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实习笔录1

※叶老师和喻学生,就是想要稍微不负责任地神经质地甚至于深井冰地写一下高校血案而已;

※关于叶修的职责所在是我们这边大学城的一个都市传说。因为大学城嘛,大学比较多(废话),但是众所周知,每间大学每年总会出一两件事故,例如学生跳楼之类的,这边的案子特别多,有机会的话也想要跟大家说说。但是这种事情是一定要掩盖起来的,除了已经闹大了的,政府方面也有硬性规定要求,每间学校每年只能死多少个学生,所以,有这样一个老师,他平时可能没有课,但专门负责协助警方调查这样的案件,封锁消息,舆情监督,安抚家长,等等。叶神就是这样的设定;

※到底要怎样才能让文章看起来轻松愉快一点呢——只擅长流水账和长篇大论的我这样拼命地想着,于是想要尝试这样的风格;

※也因如此逻辑君已随包子而去。

 

    1)飞来横祸

八月中旬的时候,喻文州提着行李到荣耀大学报道。

作为刚毕业的心理医生实习生,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荣耀大学的招牌相当低调地刻在一旁,喻文州深呼吸了一口气,眼里光芒暴涨,提脚迈入大门。

然后被从保安室飞出的鞋子扔中了。

 

2)飞来……

保安单脚跳出来把鞋子穿上:“哦?新生吗?”

喻文州:“呃……不是。”

保安弹了弹手中的烟:“不好意思啊,刚想打一只老鼠来着,不小心手滑。”

谁家的老鼠会飞起?

“不是新生也不是老生,放假的时候来这做什么?”保安走回了保安室。

“我是来找叶修老师的。”喻文州说。

“哦?你就是喻文州?”保安抬眼。

喻文州心中一凛。

一只黑色物体从窗边蹿出,保安蹭地抽鞋击中,正好站在窗外的喻文州被打飞的老鼠撞个满怀。

夭寿啦老鼠灰起来啦!

 

3)理想与现实

每一间高校总会出一点事,学生的死亡,老师的死亡,不一而足。为安抚校内并给上头一个交代,学校会安排这样一个职位,名义上是老师,实际上专门协助警方处理类似事件。

叶修就是这样一位老师。

在喻文州心里,这样一位深藏功与名的人,要么是风度翩翩的学术爱好者,要么是严肃严谨的研究狂热者。

保安再次穿上鞋子,把老鼠扔到塑料袋里:“我就是叶修。”

“……”

喻文州,男,二十四岁,首次认识到理想与现实间差距的残酷。

 

4)吃货?

把工作交给另一位保安后,叶修带着喻文州走往宿舍。路上提着装有老鼠的塑料袋。

“叶老师,您要把这个扔到哪里呢?”

叶修咬着烟头说:“不扔。”

喻文州疑惑地看他。

“打算烤了。”

喻文州惊悚地看他。

 

5)变态!什么都吃!

在来荣耀大学之前,喻文州曾采集过众人对其所在市的印象。

答案一致:“变态!什么都吃!”

其中包括生吃猴子的脑、蚕虫、禾虫、水蟑螂、动物的心肝脾肺肾大小肠左右屁股左右脑。也有传闻台风“X兔”之所以仅掠过该市是因为被做成红烧兔子了。

叶修说:“不知道有没有携带病菌,谨慎一点好。”

喻文州默默地擦了把汗。

 

6)哪里不对呢?

“叶老师为什么被调到保安室了呢?”

“哦,我一直都是,毕竟学校有大半年都处于假期里嘛。而且保安也不是没事干,不经常有老师学生不见了东西吗,那都来找我。”

“这样一看,其实叶老师的工作还挺忙的?”

“那是。上次有小姑娘来哭着说内裤被人偷了,我住女生宿舍大半月了才发现是学校里养的猫在作怪,你说气不气人。工作就是这样,有时忙得要死还得出个让人揪心的结果,挺无奈的。”

……嗯?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7)吃货。

喻文州跟着叶修走了二十分钟,把老鼠扔到了医学院的焚化炉里。

焚化炉有专人管理,在接过叶修递来的袋子往里瞅了一眼,说:“全尸啊?”

