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回忆积木小屋

 

 

※灵感来自于同名动画短片,超级棒的一个实验动画,推荐观看;

※重看了一遍弟弟出场的部分,觉得这两兄弟真是啧啧啧啊,尤其是叶秋,见到叶修就开启自动嘲讽模式是个伸摸鬼哦///

 

 

 

Chapter 1

起床的时候,水淹到了床脚。

房间变成了浅浅一汪塘,几尾鱼浅蓝色的,像融化在水里。

叶秋哼哼着伸个懒腰,揉了揉脸,穿上拖鞋时踢起一阵水花,沁凉沁凉的。拉开窗帘,水面已然漫到最新一层的楼跟,太阳红着发亮着,看起来就是张大脸。

换好衣服后,叶秋使用无线通讯联系了一下父母。今天休息,无要事,正好可以悠闲地放自己一个假。他环顾了一下房间,心想干脆就今天往上盖一层楼吧。

    

Chapter 2

水面上涨是很久以前便开始了的事。

第一次往房子上加盖楼层,是叶秋八岁的时候,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便要继续增加。房子从平房,变得像圣诞树一样越往上越狭窄,楼层像积木,垒砌得歪歪扭扭。他的家,也从三房两厅变为房厅一体。

这个城镇,已经没有人在了。清澈的水里是一幢幢长条形的建筑,像水草,从水底一直蔓延向上,缩小、缩小,最后有的断在了中途,有的在水面露出一点点尖尖角。

叶秋的家就像是这片水上的孤岛,万里波光粼粼,突兀一点。

叶家的父母在房子缩小到只够一人住时便已搬走,毕竟老人家,也不能倔强了。叶秋还在坚持着,他会抽空到父母家里,也会到陆地上上班,可他还是住在那里,用着便携式厕所,喝着过滤来的水,吃着配给的食物,洗着露天的澡。

他还在坚持着。偶尔在建造新一面墙时会看到,与自己一直坚守的人家已经拉着货物乘着小艇离开,而他还在一层一层地抹水泥。

管理员总在送配给时劝他,撑着小艇不住地摇头。

你可真倔强啊。

他说。

谁不是呢。

他笑着回道。

 

Chapter 3

在新一层楼基本落成后,叶秋驾驶着小艇搬运行李。

铺有蓝白色印花单子的床。

古铜色的茶壶。

银色刀叉。

红木筷子。

哑掉的闹钟。

太大的家具搬不了,他很是遗憾地放弃了喜欢的玻璃茶桌。那个玫红的软椅也有点碍地方,只好摸两把后塞到一边。

墙上还有一累累木框照片。

嘿,这谁啊。

叶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其中一张,那上面,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朝着镜头微笑。

真帅。叶秋夸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拿衣袖擦了擦眼睛的部分。真帅,不愧是和我长得一样的脸。

把照片们堆到小艇上后就差不多要超负荷了。叶秋晃着它移到床头柜旁,拿起了个打火机。

银漆三三两两掉了斑点,露出了黑色的底。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呢。叶秋试着打着,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难道坏了?

他无语,这才几年,果然那家伙送我的是便宜货吧。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火呼地烧了起来,差点烧着刚失去耐心凑得极近的叶秋眉毛。

烫热从他额上撩过,叶秋吓得手一抖,打火机噗咚被甩到了水里。

啊。

叶秋傻眼。

房间中间循例向下开了一扇小小的井盖,用于室内连接上下两层楼。

打火机咕咚咕咚地穿过了打开的盖子,沉下去。

啊!

