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大大你可好(下)

※深夜食堂paro×网配圈paro;

※上篇在这里【黄叶】大大你可好(上),这篇的错字就要靠大家了(虽然以前也是);

※如果觉得上篇的黄少已经够少女心的大家,对不起,下篇的黄少已经进化成雷丘了。如果你觉得这里的黄少很蠢请不要怪他,骂我吧,都是我的错;

※我想杀了校园网;

※我想杀了校园网;

※我想杀了校园网。






Chapter 3

走廊全是白的,墙壁的颜色,地板的颜色,还有透过玻璃窗倾泻而入的阳光。

太白了,眼睛隐隐被刺痛。

罗修轻手轻脚地翻过窗户,左右张望了一下,向外面等着的林希打了个手势,然后下地寻找医护室。

鞋子皱软,踩在光滑的地板上基本没有声音。

太安静了。

罗修想。

就像没有人在一般。

楼梯转角处有医院的地图,罗修迅速地记住了这平面,直接来到了医护室。他需要绷带,以及止血止痛的药物,为此他带上了一个背囊。医院的情况很诡异,但林希和他的伤势更紧急,医护室的门没锁,罗修慢慢地转动把手,迅速地钻入室内。

一排排玻璃柜里列着各种药品,他拉上了窗帘,动作迅速地搜罗。

钥匙转动锁扣的声音突兀响起。

罗修心里一紧,马上蹲下。

“不要偷偷摸摸啦,是我放你进来的,我会不知道你在哪儿吗?”

罗修退到玻璃柜后,没有轻举妄动。听声音像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不过,“放你进来”?看来医护室没锁是个陷阱啊?

“好啦不要紧张嘛,我又没有说要对你怎样。相反我还对你很感兴趣呢,不如出来和我谈一下?”年轻人继续说着,慢慢踱步。

罗修就呵呵了,当别人傻子吗?

“我人很好的,超级善良温柔活泼可爱,全医院都知道,而且说一不二超有责任感,说了不伤害你就绝不伤害,真男人作风,所以真的不考虑一下出来跟我谈谈吗。”

罗修不说话,医护室突然重归于死一般的安静,年轻人似乎是站在原地不再动作,连他走路的声音都没有了。

气氛沉寂过久,久到罗修都要怀疑年轻人是不是准备离开。

他刚想探头出去,一道身影突兀地拦在了他面前。

年轻人单手提鞋,低头看着罗修,嘿嘿一笑。

“找——到你啦。”

……

黄少天咬着小手绢泪汪汪地看着《流窜满街》中,罗修与刑天初次见面时的场景,想到不久后那天人两隔的结局,心中一片怅然。

他很喜欢刑天这个角色,几乎是在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或许是两人的性格比较相似,气场相吸吧,他一直希望刑天能够如他所愿跟罗修出去,一起面对铺天盖地的追捕。

那样才是他的人生,像太阳一般照亮着骆氏综合医院的人,怎么能被心脏病这种棒子国用烂的东西束缚住呢。

可惜没有。

怎么可以没有?

牵牛花可以早上盛放,骨折之腿可以慢慢接驳,连断成两截的蚯蚓都可以活着,刑天为什么不可以不死?

几乎是在骆文对刑天说“祝好梦”的同时,黄少天就决定了他要讨厌林希这个角色,可恶竟然给我的小天使打普洛福?!罗修可以打队长可以打但是王大眼你就偏偏不能打啊!你个大小眼已经够幸福了,给别人留一条活路啊!

糟糕好像不小心进行人身攻击了。

黄少天甩了把鼻涕,默默地调出一次YY现场直播的录制视频。

“嗨。”叶修说,“很高兴大家喜欢这部作品,哦,看到有孩子在刷喜欢我了。咱俩真有默契,我也很喜欢我自己。”

黄少天想不愧是大大,这么酷炫的台词也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口。

“刚刚的小伙子们表现都不错啊,超出我的预想了。罗修配得不错,深得我精粹,其他角色也不错,就是刑天不套皮的时候吵了点。”

黄少天捂脸,我这不是在激动嘛大大你怎么能这么不体谅小读者的心呢。

“……我想,你们会喜欢这个故事,很大的原因是每个人物都塑造得不错吧?来说说看,都喜欢谁来着?”