“是啊。”

“挺完整的,怎么抓的?”

“在它不在注意的时候我从背后偷偷地接近它。”

“一下就抓住了?”

“是啊。”

“其实它去掉头和尾就可以吃了。”

“是的,鸡肉味,嘎嘣脆。”

“屁——老鼠肉比鸡肉好吃多了!香酥有嚼劲!回味无穷!”

喻文州觉得他安心得太早了。

 

8)学校传说

“焚化炉由专人来管理是有原因的。”

叶修和喻文州再次踏上了宿舍之路。

“以前有个经常解剖动物的学生,杀了青蛙小白鼠兔子以后懒得处理,就直接把它们扔到焚化炉里了。”

“后来有天晚上他做噩梦,梦到自己被一群小动物开膛破肚扔到了那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吓醒以后,全身烫得通红,都是汗。那根本不是身体发烧一类可以达到的热度。”

“再后来呢?”

“再后来,他就把电热毯给关了。”
    “……”

 

9)大学真的很容易丢单车啊

“不过在那个学生的要求下,学校还是做了这样一项保护措施。现在的学生啊,真够玻璃心的。”叶修把烟头扔进便携式烟灰缸了,重新点燃了另一根。

“叶老师,我们还要走多久呢?”喻文州提着行李,有点累。

“快了,学校比较大,本来回宿舍应该骑自行车比较方便的。可惜我没有。”

“看来叶老师比较喜欢锻炼身体呢。”

“唔,上星期被偷了还没来得及买。”

保安叶修说。

……呵呵。

 

10)亲爱的这是福利

因为教师宿舍短缺,喻文州只得挤进叶修一室三卧的小单位里。

“你就睡这个房间可以吗?”

“可以的,空间挺大。”

“虽然这个房间比较晒,不过它有个显而易见的好处。”

“采光好?”

“对面是女生宿舍的阳台。”

“……”

等等叶老师我不是这样的人你信我!

 

11)少年啊即使只有A cup也要胸怀大志!

床,书架,电脑桌,衣柜。

从今天起,这里就是自己的休息站。

喻文州躺在铺好的床上想,学校有点大,他需要更了解这片区域的情况。

虽然在来之前已经查过一些资料,不过有些东西总该是亲自到本校的图书馆里寻找比较好,而且档案也是没有复制的,趁着现在还只是暑假,学生们没有回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自己该捉紧时间做好这些工作了。

他抬起手,握紧拳头,暗暗为自己打气。

总之,先从档案室开始吧!

“文州,你收拾好了吗?”叶修走了进来。

“好了。”现在已接近正午,喻文州翻起身,想叶修是不是准备带他去饭堂。

“刚有个学生跳楼自杀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哦。”

 

12)我真的很不错

叶修走到宿舍楼开了一辆蓝色的自行车。

“这车是……”

“朋友的。反正时日无多了,不用白不用。”

看来大学的盗车情况真的相当严峻啊。喻文州看着叶修用打量一个死人的眼神打量那车时想。

叶修把车推出来。

“文州啊,你会骑车吗?”

“还好,不过没怎么载过人。”

“哦。那你会跳车吗?”

“叶老师,还是我来吧。”

 

13)叶神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十分钟后,两人骑着自行车到达了某栋女生宿舍下。

现场已经被封锁起来,围了线盖了单子。所幸现在仍是假期中,周围没有学生围观。

叶修掀开单子看了看死者的脸:“袁某某,经济学院研究生,一年级。”

喻文州很惊讶。

“查案首要,过目不忘。”叶修挑起唇角说,“你以为我真的在校门口当保安那么无聊?”

竟然连学院都知道了。喻文州这才认真地审视起叶修的能力。

“你要看看吗?总得先让你熟悉熟悉这样的情况。”叶修说。

喻文州很严肃地点了点头。虽然一上来就遇见这么突发的状况,却也不失为一次锻炼心理承受能力的好机会。

喻文州为自己鼓劲,掀开了一点点单子。

他倒吸了一口气。

死者身旁有一张印有主人信息的学生卡。

 

14)少天带路!

