喜欢的也有,要搁在古代,这般打赏之下那姑娘不泪光盈盈投怀送抱都不科学,何须买身。

可是现在不一般,喜欢的作家ID还在,可ID后面的人,却换了张脸。

一叶之秋,glory文学网资深作家,堪称镇网大手,自写作以来涉及玄幻都市悬疑推理等多个题材,每个领域都有可拿出手的代表作。

黄少天几乎算是一见钟情的那一批读者,跟随着一叶之秋扫荡各个领域的风骚步伐,闯荡了各种新世界。他当然不吝啬于发表评论,不如说那才是他的大杀招,评论楼一层一层地碾压,夹带对作品与作者本身的想法,爱意和感叹号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旦“夜雨声烦”ID出动,那不是刷屏,而是屠版。

鉴于这种粉似黑的行为,黄少天被关了小黑屋好几回。

明明订阅章节投推荐票月票的是自己,怎么每次更新的时候,像等着喂食般的大白猪一样打滚跪舔四脚乱蹬的还是自己呢?从不断更甚至一天几波,不是残废就是宅啊,对面的怎么想都不可能会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自己一个五大三粗呃不是风流倜傥的老爷们一个,春心萌动个什么劲儿?

黄少天边唾弃着自己边默默地充值。

一叶之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他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想象。

死宅,一定很白。

不爱运动,说不准有小肚腩。

言辞往好听点了是犀利,往难听点了是毒舌,每部作品的主角都带有这样的性格色彩,那就不是塑造而是作者风格了,本人一定极为喜欢放嘴炮,说话气死人不偿命,唇角总是挑衅一般上扬。

总是坐在电脑面前会乏,为了提神,可能爱烟如命。

女朋友是五指姑娘。

懒。

精神强大。

他想着,不知不觉间补全了一个近乎完整的人格。

然而这种痛并暗爽着的小日子过去了,随着公告的发出,以往的这些妄想全变为了不值一提的笑话,一叶之秋易主,却不再提原作者去往哪里。他的消息石沉大海,好像抹去一个人的存在就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

想找他,可哪里找。

想问他好不好,吃得好不好,过得好不好,想告诉他我相信你,写作能力下降什么的根本瞎扯我可是两个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可又能怎么办呢,他们俩之间本来就隔着一面屏幕,不厚,却足够远了。

黄少天脸滚了一下键盘,心里叹了口气。

“你可一定要回来啊,不然我看个毛线啦……”

这句话迅速成真了。

而且还是以一种让他要冲出小区直奔体育公园跑圈的方式。

那是一个温度已降,初雪浅薄,注定会展开一场不平凡的夜晚。

每当黄少天回想起这事时总会以这样一句开头。

作为新世纪好青年的他兢兢业业地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后,按照惯例刷一遍足迹。

有个叫君莫笑的家伙私信了他一条链接。

这人谁?黄少天疑惑了一会儿,这打开以后不会是各种种子网网游网吧?

管他呢中招了就拉黑呗。

乐观的黄少天点开,哦是一篇文啊,再看,六级地震。

你莫要坑我,我没有钱,可是我有尊严!

黄少天守望了几天,文章更新到第十章时他默默地退下椅子,沉默了三秒开始尖叫。

“啊——”

停了停,两秒后再叫一次。

“啊——”

然后冲回电脑前大爆手速开始新一个时代的屠版之旅。

我的大大回来啦!

妈呀还是亲自过来跟我说的!

难道是因为有我在比较热闹?管他呢总之我的存在感没有白刷啦!

救命啊对着那张写得像哭字一样的“笑”字头像我可以吃下三碗大米饭好吗!

泪水纷飞的黄少天把感慨实化为字数刷刷刷。

托他的福,某个本来还没多大把握确定“君莫笑”是“一叶之秋”的家伙把这列为了确信的证据之一。

读者间心之友的达成。

后来半是缘分半是水到渠成地,自己接下了改编自君莫笑所写的小说的广播剧,饰演其中的一角。

妈蛋终于在实际中有联系了!

黄少天在第一次YY聚会时抓着话筒紧张得两眼泛红。

不管怎么说,大大我来啦!