刑天刑天刑天刑天刑天。

黄少天看着当时自己刷的屏,深深谴责竟让别人刷出了其他答案的自己不争气。

“其实我最满意的就是林希这个角色……”

黄少天啪地按了暂停。

沉默了三秒后,深呼吸一口气,重新播放。

“因为他特别。特别温柔特别好用特别易推倒啦,你们都替我说了。而且,纵观glory网,我还真没见过有哪个角色是大小眼的。”

黄少天摸着小心脏。其实,glory网里,话唠的角色也不是那么多啊。

“大小眼好啊,有特色,让人过目不忘,没听过有大小眼的人都是好人吗?”

阳光的小话唠也是好人啊,顶天立地的大好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超级好人。

“你说是不是啊,大眼儿?”

……

后面基本没有君莫笑说的话了。

黄少天拉着进度条,把最后一句重复听了几遍。

君莫笑,也就是刚得知的老板,他的嗓音是典型的咽喉嗓,沙哑,略微低沉。他记得他的手,在端碟子的时候就留意到了,那手看起来很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却不像寻常男人那般粗大。指尖很细,因为要做菜的缘故,指甲修理得干干净净,看着是椭圆的一片片。因为那手过于白皙,青的筋络如同水墨般隐约舒展。

他想象着他的手随意地搭在话筒上,嘴巴靠近,语气里带着莫名的戏谑之意,说。

“你说是不是啊,大眼儿?”

摘下耳机,黄少天头后倚在椅背上,看着天花板出神。

荣耀技术部的工作人员觉得很不安,这种一开始还以为只是莫须有的不安在半天后迅速蔓延了整间公司。

大家茫然地寻找原因。

暖气的温度适中,纯净水的味道没有问题,窗帘没换室内光照效果如同往常,附近没有工队在施工噪音的因素排除……诶等等,噪音?

众人恍然大悟。

黄少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事实上,黄少天这种状态,他们并非没有见过,只是那都仅仅出现在遇到编写程序的技术难题,或者发现了什么目前无解的bug时,最近工作顺利,仙人掌长得茂盛,连外面树上那窝鸟都开始准备迁徙了,万物欣欣向荣人间美满,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而且,说安静都算程度轻了,黄少天明显正在思考一件关乎今后几十年的人生大事,神情专注得,尼玛他刚刚竟然面不改色地吃了一口平常绝对眼不见为净的秋葵啊!

餐厅里的技术部成员看见这一幕一脸无声的惊声尖叫。

为了错开公司的午餐高峰期,技术部算是比较晚下到餐厅里去的一个部门,此刻坐在窗边独自啃食着少年忧伤的黄少天,刚好躲在了窗帘的阴影里,莫名透出一种世界与我远去的孤寂。

……一定是被黄少吓得脑袋不正常了,不然毕业九年义务教育已久的自己怎么会想出如此中二的台词呢?

众人揉揉眼扶扶额捏捏脸,突然眼前一亮,满脸圣光降临唱诗班颂唱哈利路亚的希冀。

喻文州端着盘子坐到黄少天对面。

“我能坐在这里吗?”他问。

黄少天抬眼:“哦,队长。”

喻文州曾经同属技术部圣手,不过这个圣手与其他人的含义不一样,尽管速度在平常人之上,但与部内其他人相比,编写程序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截,故详称“圣战中受创的双手”。可他仍深受各部员的尊重,就凭几个网游的核心引擎都是以他的程序为蓝本。

也正因如此,在核心部分与关键地方交代清楚后,其余的事情由技术部完成即可,喻文州的工作范围也逐渐触及他本身比较擅长的管理上,现在已经并不是纯粹的技术部员工了。

黄少天与喻文州的关系不错,不仅工作上合作默契十足,连开号下副本时也是一个开路一个指挥,或者一个潜伏等待机会一个调动成员为其创造机会,结合公司几个神一般的引擎创作,众人称他们及同混一个公会的技术部成员为:“我为世界画蓝图,我为大地洒雨露,我战未来风骚得像戏一出”队。简称,蓝雨战队。

很荣幸地,队长喻文州,副队长黄少天,虽然这种连鬼东西都算不上的队伍完全没有人想担当职务。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拿的菜,深深觉得对方受到的打击确实非一般的大,除了刚刚吃了的秋葵以外,竟然还有一堆凉瓜。

都是他平时看都不看一眼的东西。

“少天什么时候开始吃凉瓜了?以前不是很讨厌的吗?”喻文州问。

“就昨天。”黄少天说。

对话在这里中断,平常总会叽叽喳喳延伸一番的黄少天竟然采取了沉默措施。

喻文州试探地问:“少天今天,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

黄少天顿了顿,没说话。

“大家都很担心你。”喻文州说。

还是没说话。

“是不能解决的烦恼,还是不能和我说的事呢?”

