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White Christmas

刑侦叶系列目录

※交群粮:春天种下小叶子;

※教大家一个区分这到底是正文还是番外的简单方法——有没有死人:有→正文;没有→有没有死动物:有→正文;没有→番外。好了,大家快来猜这是正文还是番外;

※我头有点晕,错字就拜托大家了。




White Christmas

 

Chapter 1

“来,黄少,抽一张吧。”

穿得毛茸茸的女孩子双手递上一叠卡片,对黄少天说。

“嗯?这是什么东西?不会吧难道又是真心话大冒险一类的玩意?你们还真是玩不腻啊。”刚放下书包的黄少天边解开火红的围巾边说。

“不是,是圣诞福利啦。”女孩晃了晃手上的卡片,“算是个游戏吧?只要你完成卡片上的指定项目就能让身边某个人为你做卡片指定的事。”

“刚刚大胖抽到一张,指定项目是做二十个俯卧撑。”相熟的男孩把手搭在黄少天肩膀上,笑嘻嘻地说,“卡片允许他让别人做的事是捶背三分钟,这不大胖在纠结做不做好呢。”

“哈哈哈要说让谁来做那只能是三两吧,大胖那身糙肉啧啧啧,完全只有扔铁饼的田径队队员才能驾驭得住!”

“就是就是!”

“等等八啾不是在练跆拳道吗?”

“哈哈求活路啊你是要八啾用脚帮大胖按肚腩肉吗?”

周围聚在一起的男孩女孩开始笑道。

“欸,好像还蛮好玩的样子嘛。”黄少天把紫灰色针织手套塞进口袋里,活动手指做了个弹钢琴般准备抽牌的动作,“来来来,让我来看看今天运气怎么样!”

女孩把卡片抹开在桌面上,一群人围着指指点点说这张那张,黄少天念着“点指兵兵点到谁人做大兵大兵嗰个细粒丁”的神诀抽出左起第十八张。

“哼哼我看看是张什么啊。”

黄少天卡片一翻,粉色飘雪背景上,红色缎带、黄色星星和绿色圣诞树围起了一个长方形边框。

指定完成项目:

请解开这句话的含义:“好キの反対。”

允许指定他人完成项目:

可以让你喜欢的人执行刚才那句话哦。

一群刚还唧唧喳喳的男孩女孩安静了下来,卡片看了一圈后窃窃私语。

黄少天摸摸脑袋。

“好……反对?”

 

Chapter 2

圣诞节是个奇妙的日子,明明与中国大环境无关,却是被商家包装成狂欢节、闪瞎单身狗节和单身烧狗节。

说到底,不过是要找一个借口花钱任性玩浪漫而已。

社会大众尚且如此,学校里的学生狗更是在这样的节日里检验出学校里的真·交际花是谁。普通交好的朋友自不必说,若是收到的祝福比寻常同学多上一层,那人缘好坏确实是一目了然。

喻文州,男,在纯情的初一圣诞节里收到了能烧一冬天暖炉的贺卡与一大袋的苹果。当然,是真正意义上嘎嘣脆水果味的苹果。打包的环保袋由刚好扛了一张棉被回学校的郑轩提供。

“压力山大啊……”郑轩提了一下苹果,咂咂嘴,“拿回去会很重吧,要不先放到我宿舍?”

“没事,我踩自行车来的,倒不会很累。”喻文州整理了一下大小不一色彩缤纷的贺卡,说。

郑轩粗略看了几眼,得,竟然还有几张是自制的,那封面的铅笔彩绘被仔细地过了塑,一看就是女同学出品。

“喻大大有什么感想?”他抽出一张翠绿色的贺卡,打开,纸制的立体圣诞树跃于眼前,“有这么多人喜欢你压力大不?”

“班里同学会更好地支持我的工作,总是好的。”喻文州不温不热地回答。

“厉害,三句不忘本行,中国好代表。”郑轩竖了个拇指。

“倒是你,不用赶着去洗澡吗?”喻文州说。

“就去。”郑轩拎着为数不多几个小苹果挥挥手,“放心吧英语课代表大大,你给我的今晚就搞定它。”