小艇一阵摇晃差点就翻,叶秋抓着两边扶手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

怎么办呢。

他想,反正自己不抽烟,丢就丢了吧。没了就没了吧。

水轻轻拍打着墙壁,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亮得像鱼缸。照片全都反着光,那张西装照上的人只有挽起的嘴角能看得清。

叶秋看着,认命地叹了口气。

虽然是这么想的。唉。

 

Chapter 4

潜水衣有点老旧,头罩花花的看着不是很可靠。

你这么急,能搞到这种算不错了。

管理员说。

叶秋表示理解。他迈着步走到井盖旁,背对,慢吞吞地翻下去。

噗通。

像笨拙的企鹅。

水声和水从后侵袭,隔过波光景物变得模糊不清。房顶燃着一盏橘红色,浓重一点如同结块的油画颜料,晕开成指明灯。

等身体稳定下来后叶秋开始拨水,踢腿,喘息声中夹杂着咝咝的呼吸,水又轻又重,想往上浮,想往下沉。

他向下去。这里是第三层,几米长的酸枝椅泡烂在一角,墙边堆着几个花盆几个瓷器,都是留下的东西。

还有一包东西。叶秋知道里面是一堆花瓶碎片。

给我滚出去!

一声呵斥在叶秋心底不轻不重地炸开。

那个时候老爷子毫不留情地就往他的方向砸了。

不过那明显就偏了啊,演给谁看呢?

叶秋笑笑。

这一层的井盖没关好,打火机在更下面。他钻过去,啪地打开探照灯。白色的光惨惨扩散,银色的打火机闪了闪表示存在感。他摸过去捡起,确认无损。

接好。

他给他的时候用的是抛。和叶秋好好地把礼物放在礼品袋里递上的动作完全不同。

哦,没想到你还真有我心啊。

他说。不过不用包起来吧,当场拆的时候多麻烦。

回去再看啊。

叶秋气结,虽然他是自己哥哥,不过一般人都不会当面拆礼物的吧。

你的份,接好。他直接就抛了个盒子。

哦,没想到你还真有我心啊。叶秋重复道。

我是哥哥嘛。

叶秋翻了个白眼,你就比我大个零点几秒。

那也是大。

他摊手。不看看是什么吗?

叶秋打量了一下盒子,很普通,鉴于他知道他在外面其实过得不算很富裕,他也没抱什么期望。

打开一看,哇,闪瞎眼的银色打火机。

叶秋吓了一跳。

惊喜吧?

你有钱买这个干嘛不买件好的衣服?

你的反应简直让我倍感欣慰。他说,看在今天特别的份上才买的,以后就别指望了。

真是谢谢你啊。

叶秋说。

其实他吃惊的倒不是这个。在对方手里,那个包装得特别美的丝绒盒里正躺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打火机。幸好当场拆不方便。

他尴尬了一下,又有些窃喜。

老爷子给你的是什么?

他掏出烟,往身上摸了一通后默默地看向叶秋。

香槟,挺大一瓶的。叶秋说,无奈。对方的意思真是再清晰不过了。

一般来说第一个用礼物的人是收的那个才对吧。

你手动帮我点上也是一样一样的。他勾了勾手一脸宝贝快来给我点上烟。

叶秋凑过去,咔嚓摩擦钢轮,火星燃起,倏地冒出一团火苗。

我一个人也喝不完。他低声补充了句。

分着喝。他点着烟,拍拍他的肩膀。

哼,知道你酒量差。

这我承认。他说,往叶秋脸上吐了口烟。所以只能靠你了。

叶秋看着他说,我知道。

对方沉默了会儿,叹了口气。

对话该到此为止了。

叶秋看他挥手后走了几步,忍不住喊。

喂,混账哥哥。

他说。

叶修。

十八岁生日快乐。

他扬了扬手中的礼物袋,没有回头。

十八岁生日快乐,叶秋。

打火机在手里被攥得紧紧的,隔着潜水服都好像要在手心烙上一道红痕。

水里很安静,也很吵。难得万物停止喧嚣了,呼吸却粗重得碍耳。

咝咝地,呼呼地,耳边只有这样的声音。

叶秋的目光从打火机上移开。

房子中间,井盖静静地躺着。

 