众人目光火热得能燃烧一片沙漠。

喻队,加油!靠你了!

黄少天在沉默了一阵子后,抬头很是严肃地说:“队长,我好像恋爱了。”

喻文州眉毛抽了抽。

这张脸怎么看都更像是失恋了啊。

黄少天补充道:“那个人你也认识。”

“嗯?是谁?”喻文州问,同时心里快速地过了一遍黄少天的人际关系网络。

“君莫笑。”黄少天说了一个喻文州搜索范围外的名字。

“谁?”喻文州想我们附近有叫“军墨筱”的女孩子吗。

“原一叶之秋的那个君莫笑,写《流窜满街》的那个君莫笑,我们正在配的那个剧的原作者君莫笑。”黄少天重申了三遍。

“少天,你在开玩笑?”顿了几秒,喻文州说。

黄少天摇头,说:“我是认真的。”

又补充道:“昨天我见到他了。”

喻文州的勺子啪地掉到桌子上。

放工后,难得地两人没有迅速各归各家,在书店以及电器商城里消磨了一段时间后,黄少天领着喻文州走到深夜食堂。

八点多,店还没有正式开张。

黄少天推开店门,一眼就见老板在厨房里忙碌。

“我这还没开店呢,要不……”叶修斜眼瞄了一下,“哦,是你啊。”

“大大好啊。”黄少天说。

“我叫叶修,修养的修,别叫大大了,你这么喊出口也不臊得慌啊。”叶修说,“带人来了?”

“嗯嗯,对了,他是索克萨尔。”黄少天介绍道。

“啊,骆文那个……”叶修想了想,似乎确实是这个名字。

“叶修前辈好。”喻文州礼貌地笑,递上了名片。

“你好啊。”叶修手往围裙上拍了拍,接过了名片,见黄少天也有点手忙脚乱地找名片卡,说,“我知道你,黄少天嘛,昨天大眼儿跟我提到过。”

至于对方是出于安抚自己心疼一顿饭钱的原因才提的,这种事就默默地带过吧。

黄少天亮了亮的眼神又暗了下去。

“要吃点什么?对了我这里还真没准备好,要等上一段时间,你们真的不要去其他地方吗?”

“不用不用,等等挺好的,其实我们也不是很饿。”黄少天说,“就昨天的行吗?今天我吃了餐厅的凉瓜,哇超级难吃的,果然苦不苦要看厨师啊大大、叶修你说得没错!”

“今天没有凉瓜。”叶修说,“炖饭怎么样?”

“好啊好啊,昨天吃了凉的东西今天来暖暖胃也不错,是什么炖饭?海鲜?芝士?是意大利风味的吗?”黄少天说。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

“就普通的意大利炖饭,才刚开始煮,会有点慢。”叶修指了指零食罐,说,“实在等不了就吃点零嘴吧。”

“噢噢没关系,除了这个以外有甜点吗?像昨天的花生糖之类的。”

“甜点今天没有。”叶修说,“唯一是甜的只有八宝饭了。”

“啊那就这个吧,工作完了脑力消耗过度正需要摄取大量糖分来补充能量呢。”黄少天说。

“吃了这个你还吃正餐吗?”

“没关系,我们正饿着呢,年轻人嘛哪里会吃不完呢。”黄少天连忙说。

喻文州扶额。刚才说其实我们不是很饿的到底是谁呢,是谁呢。

叶修也察觉到黄少天前后逻辑有点混乱,没说什么,反正有钱赚,就不要管那么多了。

八宝饭的准备刚好已提前做了,糯米蒸煮了四十分钟,核桃、莲子、花生、葡萄干、果脯、豆沙、果仁等食材备用,接着把猪油与糯米饭搅拌,与辅料层层铺在碗里,再蒸十五分钟,就可以脱模了。

在叶修把碗倒扣并慢慢拿起来时,白一层黄一层红一层棕一层的八宝饭便呈现面前,色彩鲜艳,甜味浓郁,真真是色香俱全。

黄少天勺一点进嘴里,马上因太烫而呼呼着舌头,眼睛都红了,等了一会儿才咽下肚子。相对的喻文州倒是不慌不忙,看到黄少天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

“队长队长,你说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秀色可餐啊?”黄少天咬着勺子,看叶修扎着围裙,手里拿着个饭勺搅拌着炖煮中的米饭的样子,悄悄地说。