“那还真是多谢了。”喻文州笑笑。下午放学后,住宿的同学已逐渐离开了教学区,隔着一个操场的饭堂与宿舍热闹起来,像包子般开始腾腾地冒热气。

喻文州仔细戴上手套与围巾后,提着袋子走到单车棚,看到车篮前那亮粉色的礼品盒愣住。

真是一波又一波啊。

他笑着叹了口气,呼出白雾稀薄,然后把围巾拉上,遮盖鼻子。

挂着一大袋苹果的车头一路上摇摇晃晃,让他费了比平时更多的功夫去掌控平衡,下坡时甚至不得不下地小心推着。今天下过雨,空气湿淋淋,鼻腔深处沁凉。地上荒叶疏,泡在水里萎了软趴趴。以往总是灰色的林道倒是在洗刷后越显树干黝黑,天低云茫。

回到家里时,发现黄少天的靴子被踢到了门槛边。

今天真早。

喻文州边换上黑熊造型的毛毛鞋,边想。

平常黄少天总会在课后参与男生常见活动,轻点儿的打个篮球,重点儿的打个架,额角有个OK绑不算罕见,偶尔还要糊一脸红药水。今天早回,大概也和叶修昨天答应今天带两人出去开小灶有关吧。冬至那天没吃到羊肉煲,圣诞补,何况那次似乎让向来对食物没有太高要求的叶修产生了对黄少天煮火锅的恐惧感。

“少天?”他把苹果放在餐桌上,提着礼品袋进卧室,人不在,放下进叶修房间,就见男孩盘腿在电脑椅上,拍着键盘搜索着什么。

“哦哦哦队长你回来了啊。”他头也不抬地回道,啪地按下回车,看见结果皱眉。

“怎么?”他凑过去看,就见界面是谷歌日译中的翻译,左边是“好キの反対”,右边是“喜欢的相反”,“这是什么?”

“嗯……我也不知道。欸可是这个结果也太奇怪了吧,喜欢的相反不就是讨厌吗难道还有其他答案,可是怎么可能要让别人讨厌自己啊这不是有问题吗,队长你那么聪明,你知道喜欢的相反还有其他什么答案吗?”

“唔,漠视?”

“不对不对不对,肯定也不是这个。”黄少天看了看放在桌面上的指定卡片,“难道我又打错了?不是呀这次一定一模一样了,所以莫非是卡印错了?”

喻文州前后翻看了一下卡片:“不知道,或许可以问一下叶修。”

黄少天眨眨眼,把卡片夺回来塞进裤袋里:“噢,那还是算了。”

在回到卧室时他见喻文州放在床上的东西,眼前一亮:“哎哟队长有女孩子送你东西吗?里面是什么东西真是的现在的小孩子呀尽搞这么些东西,你要不要拆来看看,我能跟着看两眼吗?”

喻文州没有拒绝,剪开包装纸后取出了一个纸皮盒子,里面的填充泡泡纸包裹着一个带木塞玻璃瓶。

“这个很漂亮嘛,挺养眼呀,要不我们放在电脑旁,或者电视旁?”黄少天凑得更近去看。

那是精品植物,斜口瓶里铺了碎石,再铺土壤,之上移植了一片幽绿苔藓,中间插了株幼小的植物。苔藓上分布着两只龙猫玩偶与装饰配件,石山数指宽,彩色石子细碎洒在空处。

黄少天指了指明显一雄一雌的龙猫,伸出小尾指:“这个?”

“不是。”喻文州说。

“哦,告白呀。”黄少天一脸恍然大悟,“那要答应吗?”

喻文州苦笑:“别人可什么都没说。”

“这还叫什么都没说啊。很明显了好不好?”黄少天说,“难不成还真要写封情书拉个队呼?”

“现在想这些还早。”喻文州说,“再说,少天你自己又如何?”

“嗯?关我什么事了?”黄少天不解。

“那张指定卡,我想想,给你卡片应该是个女孩子吧。”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重复道:“别人可什么都没说。”

“总不能让‘别人’亲自拿着卡片来跟你说吧。”喻文州拿他的话反击,“怎么?难道少天没有察觉到?”

“……我觉得我们还是小孩子不应该这么早熟。”黄少天决定结束这个话题,“我们还是纯纯的学生而已呀,学生仔呢就该乖乖地多读书多吃饭多吃零食多睡觉嘛,啊叶修什么时候回来呢。”

“对呀,什么时候呢。”

喻文州接上,表示赞同。

 

Chapter 3

对于叶修而言,圣诞节最好的消息莫过于准时下班。

“希望今天是一个Silent Christmas。”叶修点了根烟说。

“希望今天世界和平。”郭明宇补充。

“希望火箭队也要过节。”方士谦跟上。

“希望张佳乐也能准时下班。”魏琛衷心祝福。

众人顿了一下,纷纷表示姜还是老的辣,谁不知道节假日治安维系最为困难,治安队的正忙得头焦额烂还比较符合中国人多秩序烂的国情。

“老吴没精神啊。”叶修一眼就看到吴雪峰动作僵硬地往西装外套上驼色大衣,“有这么冷?”