 

Chapter 2

叶修看着倒在自己店门前的生物,一阵无语。

晚上七点,经营着深夜食堂的他一般来说在这时开始准备,提前两个小时,倒是绰绰有余了。

平常也并非没有遇到过喝得烂醉的客人,这种时候要么就把他扔到一旁不予理会,要么就让食客例如说震慑力堪比哼哈二将的老韩什么的拎去外面。

不过,竟然这种时候就醉得熏熏然,看来现在的年轻人小日子过得是太舒坦了啊。

比起这个,睡哪儿不好,正正睡在自家店门口是怎么回事,找茬吗。

叶修纠结了一会儿,勉强没鬼畜地拿烟头把对方烫醒,摇了几下踢了几下无果后,只得搬到店里。

青年身子骨挺沉,压得叶修一阵腰疼。

店里没有长条形的椅子或沙发,叶修把他放到角落,让他乖乖地趴在桌子上再铺了张毯子后就进去厨房了。那毯子还是以往苏沐橙见店里生意不好,叶修常常大冬天的打盹儿,觉得对身体不大好强行留下来的。

安顿好青年后叶修真正开始准备。削了苹果布林橙子,泡进足量红酒后冻起。夏日快要走到尽头,适合一些清凉的小吃。今天的主打是是一道下菜的汤,或者说是浇汁,用鰮仔鱼干、竹荚鱼、虾仁等熬煮成浓稠的高汤,再加入小黄瓜切片、紫苏、芝麻等食材,冷过以后配上热饭,凉凉爽爽,正合时令。

另外,夏天亦很是适合吃刺身。深夜食堂只是小店,太过上档次的三文鱼不好搞到手也不想搞到手。

叶修自然有他自己的做法,对他而言常做的菜式有两种,一是凉瓜刺身,这附近盛产一种肉厚味甘的凉瓜,特别适合切成薄薄的一片,在上盘之前放在冰箱里冻几个小时,可以大大地缓解苦味。二是鲩鱼或鲫鱼,淡水鱼的肉甜,和生姜大蒜白萝卜丝等“捞起”后口感相当不错,脆爽中有着鱼肉的绵软,别是一番享受。

把一锅子浇汁和大盘刺身冻入冰箱里后,叶修打量着剩余的食材看看有什么甜点能做。前阵子把布丁、双皮奶、鲜果凉粉等都做过一遍了,都是一些生冷的东西,既然这次有刺身有浇汁,来点热的吧。

熟花生还有许多,叶修想了想,便打算把它们烤了烤,浇上用红糖与黄油熬制而成的糖浆,再与融化后的棉花糖搅拌。看似是花生糖的做法,实质只是店主大大想要赶紧把些边角料用光清地方而已。

在花生糖出炉的时候,店里弥漫着一股香甜,青年,黄少天悠悠转醒,揉了揉眼睛喃喃说了句:“好香……”

直起身体,手捂着后颈,嘎啦嘎啦转动了几下脖子,伸伸懒腰,他边做着小动作边用力吸了口气,摸摸肚子:“好饿……”

叶修说:“醒了?”

黄少天看了看四周:“这是哪儿?”

“你倒在了我店前面。”

“哦……”黄少天揉着头回想了一下失去意识之前的事,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麻烦到你了。”

“还好,你酒品还算不错。”叶修说,他也不担心青年要是发起酒疯来了会怎样,厨房里各号尺寸的刀子都有呢,再不济也有个灭火器。

“这里是饭店吗?大排档?”黄少天站起来四周看了看,顺便小范围活动身体。

“算是吧,做了点东西。刚酒醒,要填一下肚子吗?”

“也好。老板这里有什么吃的?你在烤的是什么?花生糖吗?我能叫这个吗?”他答应了,一是肚子确实有几分空,连着几句话说出来以后好像还凹了一些,二是到底打扰到别人了,消费一下心理负担没那么大。

弄得跟为了躲雨光顾小卖部似的。他想。

“嗯,是花生糖,不过还没好,你要其他吧,凉瓜刺身之类的怎么样?”叶修边把糖块敲入棉花糖里边说。

“啊?”黄少天倒是迟疑,然后摇头,“凉瓜就算了吧,那么苦,任何东西只要和凉瓜沾上关系那是妥妥的遭殃啊,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凉瓜炒牛肉这种大逆不道惨绝人寰的菜式出现呢?我觉得那头牛死得真是太冤枉了,如果死后有灵魂的话它一定会被其他牛嘲笑得再死一次吧。”

叶修听了哭笑不得,不仅是因为他第一次听到这般有点强词夺理意味的道理,更奇怪这家伙看着也不算小了吧,童心未泯啊?