少天,你不仅嘴癌,还得眼癌了。看着明显一副宅男体型的叶修,喻文州说不出口。情人眼里出西施,顺便还自带只能看到优点的过滤器,和把缺点美化成优点的纠正器,说了白说。

那边黄少天边吃着东西还边试图和叶修搭话。

“叶修叶修你八宝饭做得不错啊,不过这东西一般都是新年才做的吧,你怎么会这个时候拿来卖呢?你不怕卖不出去呀,哦我当然没有质疑的意思啦,我就是觉得奇怪吧。”

“没什么,想到就做了。”

“不过菜单上的菜式好少啊,这样客人会不会嫌弃呀,哦我是不会的,而且昨天我吃的那些都没在这上面啊,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加上去呀?”

“只要有材料我基本什么都做,来的都是老客人了,大家都知道。”

“对了叶修有没有想过下一部作品写什么呀,虽然不管你写什么我都会去看,但是你说说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而且还可以跟别人吹嘘一下呢,是玄幻吗推理吗?说起来我也曾经想过你会不会去写无限流小说呢,叶修叶修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题材啊?”

叶修停下了搅拌,开始加三分高原藏红花风味汁调色,细条状的藏红花自指间撒落,甚是好看。他边加边说:“少天,我觉得你特别像一个人。”

“嗯?”

“知道流木是谁吗?”

“……”知道,我glory网的ID嘛。

“他跟你一样。”

黄少天眨眨眼:“哪里跟我一样?”

叶修想了想表达:“热情能够百分之二百地转化为字数并以不容拒绝的姿势向外宣泄。”

“……”

黄少天说:“你可以直接说我话多。”

叶修摇头:“是特多。”

喻文州又一次笑了出来。

“反正你们都说我话唠。”黄少天倒像是习惯了一样耸耸肩。

“其实也不算坏事。”叶修说,“现实中有这样特征明显的人,设定人物的时候能省很多功夫。”

“这样啊……”黄少天说,“那啥,叶修你在设定林希那个人物的时候,原型是不是老王啊?”

“对啊。”

“你和他认识很久了吧?”黄少天看似随意地问。

“还好吧,也就一年左右?”叶修说。

一年,不多不少,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黄少天揣摩着。

“再说,也不仅林希这个角色。”叶修说,“其实其他几个都是有原型的。”

“例如?”

“例如,刑天的原型就是流木。”叶修说,“没见他有什么反应,估计是没有察觉到吧,可惜啊。”

待以肉汤、鸡汤、蔬菜汤为基础的上汤,加上黄油和少量白葡萄酒分四次被米饭吸收,并使饭粒达到七成熟后,叶修加上芝士和蘑菇炒拌,刨上黑松露片装饰,上碟。味道芬芳浓郁,色泽金黄鲜艳。

“搞定。”叶修把炖饭端到木桌上,看了一眼黄少天,“不是吧,那个八宝饭有那么热吗,眼睛红得是。”

“是真的很热啊。”黄少天揉揉眼说,和喻文州接过了炖饭。

“甜吗?”叶修纯粹作为厨师问了一下客人的食用感言。

“甜,当然甜了。”

黄少天说。

“超级甜的。”

 

Chapter 4

叶修最近多了个烦恼,超级棘手的烦恼。

这个烦恼不单会行走,还带自话自说功能,具体出没时间点是晚上八点左右,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特意来吃饭的,基本上每次都聊个三十分钟左右才开始吃正餐,叶修都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搞出胃病来。

烦恼的名字,叫黄少天。

叶修也有想过单纯读者对作者的朝拜心理,可一般读者见个两三面就足够了吧,有这样锲而不舍地刷存在感的吗?

好吧,熟客又多了一个,作为食堂老板,应该鼓掌的。

新文的提纲已经列好交给了编辑,明天应该就会收到回复,广播剧的初步剪辑版出来了,就差一些后期音效,叶修听下来没什么问题,大家都好俾心机啊。

夏秋换季,应当吃些润喉的东西,今天的甜点就冰糖炖雪梨吧,辛辣的东西不要,茄子倒是要迎来丰收了,叶修正纠结着是要做红烧茄子呢,还是鱼香肉丝呢,还是海鲜山水豆腐呢,店门就打开了。

“叶修我来啦,哎呀只有我一个人嘛。”