Chapter 5

第五层的墙边有一面嵌入式的书柜,上面空无一物。

叶秋其实挺喜欢它的,总感觉一整面都是书特别帅。

是特别装逼吧。

叶修迅速戳穿。

叶秋觉得要网瘾少年明白自己的文艺心简直想太多。

不过叶修使用书柜的频率一点都不比叶秋低,主要原因是他要把软件光碟藏到书本中间。后来叶修也买起了杂志,关于游戏关于电竞还有科幻历史传记,开始大踏步地压缩叶秋书柜的领地。

当然,最不可忍受的是叶修总是打乱叶秋排放书本的顺序。

第一二三四五部书中间竟然插了本牛津词典真的不能忍。甚至还变成第三四二一五部书。

看到这条线了吗。叶秋用指甲在书柜架子上划了道线。以后你的书不要超过这里。

叶修瞥他。幼稚。

你敢不敢不要玩电脑过来看一眼?叶秋怒。

别闹啊叶秋,最多我把这个号练满了送你?

鬼才要。

叶秋嘟囔着凑过去看,屏幕里一片刀光剑影炮火轰鸣,烟雾浓浓视野模糊。

这你都能玩下来?不是乱打的吧?叶秋质疑。

叶修安定地拍着鼠标拍着键盘,嘴里不时指挥几句,最后大boss意思意思地挣扎几下后就生命值清零了。

搞定。

叶修一脸满足,双手交叉放松了一下后开奖励。

怎么样?他突然说。

什么怎么样?

这个。叶修指着一套橙装说,帅吧,这个可是神级装备。

哦。

我放包里了啊,拿出来的时候要这样操作,看好了没。

你跟我说做什么。叶秋看他。

练满了,说好了送你啊。叶修调出角色界面,三百六十度旋转观看。帅吧。

其实叶秋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帅。不过个“丑”字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还好吧,马马虎虎。叶秋含糊地说。

叶修退了游戏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把账号卡递往叶秋。

拿好了,这可是你哥哥我给你的礼物。

叶秋应了声,伸手接过。

手指头相互摩擦,却连水泡都没能搓一个。

因为是刚从电脑里拿出来的,那卡应该还是烫的吧。叶秋想着,怎么也回忆不起细节到底如何。

灯光照到书柜边上,他顺着结构往下摩挲,找到了一系列划痕。

小时候,两兄弟常常在身高上纠缠不休,每隔一周便要用指甲盖在书柜上刻下当前身高。

不愧是双胞胎,初始时划痕密密麻麻地挤了一截,最后在一米六三的位置有一道特别深的,看起来并不像是用人的指甲能划出来的。那以后,划痕稀稀疏疏,最后一笔,停在了一米七八。

窗户光秃秃,那里曾经装饰着水母图案的窗帘。借着窗帘的掩护,叶秋曾经在窗外偷偷藏了一条小艇。

半夜按照计划醒来,收拾好的行李没有了,窗外的小艇没有了,睡在下铺的哥哥也没有了。

叶秋还想着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冒险大事件,回来以后好好和他的臭屁哥哥炫耀一下。

结果哥哥为了打游戏就这么走了。

蹦了一个角的钢尺被生生拗断,后来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

这个房间真是充满回忆啊。叶秋打量着四周,白惨惨的灯光中无数浮游生物飘舞。

墙边有一张床,双层,不大,只剩下板子和铁柱。一道小小的楼梯连接上下,因长期泡在水里,铁锈像珊瑚簇一样铺满。

他睡在上面。叶修总是半夜起来捣什电脑,被老爷子抓到也不是一两次了,后来干脆没收,这也直接导致他的离家出走。

叶秋一度养成一个习惯,从上铺垂下头看叶修在做什么。有时会吓到他,几分钟后遭到下铺同志默不作声站起来看着自己的报复。有时他睡着了,被子搭在胸膛上,随着呼吸轻微起伏。叶秋会看半晌,然后轻手轻脚地躺好闭眼。

叶秋蹬被子,冬天也不例外。叶修看到了会特意在洗漱过后直接摸上他的脚,直接把睡梦中的叶秋冻醒。

混账哥哥!