大龄男青年默默环视一遍四周基友:“今晚要相亲。”

“哦——”不出意外地响起一阵怪叫。

“上次那个黄了?”魏琛借叶修的火点了根烟。

“嗯。”

“不是吧,老吴你虽然不咋地但也算我们之中比较一表人才衣冠禽兽的,这年头的女孩有这么难搞?”郭明宇凑过来八卦。

“那女孩送了我一盘水仙,让我带回办公室。”

“哦?够浪漫呀。”

“睹物思人?这招不错!”

“然后呢?你拒绝了?”

吴雪峰面无表情:“我说要是把这盘大蒜搬到办公室里,不出三天一定会被我们队长佐方便面吃光,所以安全着想还是放家里吧。”

众人看了吴雪峰三秒,又齐齐把视线转移到叶修身上。

“做什么这样看我?”叶修说,“我可什么都没说。”

郭明宇叹气摇头,搭着吴雪峰的肩膀说:“内因外因都注定了你会黄啊。”

“今晚可要醒目一点,不管女孩子说什么只要不是让你打劫圣诞老人都点头就好。”方士谦说。

“还有相亲的时候不要提到老叶。”魏琛强调,“这个人的猥琐气息之重,哪怕只是稍微提及都会使周围方圆百里寸草不生。”

“呵呵,我就不信办公室有棵大蒜你们不会自觉拿去加料。”叶修不服。

“你肯定是第一个。”

“连根拔起。”

“不留活口。”

“连口大蒜汤都不给我们留一口。”

“就是就是。”

“说得跟你们是什么纯良小白兔一样。”

一行人抬着杠在停车场分开,叶修上车后对吴雪峰挑挑眉:“大蒜?”

“咳。”吴雪峰脸色有点尴尬。

其他人或许不了解,曾经和他逛了两年迎春花市的叶修可晓得,吴大大识花本领之强根本不在百花领域张佳乐之下,把水仙错认为大蒜不过是借口而已。

“你又何必把我搬出来。”叶修不懂的只是这个,相亲遇到不合适的直说就是。

“那边催得紧。”吴雪峰拉上安全带,“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我们这种职业,不适合安安稳稳过日子。”

“那姑娘可真可怜。”叶修耸耸肩。

“可不是嘛,竟然错过了我。”

“啧,脸皮厚了啊。那你今晚怎么办?”叶修说,“不打扰相亲?”

“总之我先送你回去,你不是要和家里两个小鬼去羊庄吃吗?预约了没?”

“……要预约啊?”

“废话,今天可是节日,不预约有位置?”

“呃。”

“我帮你定了,三人桌,幸好我们算熟客。”

“老吴英明,话说你不怕迟到?”

“没车的同事比较重要。”

“是上司。”叶修舒服地倚在椅子上,“看来今晚也是没有收获喽。”

吴雪峰笑了笑:“我们谈这个还太早了。”

想了想,又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又或者说,太晚了。”

圣诞夜热闹,街上霓虹灯全换上了红红绿绿的色彩,骑着麋鹿的白花花胡子老人穿梭于高楼大厦之间,金色星星灯光倒映在湿漉漉的地上,薄薄的一层光雾,流光溢彩。

道路状况不好不坏,载着叶修回到家里时已是近七点,幸好羊庄本身位置离叶修家比较近,打个出租车的价格还比较划算。

“不要太明显了。”叶修下车时提醒道。

“当我是谁啊。”吴雪峰答道,顺手从后排掏出一个苹果扔向叶修,“圣诞快乐啊,队长。”

待吴雪峰走后,叶修自个儿收拾收拾便领着两个小鬼走出巷子,打了个TAXI直奔羊庄。

早该这样了。

看着一盘盘端上的羊肉片、羊肉丸与各类杂菜,嗅着面前咕咕加热着的汤底散发的香味,叶修感慨。

冬至那天他是有多想不开才让黄少天亲自下厨呢。幸好那一定是最后一次了,不过如果一开始就坚定吃羊肉煲路线不动摇,是不是今后对饺子就不会有恐惧感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混了一碟又黄又棕又红、颜色诡异的调味酱,不由虚着眼。