叶修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会在开店前来的人还真只有你一个。

“哎哟天气转凉了,叶修你要小心一点啊,多添衣服注意昼夜温差,不要吃刺激性的东西,哦当然你是大厨这些你比我更清楚吧。还有要涂润肤露,你手要做饭嘛一定要小心太干燥容易裂开,嗯还有还有……”黄少天边坐下边叨叨絮絮。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叶修连忙打断他,看了一下时钟,差一点七点钟,较之平时确实有点早。

“哦,今天周六嘛,不用上班就早一点过来喽。”黄少天自来熟地为自己倒了杯水。

“周六了,时间过得挺快啊。”叶修说,既然是六那就选六个字的海鲜山水豆腐吧。

“还好啦,对于我们这些打工仔来说一点都不快啦。哦也是,叶修你在家里工作就行了所以对星期几没有什么概念。”

“周末客流量会稍微多一点。”叶修从冰箱里拿出蛤蛎、蚝仔、章鱼、鱿鱼、虾仁、瑶柱等干货,泡水的泡水,直接切碎的打算直接切碎。

刚拿出菜刀,那边黄少天就蹭了过来说:“对了叶修我想问好久了,你晚上什么时候吃饭啊?”

“啊?”叶修洗两遍刀身,“三四点左右吧,那会儿我刚起床。”

“那你现在饿吗?”黄少天问。

“还好。”叶修拿抹布擦干净菜刀。

“那不如你现在先吃点东西嘛,这样等下工作才有劲儿啊。”黄少天笑道。

“做菜就已经是我的工作了,什么吃不吃的……”叶修正奇怪着黄少天想要做什么,转身就见他提着一个保温瓶笑嘻嘻的。

“什么东西?”叶修有点好气又好笑,拿东西给厨师吃,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没什么,就是白粥,你就喝两口嘛,垫垫肚子也好啊。”黄少天已经打开消毒碗柜拿出碗和勺子了。

“你还真是不客气啊。”叶修干脆放下了刀。

“什么呀什么呀,这吃的是你呢,谁不客气了?”黄少天反驳道。

叶修看了一眼,那确实是白粥,但一看他就知道这粥不简单,粥米粒粒分明,整体呈奶白色,胶状,米香清新。

“嗬,都有粥油了。”叶修说。

“来来来,快吃吃看。”黄少天勺了一匙子,小心吹了两口,递到叶修嘴边。

“自己来自己来。”叶修有些尴尬,两个大男人,可不是嘛。

白粥入口,清甜暖胃。

“哦?新米熬的?”叶修又吃了一口,“哪个店的,挺用心啊。”

“还有小菜。”黄少天把夹层的萝卜干倒出来,又拿了一双筷子。

萝卜干似乎是用糖、醋和生抽腌过,干脆爽口。

叶修很快就把两碗白粥和小菜吃完了,期间黄少天难得就趴在一旁没多说话。

“你做的?”叶修笑着说,对方那眼睛实在是亮得过分。

“怎么样怎么样?”黄少天边收拾边问。

“水平不错,勉勉强强能到哥身边打下手吧。”叶修说。

“听你吹啊,我这明明就是大厨的手艺了,光是熬白粥的话叶修你才赢不了我呢。”黄少天一脸得意地笑着,把保温瓶和用过的食具拿到流理台,撩起袖子自动自觉地清洗。

“今天怎么主动过来讨好哥了?想免单的话,免谈。”叶修重新切碎海鲜干货。

“你以为我是你啊,这么小气,我这不是本着对老年人日常生活的关爱,以及对夜班人士的人文关怀,想让你有一个神清气爽的开端来工作吗?”

而且我哪止今天。黄少天心里说。

“行了,你最近总是往我这边跑,当哥是傻子啊。”叶修说。

黄少天心里一紧,哎哟状况有点突然他还没做好坦白的准备。

“你是有求于哥吧。”叶修眯着眼看向黄少天,直接点破。

“唔……你猜到了啊。”黄少天摸摸鼻子,手上沾着的洗洁精泡泡顺势蹭到那上面,“我知道你其实还没有做好准备的啦,我也不是说要你马上答应,不过……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你能认真地考虑一下这件事,因为、因为我是很认真的,很认真很认真,所以你即便是拒绝,我都希望是你慎重考虑以后的结果,而不是一时接受不了的随意而为。”

黄少天一口气说完,心里松了口气,然而胸口发紧,心脏开始在肚子里上蹿下跳,一下一下撞击着喉咙,口舌全干了,向来微操精准稳定的双手发起抖来。

叶修微微皱眉。

黄少天喉咙一紧。

“你就这么希望我写一个刑天的番外?”叶修说。

黄少天过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啊?”