尽管半睡半醒叶秋依旧中气十足。

起床了起床了,叶秋我还以为你不冷呢。叶修掐了把他的脚板底,手顺着小腿往里钻。

醒了醒了,叶修你洗完手不要碰我啊。叶秋抱着被子赶紧往床头缩,恨不得一脚把站在楼梯上的叶修踢下去。

好像还真试过踢下去了。叶秋眨眨眼回忆,脑中确实有叶修咕噜噜滚下去、最后仰躺在地脚丫子抽了抽的印象。

作孽啊,活该啊。

他笑了笑,再次看向窗户。

外面晦暗,看不清景色,探照灯射过去,空的,无内容物的。

叶秋弯腰,打开这一层的井盖。

 

Chapter 6

第六层宽敞很多,被遗弃的大家具也很多。

边上有个大大的狗笼,当时空间节约必要还不大,家里人很奢侈地给狗划了个活动范围。

叶秋试着打开闸门,绕开铁丝以后扳着栓柄,潜水服的手套厚又大,不好操作,折腾几番依旧不得要领。

狗的名字是小点,中国土狗,全身黑溜溜的只有尾巴白了个尖。小点到家里来的原因很简单,认识的人养的狗生了一窝汪星人,正好小孩子的童年有动物相伴更精彩,于是叶家就领了一只看起来最精神的。

那确实是精神。

不管两个小家伙跑到哪里,小点总会迈着小短腿像球一样滚动在旁。据叶秋观察小点智商并不高,一般来说只能跟着主人做动词,例如说,叶修喊吃饭了,它就汪汪汪流口水表达吃吃吃。叶修喊打游戏了,它就汪汪汪咬着叶修裤脚表达打打打。叶修喊老爷子来了,它就汪汪汪撒腿就跑表达耶耶耶。

太没血性了。叶秋曾痛心疾首地摸着小点的肉球感慨。

叶修走的时候,小点正在熟睡,没拦住。醒来以后从兄弟睡房的窗户冲出,咚地掉到水里。

后来它乖了很多,不再吃吃吃打打打耶耶耶。它习惯了窝在房间门口睡觉,为此叶母准备了一张羊毛毯。

后来它第一个冲出去迎接回家的叶修,被躲过后咚地掉到水里,在毛发干净之前错过了和被撵出去的叶修叙旧的机会。

后来它继续睡在门前,后来它又迎接过几次叶修。后来它病了,痊愈了,长虱了,又病了。一年年过去,唯一不变的就是叶修回来它都会掉到水里。

你可真是个傻逼啊。叶秋握着它的爪子说。不就是个叶修嘛,真是个傻逼。

它没有赏叶秋一爪印,只是舔了舔他的手。

再后来它痊愈了。

再后来它老了。

再后来,再后来,它就死了。

那个春节去探望叶修时,叶秋说了这个事情。

差不多了,已经活得够久了。

结果叶修这样冷漠地回道。

真是个无耻的家伙啊。叶秋再次确认,虽然他也只是在换着借口劝他回家,这句话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为小点为自己伤心了一下。

好歹它为你流过血流过泪。

在留在叶修暂住处体验生活的过程里,除了认识他的老板娘以外,对于自家哥哥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也算是有个大概了解。不算很好,也不算很坏,至少还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尽管有点寒碜,有扇门也叫私人空间了。

大概今年又要放弃了。

叶秋看着桌面上一个个饭盒,想。

至少他还记得自己喜欢的菜,暂时原谅他吧。

千筛选万筛选,最终确定了以此为借口。

唯一遗憾的就是坚持要喝酒的自己最后一杯倒,他还真不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到这地步,毕竟老爷子自身对于沉迷酒色娱乐之事相当抗拒。