而且,莫名地,他的心中涌起了一种熟悉感。

“小同志凉瓜吃得太少了,苦不苦还要看品种。”叶修摊手,说,“还有厨师。”

黄少天说:“老板,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变相地自吹自擂吗?”

“这么说也没错。”叶修说,打开了冰箱门取出了食材,“不信就尝尝呗,又不要命。”

可是要花钱啊。黄少天咂咂嘴:“老板你给我一盘最少的就好,不要多千万不要多,我食量可小了。”

“好。”叶修懒懒地应道,把凉瓜片铺在冰块上,再撒上碎花生、萝卜丝、青瓜丝和秘制糖醋藠头片,装盘上台。

“高效。”黄少天赞了一句,用筷子夹起了一片凉瓜。那薄得是,都能透光了。“老板刀功不错啊。”

“试试。”

叶修好整以暇地前倾,靠在木桌边上。

黄少天两片凉瓜夹上花生碎和三丝,犹豫了会儿,吸了口气迅速塞进嘴里夸张地嚼烂。吃到大半眼睛眨了眨,疑惑地看向叶修。

“不苦?”

“不苦。”黄少天咽下嘴里的,有些高兴。以前都说凉瓜味甘,搞得他一段时间都以为所谓甘就是苦大于甘的意思,基本拒之千里,现在总算是正回三观知道那甘是会在嘴里留有余韵的了。

“我说什么来着?”叶修拆了根戒烟糖叼到嘴边。

“老板英明啊。”黄少天抱了个拳。

这份量倒确实是最少的,十来口就吃完了,黄少天摸了摸肚子还有点不满足,问有没有什么能实质性地填饱肚子的。

叶修推荐了他要浇汁盖饭,看着对方西里呼噜就着汤送了两碗白饭入口后,不由得感慨不愧是年轻人的胃啊。

因为食堂的开门,店里陆陆续续走进来了一批食客。叶修也开始忙了起来,切鱼片勺浇汁一时也没有余裕多顾看黄少天。

“老板,我突然有种跟你相见恨晚的感觉啊。”黄少天清了顺手点的小菜后,啃着饭后蔬菜棒,真心实意地感慨道,“幸好我今天喝倒了,不然也不会知道这附近有这么一个店子。诶,老板你什么时候开门啊?你这是只在晚上做生意吗?节假日放不放假?”

“晚上九点开门,放不放假看心情。”叶修端上了一盘鱼生刺身,说。

“老板你原则简直酷炫。”黄少天说,“不过我还没吃够,还有没有其他的?”

“你还没饱啊?”叶修有点怀疑那几碗大米饭去哪儿了。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不过还没到八分饱。难道没有类似于甜点之类的了吗?”黄少天啃完蔬菜棒又啃鱼肉香肠。

“有是有。”叶修想了会儿,突然笑了,“你今天确实挺走运的,要不多坐会儿,哥放个大招给你看看?”

“大招?”黄少天一下就听懂了,“难道是新菜式?”

“能等?”

“能能能!那绝对的!”黄少天咧着牙说。

叶修指了指零食罐示意他自己怎样舒服怎样来,然后就回到厨房。

他想试着来做做看很久了,这是一道名为“芒果肠粉”的甜点,与普通肠粉那般,用粘米粉、生粉、粟粉和澄面兑水后蒸熟的粉身不同,这是用牛奶和果冻粉按比例调成混合液后凝结在盘子上所形成的“皮”,待凝结完成后便抹上忌廉,码上大块芒果肉,卷成肠粉状,上碟。

这确确实实是一道甜点。黄少天泪流满面,上天给了他一个被同事灌成醉鸡的夜晚,又赐予了他一个神一般的老板啊。这芒果肠粉的果肉饱满,芒果特有的香浓弥漫齿间,忌廉不腻,带着牛奶香味的皮也是Q弹软糯。

黄少天真想像浮夸的法国佬一般拍掌大喊“bravo”,可是握着筷子的手松不开啊!

正当他吃得起劲的时候,突然听到叶修笑了出声,抬头,就看到老板向着他的方向,伸出一小截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唇角。

卧槽。

黄少天虎躯一震。

难道还会有里番?老板,即使是你提供特殊服务我也不会拒绝的啊!不是我想说的是接受!