“叶老师,我们已经派人到天台去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小年轻说。

“做得好,邱非。”叶修对喻文州说,“一般这种案发现场呢,我们是直接交给警方的。协助他们的我们主要集中在宿舍之类的地方。”

“嗯……宿管应该会有花名册的吧?”喻文州思考。

“一个个搜太麻烦了。”叶修吹了声口哨,一条皮毛光滑的金毛寻回犬奔跑而来扑到他身上。

“这是我们的好伙伴,黄少天。”叶修顺着大狗脖子上的毛介绍道,“少天,带我们去这个人的宿舍。”

大狗“汪”地应了一声,嗅了嗅尸体,瞬间拔腿而走,姿势潇洒威风凛凛。

喻文州肃然。

有点吊啊?

然后跟着大狗来到了一间男生宿舍。

 

15)落闸开门放少天!

“叶老师,我记得死者是个女生?”

“嗯是的,你没看错。”叶修打量了一下房门,“看来这是她姘头的房间啊。”

“叶老师,你可以说得文雅一点的。”

叶修敲了几下门,没人应,隔壁宿舍的冒头出来说,这间宿舍里还留着的人都去实习了。

“那我们还是先去女死者的宿舍吧。”

“……不,这不是本来要做的事吗?”

两人跟着大狗继续奔跑,路过该男生宿舍宿管时顺手为广大单身狗做了件好事。

 

16)哥可是全职高手啊

来到宿舍前面时,喻文州才后悔地发现,他们没钥匙。

果然应该直接问宿管的,起码能顺便带上钥匙啊。

他拍了拍金毛的头以示对其白做工的安慰。

“文州。”叶修向他招了招手,“别逗狗了,进来吧。”

喻文州心情复杂地看他收起了根铁丝,踏入。

 

17)叶神的推理

从整体上来看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女生宿舍,一室四人,上下铺中下铺是桌子上铺是床,书本摆放整齐,边边堆着开小灶用的电磁炉和炒锅。

“研究生啊。”叶修叹了口气,“都长这么大了还死掉,家人得多伤心啊。”

“叶老师觉得自杀的原因是什么?”

“唔,虽然考研了,却又发现研究生已经不足以满足社会的要求了,研究生之后是博士,博士之后是博士后,一想到还要念那么久的书,再想到毕业以后还未必能找到工作,心里怕了吧?”

“你说得有道理。”喻文州说,“总之能让我也看一下遗书的内容吗?”

 

18)粉红色的画面

遗书是打印出来的,就放在死者的桌面上,被一本书压着。

“不是手写啊,这就比较耐人寻味了。”叶修摸了摸下巴。

“哦?叶老师有什么高见吗?”喻文州双眼闪闪发亮,在期待的同时还隐藏着一丝刚见过死者的余悸。

然而叶修那是什么人,只需一眼便看穿了眼前人的伪装。

“文州,你不要勉强啊。”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

喻文州一愣,偏过头去小声说:“我、我并没有……”

“哥是什么人啊,这种事可瞒不过我的眼睛。”

“我知道。”喻文州的声音更小了,“毕竟,您可是我尊敬的老师呀。”

这回倒是轮到叶修愣住,反应过来后失笑,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你这小鬼……好了,现在就交给我吧,你先歇会儿?”

喻文州笑如春风:“老师……”

 

19)如果世界上有如果

“……我还以为你会是这种设定。”

叶修看着喻文州戴着手套认真检查遗书的样子说。

“您多虑了。”

“明明小邱以前跟这差不多啊。”

叶修的语气里满是遗憾,看来像邱非那样的好孩子果然是不多见啊。

 

20)英雄DoaBGM响起

“叶老师你看,信纸折成了两等分,收在了白信封里,这表明处理这封信的是一个很冷静的人。”

“哦?你认为不妥?”