醒来的时候房间明亮,被窝的暖意粘着眼缝,光线黏糊糊,上下睫毛就像打结一样纠缠不放,眼皮内的世界薄薄地红得发亮,就像有一轮太阳升起。

叶秋花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脚缩了缩,发现那稳稳地被包在被子里。他爬起来,身上只脱剩一件,袜子好好地塞在鞋子里。

还算有人性。

叶秋想了想,最后这样总结。

床上有烟味,枕头边洒了几点灰,烟灰缸摆在床头脚旁。被子看起来皱巴巴,不过保暖。

打开房门,发现叶修整个人像毛毛虫般卷起被子,睡在昨晚自己原打算霸占的沙发。

他走过去掐了把他的脸,没醒。

又双手齐用再掐一把,还是没醒。

正想冻他的脚一把,却发现叶修自己卷得太严实了,不好找空隙。

叶修。

叶秋喊。

混账哥哥。

他喊。

哥哥。

叶修没醒,平静地睡着。叶秋等了一会儿,认命地抓起这卷被子。

他也想直接扛进房里,奈何叶修加棉被太大块头了,努力过了的叶秋最后还是不小心弄醒了叶修。

你干嘛。叶修迷迷糊糊应道。

把你弄回房间里去。叶秋说。既然你醒了,那就自己走。

哈——行啊。叶修也没反对,半个身体歪在叶秋身上,被拖着进了房间。

我再睡个回笼觉,叶秋你自己去买早餐啊。说着叶修便翻身一盖棉被。

叶秋拍了他一把说,你可真重,减肥啊你这家伙。

叶修哼哼两声。要我描述一下昨晚是怎么把你弄到这儿的吗。

叶秋说,反正比你轻。

你说是就是吧。叶修不想再回话,见叶秋还是没有要走的打算,又问。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叶秋看着叶修,很意味深长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在蓄力搓个大招。

叶修没看到,叶秋也没让他看到。他背对着他,而他在偷偷打量。

头发长了,该剪。脖子露在空气里的部分太多,应该把被子再往上拉一点。衣领口开得有点大,最好多买几件护脖子的内衣。脸都虚胖了,注意健康。

诸如此类、诸如此类。

我去买早餐,老板娘也该起来了。

最后,叶秋这样说道。

碰。

铁栓终于被扳开了。铁门摇着扯着才缓慢打开,除去水的话大概会发出很是刺耳尖锐的声音吧。

门轴锈得厉害,叶秋费了好大劲才把它完全大开。

笼子破烂,没有活物在内里,门开着,门关着,根本没有区别。

打开门以后要做些什么,叶秋没有想过。

开也好,不开也好,也就这样了。

 

Chapter 7

第七层是最后一层,也是房子最原始的模样。

客厅,厨房,洗手间,两个卧房,是个四口之家能舒适居住的。叶秋稍加回忆便能说出,哪个地方原本放着哪样家具,地板什么材料,桌布什么图案,天花板的吊灯能开出多少种颜色的光。

父母房里曾摆放过一张婴儿床,旋转木马的玩偶叮叮当当地在上方转着。叶修不喜欢哭,不喜欢叶秋哭,一旦自己的弟弟哇哇叫着,就会把自己的拇指塞到他嘴里堵住哭声。

衣柜里半数的衣服都是成双成对的,双生兄弟从小就是一对白兔子、一双小棕熊地活跃着。总有因来不及脱裤子而尿在连体服上的时候,叶修心情好了会承认或顶罪,心情不好会嫁祸或嘲讽。