叶修见他一脸兄贵画风化就明白他想歪或者没搞懂,于是用食指点了点刚舔过的唇角,又指了指黄少天。

这下还弄错就愧对技术部三大圣手之称的智商了。黄少天假咳了几声擦了擦嘴,看了看纸巾上的忌廉又向叶修嘿嘿傻笑了几声。

原来是个脑子不好使的。叶修默默地为对方打上了易搓易燃好欺负的标签。

又一个食客进来,叶修一看,还是熟人:“哟,大眼今天挺早啊。”

“不早了,本来不应该再吃东西的。”王杰希见往常坐的位置没有人在,便走了过去。

“哦?看不出来你对哥我是真爱啊?”叶修说。

“有人昨天蹭了我一顿饭。”王杰希气定神闲地说。

“有人也是。”

“还清空了我的冰箱。”

“这就来复仇了?心眼和眼睛的比例不合啊大眼儿。”叶修笑笑说。

黄少天咬着筷子看向两人,敏感地感觉到王杰希进来后,店里暗潮汹涌。而且……

王杰希要了碟花生糖想伴着热绿茶食用后,随意看了看四周,正正撞上了黄少天打量的眼神,一愣。

叶修说:“怎么?认识呢两位?”

王杰希想了想,说:“是夜雨声烦。”

黄少天一惊又一喜,他认出了对方是同为混网配圈的王不留行,两人在以前也有合作过,私底下面过基,难怪那双大小眼这么熟悉,同时也从对方的回答里揣测到了老板也是圈中人的可能性。

天哪,今天这一遭信息量可真大。

身心得到全方位满足全渗透安抚的黄少天真想打个饱嗝儿。

叶修恍然:“哦,我说那声音那么熟悉。原来啊。”

黄少天说:“老板看不出来你也有混网配啊?是纯游客吗还是有担当什么位置?美工后期混音宣传?”

“我写文的。”

“哦哦哦是脚本担当嘛!有什么作品吗有在什么社团吗?诶诶诶话说老板你有没有在写的或者没被用的脚本啊,让我看看嘛不要害羞!我现在超想帮老板你的作品配音的!”

看着喜形于色的黄少天,叶修和王杰希对望了一眼,然后说:“哦,其实你已经在配了。”

“嗯?”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叶修说:“我是君莫笑。”

“……………………”

黄少天连沉默也要比其他人的省略号长些。

他呆了一会儿,似乎是有点不敢相信,脸色逐渐复杂了起来,甚至到了凝重的地步。

“怎么?”叶修不解,在他对君莫笑与夜雨声烦互动的理解里,自己的身份并不会引发黄少天这般严肃的反应才对。

王杰希也是奇怪,正要开口问,突然就见对方走到叶修面前,踌躇了几秒,推开木桌的隐藏柜门,摸了叶修肚子和腰侧一下。

“……”

“……”

叶修和王杰希感觉到了六级地震。

黄少天的表情依旧严肃,接着开始松动,眼角开始变湿,嘴唇也不自觉地抖动起来。

为什么我感觉到一股深闺怨妇的委屈要爆发出来了?要委屈难道不是被揩了豆腐的自己才该委屈吗?

叶修抖着手想摸出一包烟压惊。

危机来了。一个。

王杰希默默地把叶修拉远了一些。

黄少天“噗”地捂着下半边脸,飞快地逃走了。

“大大我明天会再来的!”

跑过头后还不忘调头表示道。

店里的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纷纷询问叶修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一个小年轻表现出失身一样的娇羞。

叶修猛地反应过来。

“卧槽忘记让他给钱了!”


TBC.


叶修大大您私家切生鱼片也不怕寄生虫啊





















是这样的,我有个问题,大家是比较喜欢一次更一万字左右但是一周只更一次呢,还是每次更三千字左右但是一周更两三次呢?

主要是隔壁王叶正处于这样一个奇妙的境地,有点琢磨不透。而且我比较偏向于一次过打文,也就是说一万这种字数都是通宵撸出来的,看见我早上更文不要怀疑,在你看的时候我正滚上被窝。可这就有一个问题,我只有周六早上没课啊。如果一周更几次的话我还能暗箱操作一下。不过这又保证不了更新频率了。而且我的坑品也一如既往的差。

拜托大家了,请给一点意见吧!

评论(18)
热度(233)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