“我只是认为遗书没有留在自杀的地点大有文章。”

叶修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呵呵,年轻人可真敢想啊。”

“不敢。”喻文州不卑不亢地笑。

“没什么不敢的。我老了,见的事物多也意味着既有观念加强,非常需要新想法。”叶修说,“文州,我看好你啊。”

“叶老师还很年轻,不过,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是尽力而为,要全力以赴。”叶修向喻文州伸出手,“多多指教,拍档。”

喻文州笑着握上:“多多指教,叶老师。”

 

21)没有。

“……我本来以为是这样的,可惜了。”

“你和我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

 

22)……嗯。

“不过你的说法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叶修说,“把遗书放在卧室里,这有点多此一举。”

“按照常理而言,遗书都是死前所完成的。”

“那么,死者必须在电脑上输入,下到一楼进行打印,爬楼梯放回到宿舍,再走上天台。”
“排除死者事先准备的可能性,这封信放在宿舍的可能还有一个。”

“在什么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只是很普通的存在,发生了什么事后成为特殊。”

“对于舍友来说是这样。”

“对于死者来说也是这样。”

“有他杀的可能。”

两人说完后,室内突然陷入一片安静。

 

23)你要把这当成一种荣耀!

根据现状来判断,明显两人的互动更接近自己推测的风格啊。

喻文州心中涌起一丝胜利的快感。

哎哟这个徒弟不错啊,看来以后能把一些无聊的教学内容扔给他了。

叶修心中涌起一丝胜利的快感。

 

24)呃?突然进入正剧画风?

二人离开了宿舍,上到天台。

“叶老师。”邱非说,“你看。”

天台边上有一双高跟鞋,里面各塞了一条黑丝袜。

“这是?”喻文州皱眉。

“果然不对劲。”叶修说,“夏天出汗较多,黑丝袜不利于毛孔舒张热量散去,女性一般不会在这个时候穿,如果硬要在这不适合的季节里使用,很大的可能性是为了遮掩腿上的瑕疵,例如说伤疤、腿毛一类。”

“原来如此。”喻文州点头。

“可这样一来就有问题了。女性在死前都会让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点,这孩子却偏偏在跳之前脱下丝袜,有点矛盾。”

喻文州看着叶修。

“不过这种事情就不是我们去调查的了,我怀疑这不是一件简单的自杀案件。小邱。”

“是。”

“交给你了。”叶修拍了拍邱非的肩膀。

“是的,老师。”

叶修向喻文州招招手,让他跟上。

喻文州,男,二十四岁,突然认识到理想与现实间的差距也不是那么大。

 

25)你们好像忘了什么啊?

“……叶老师,少天呢?”

“它没跟着我们吗?”

“……嗯,没有。”

下到一楼的两人听到了狗叫声。

叶修一看一喜。

“哟,送饭卡的来了。”

 

26)这种微妙的感觉……

自行车群旁,金毛正在和一个男人在玩得起劲。

“这么早?”叶修向他打招呼。

“混蛋叶不修你个家伙!竟然又顺了我的自行车!不是让你自己去买吗去买吗!还有你又不是不知道学校卖的锁有多劣质,每次你撬完以后我都要重新买一把啊!你就不能直接问我借钥匙吗?!”

“哦,乖把车钥匙借哥。”

“滚!现在说已经太晚了!锁已经坏了!你要怎么赔偿我啊?”

“嗯,那哥给你个机会请吃饭怎么样?我要求很低的,饭堂就行。”

“……滚蛋!”

 

27)话说不都是你俩安排的吗

“哦对了,差点忘了介绍。”叶修说,“这个就是喻文州,就是他新搬入那个房间。”

“哦原来就是你啊。”男人上下打量喻文州,“看起来挺白净的,应该不会被女生讨厌吧?哈哈哈谢谢啊果然只有小白脸才能驾驭得住那个房间呢,我和叶修进去住的话肯定会被打死的,可是空着一个房间又太浪费,为我们解决了这么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辛苦你了!”

“……嗯,不客气。”

 

28)爽了( ´◉‿ゝ◉`)

“请问你是?”喻文州问。

“哦哦我是你的另一个舍友,也是魏老师推荐过来的,在心理室当实习生。我叫黄少天,多多指教啊喻文州!”

“嗯……嗯???”

喻文州转头看了眼一脸高深莫测的叶修,再转头看了眼闪闪发光的黄少天,又低头看了眼英俊潇洒的金毛。

心里突然微妙地爽了。



TBC.



评论(25)
热度(140)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