电视柜下是个玩具箱,飞机,坦克,步兵,玻璃珠,象棋。每次叶修弄坏了自己那份后总会说借叶秋的玩,最后都没还,也不管叶秋是否跳脚。

家里第一台电脑摆在父母房里,周末可以摸着玩,叶修对它兴趣盎然,叶秋则觉得无甚意思,于是前者凭着双胞胎开的挂光明正大地霸占了两人份的时间。

还有很多,还有很多。

叶秋看着几近空无一物的房子,笑了。

它们还是在这里。

竟然还在这里。

这么多年来,底层承受了多久水的侵蚀。然而不管时间怎样过去,自然的作用如何翻云覆海,当要再次寻找的时候,它依旧在。

面目模糊了,细节不清了,记忆还是准确地亲吻到思念,于是暗的暗,亮的亮。

胸口很闷,且有加剧的趋势。自从叶秋下到最后一层后,内脏仿佛突然受重一般拼命往下坠。那并非是长时间潜水所带来的副作用,并非是这样的东西。

那更加凶猛,且没有实体。

打开探照灯,黑暗的水底亮开一朵白色的花。

吃饭的时候,并排坐的他们总是互相抢着食物。

光线摇晃,停在正门上。

洗澡的时候,他们一人环着一只橡皮鸭用手作水枪攻击。

想让脚步落在地板上,轻飘飘的踩不踏实。

他们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作业换着抄,棉被不够厚就都挤在下铺。

握上把手,没有锁,用力拉,门一点点地打开。

他们养了一条狗。

他们抢占着书柜领地。

他们争着比较身高。

他们故意大冬天冻醒对方。

他们以为会一直在一起。

他们相互嘲笑。

他们分开。

门最终打开,尘埃弥漫。原本是庭院的地方阴沉,原本是街道的地方压抑。

不远处有一棵枯萎的树,黑色枝桠张牙舞爪。在叶秋的探照灯光落下瞬间,干瘪的树枝突然抽枝发芽,褐色汹涌整个树干,树叶从星星点点盛放为浓密婆娑,像翡翠般苍翠欲滴。

有风吹过,光点飘洒而下,树下两个少年坐着,偎依而眠。

一眨眼,树还是黑色的树。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那句轻飘飘的问话突然压住心脏。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叶秋回头看了眼歪曲向上的房子,第一层,第二层,一直向上、向上,直到越过了水平面。

他就这样看着,看着,最后低低地哭了一声。

 

Chapter 8

我喜欢你啊。

你想听吗。

 

Chapter 9

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难受,当然,自己原本以为自己会更坚强的。

哭不哭,倒不是问题所在呢。

梦是梦,回忆是回忆,没能把这两者混淆,不清楚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就因为前路清楚得通透,该做些什么都不明白了。有点模棱两可的希望,说不定还能竭尽全力地往前冲。破除障碍,披荆斩棘。

如果我们并不是兄弟就好了。

如果我们一直是兄弟就好了。

 

Chapter 10

叶秋握紧手中的打火机,调整了一下心情后轻松地说,回去吧。

回去吧。

回到水面后脱掉潜水服,天还大亮,正午的盛大日光洋溢。他甩了甩打火机,擦干后借吹风机烘干,完毕后试着打着。

咔嚓。

咔嚓咔嚓。

连点火星都没有。

坏了吧。管理员说。

好像是啊。叶秋有点苦恼。

换一个就好了,我看你也不怎么抽烟。

呃,算了,就留着吧。叶秋耸耸肩。像你说的,反正我也不怎么抽烟,它有没有坏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可真想得开。管理员说。明明就是这里最固执的一个。

两回事啦,不一样。叶秋笑笑。

那你倒是说服老爷子啊。

一个声音传来。

留在这个鬼地方不肯走,不会是做了什么不见得人的事吧?

叶秋一震,打火机滚落地上。

他猛地回头,向阳角度让他眯起了眼。

可是他忍着不要闭上,可是他顾不得眼睛有点痛。

白色的光刺目得要死,最亮的一点还偏偏压在那人的发旋处。

就像下一秒就要融化一样。

不行,眼睛太痛了。

叶秋想。

太痛了,竟然能见到自己在朝着自己微笑。

闪瞎眼了啊,混账哥哥。

 


 

 

 

全文完。


评论(29)
热度(288)
  1. 刀断水SoloS 转载了此文字
  2. 痴妄归人SoloS 转载了此文字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