“你不是在Q群里嚷嚷着,让我再写个刑天的番外吗。”叶修说,“还是说,不是这事?”

黄少天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说是吧,那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儿啊;说不是吧,连他自己都知道现在还不是告白的最好机会啊,刚刚那不是以为突发状况嘛。

叶修见黄少天沉默便肯定了自己的推测:“你觉得番外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嗯嗯番外的存在意义嘛就是那个啊,补充书中人物没有说到的故事啊之类的……”黄少天一时有点语无伦次。

“我觉得,番外是为了弥补正文的遗憾而存在的。”叶修说,“而我觉得我的正文没有遗憾。所以,我坚持没有写番外的必要。”

“嗯嗯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也没办法啦。”黄少天点点头,继续刷他的碗。

叶修见他有点无精打采,叹了口气,抽了张纸巾递到黄少天面前说:“看你鼻子,擦擦。”

黄少天还因刚那乌龙有点失落,勉强笑了笑说:“哦谢谢。”

叶修一见他两手都是泡沫还伸过来要拿纸巾就没好气:“行了,我来帮你擦吧。”

说着便揩走了那团白白的泡沫。

黄少天一愣,半晌才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说:“谢谢啊。”

叶修看着鼻子再次蹭上泡沫的黄少天都不知道要说些啥了:“发什么呆呢,又蹭上了啊。”

黄少天笑了,说:“其实刑天死的时候我真的很伤心,超级伤心的,最伤心的还是林希竟然还跟着罗修走了。凭什么呢,明明刑天更渴望去外面啊,刑天绝对比林希更希望呆在罗修身边,结果只有林希一个陪他到最后,而刑天只能当个过客,我超不服气的。如果不是为了罗修,我才不会看林希一路呢。”

“说什么任性话呢,设定就是这样的啊。”叶修无语。

“所以我才想让你写个番外啊,刑天这样近乎于半途而废的结局,不就是个遗憾吗。”黄少天说,放掉第一遍的脏水准备过第二遍,“如果是我的话,绝对绝对不会就这样结束。”

他转过头,对着叶修说:“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会让刑天陪罗修走到最后。”

“小同志,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叶修笑了,说“我是作者,我说了算。”

黄少天看着那抹带有明显嘲讽意味的笑愣了愣,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吓了一跳:“卧槽你终于疯了。”

“那可说不准哦,叶修。”黄少天说,“那可说不准。”

“只有这件事,绝对不能只是你说了算呢。”

他说,然后把洗好了的餐具倒放晾干,回到平时的座位上,拆一条蔬菜棒到嘴里,拿出PSP开始搏杀。

叶修看了他几眼,见对方似乎真打算等开饭了以后才继续准备。

他觉得黄少天跟他聊的不是同一个话题。

有点不对劲。

他想。

不过看来不关我事了。说不定是黄少天压力太大,想的一些小恶作剧,现在的都市人嘛,工作紧张,要谅解他们的。

叶修安慰着自己,做好所有准备工作,九点,打开灯牌开关。

今天的深夜食堂,准时营业中。

 

全文完。











是的我很喜欢看《星厨驾到》。

总感觉有黄少的地方就有喻队呢。而且虽说我是all叶党,不过这样一看,我对哪三人有偏爱简直一目了然啊。

想不到我竟然写了这么无意义光纠结谈情的剧情,还完全没有一条主线来支撑剧情的发展,各种心理活动少女又雷人,一想到这都能写上一万多字的自己,我就……

我就觉得好爽啊!人生!就得有这样肆意的时候!说只谈情就只谈情!说没剧情就没剧情!叶修大大说得对啊我是作者我说了算啊!如果一定要为作品分类,那么最简单的分类法就是“经典”与“消耗品”!像这种一般看一次能爽一下的文就是“消耗品”啦!可是!消耗品也是阅读人生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啊!谁说没有意义的!没有意义就是这种文最大的意义啊!!!

……突然觉得为琼瑶心找冠冕堂皇借口的自己好龌蹉啊。

说起来文中不是有这一段嘛:

“少天,你不仅嘴癌,还得眼癌了。看着明显一副宅男体型的叶修,喻文州说不出口。情人眼里出西施,顺便还自带只能看到优点的过滤器,和把缺点美化成优点的纠正器,说了白说。”

当时我边写边想:

喻队!你好悠哉啊!如果有三的话你就死定了你知道吗!啊?!信不信如果有三的话我就让你完蛋啊?!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评论(52)
热度(200)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