此子今后必禁入厨房重地。

烫熟的羊肉片嫩滑,膨胀得漂亮的羊肉丸弹牙,煎炸羊肉饺子外皮脆内馅鲜美,一锅饭里剁成蓉的羊肉与香菜调味腌制后,以焗把精华全渗在米饭粒中,香气四溢,吃完以后浑身暖洋洋。

哪怕是大白菜与金针菇,汤底滚熟后也别有一番风味。

要吃撑啦。

叶修在喻文州依旧不断往自己碗里扔西洋菜时艰难地摸摸肚子。

总体来说,是无可挑剔的一顿。

“少天你够了啊,你都吃光多少碟调味酱了?”

“呃,这个叶修你不能怪我,一碟实在是太少了,我几条菜下去基本就不剩多少了啊。”

“总之你先停止往碗里倒酱油和腐乳。”

除了坚定了叶修不让黄少天进厨房的决心以外。

吃饱喝足,三人裹紧了外套围巾走出热气熏然的羊庄。大门刚打开,一阵凉风迎面吹来。

“好冷——”黄少天倒是想跺脚,不过肚子塞太满跳不起来。

“走,消消食。”叶修从后面拱了拱两个穿成球一样的小朋友,“我们沿商业街走一段,权当饭后运动。”

两人没有意见,一人一边把叶修挤在中间,像热狗一样两边短中间长。

“冷不冷?”

地上湿气重,夜更如同凉水,呼出的白雾像火锅热气升起。叶修搂紧了左边用手套捂着脸的喻文州,拉上右边黄少天的围巾,问道。

“还好啦走几步就暖起来了。”

“不冷。”

“冷了说啊,直接召唤的士大哥的微笑,不要感冒才是最重要的。”

“感冒了也不怕。”黄少天抬起头看他。

“就怕你发烧,烧坏脑子。本来就笨了,哎哟说不定负负得正。”叶修掐了他的脸一把。

“你才烧坏脑子呢,我这个年纪发烧只会长高好吗,哎哟说不定一眨眼就超过你了。”黄少天反驳。

喻文州没说话,只是默默地靠得更近一些。

商业街上人潮往来,店铺门前尽是大大小小的圣诞树,缠绕着五颜六色的灯泡,一闪一闪惹人爱。展示窗上有白色的圣诞素材喷画,装扮成圣诞老人的打工仔发着传单,招呼着生意。

街道边的树上也连着一片装饰了金色小灯泡,密密麻麻光亮璀璨,如同一树繁花。

商业街尽头是一棵巨大的圣诞树,顶上一个白色五角星闪闪发亮,紫色红色灯光如同匹练自最上倾泻而下,礼物盒、麋鹿玩偶、小姜人与巧克力房子堆在脚下。红艳艳的圣诞花绕圈围着栅栏。

“你们要不要许愿?”叶修仰头看了一会儿,问。

“干嘛要对着棵树许愿?听起来就好傻,圣诞节没这习惯吧。”黄少天说。

“唉,本来我们还没过圣诞节的习惯呢。”叶修说,“你说,万一呢是吧。赶紧许愿让今年为数不多的日子里能安全度过不要感冒。”

黄少天哼了几声:“我抵抗力才没这么差呢叶修你少来,不如你自己祈祷一下怎么样,哎哟不行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就算是小孩子你也不是好孩子呀,圣诞老人听你的才怪。吼吼真可怜呀嘶——”

叶修摘了手套直接塞到黄少天后领里,温度差不大但总归吓了滔滔不绝的小鬼一下。

“叶修你个混蛋真是为老不尊丧心病狂连小孩子都欺负,是不是人啊啊——”最后一个“啊”字音调明显直线上升。

叶修两只手都摘了手套捂着黄少天的脖子:“暖暖手,暖暖手。”

“禽兽啊!队长救我!”黄少天冲向喻文州求救。

“叶修前辈,大家都在看我们了。”喻文州一时也不知道是该帮黄少天远离叶修魔爪好呢,还是拉着三人遁走好呢。

“哦,文州也想玩?”叶修抽出左手伸到喻文州帽子底下,转头对龇牙咧嘴的黄少天说,“看看别人看看你,这才叫做贴心小棉袄。”

“叶修前辈,你还是戴上手套吧,冷。”喻文州把叶修刚随手塞进大衣口袋里的手套挖出。

“对啊你赶紧戴上吧要是生冻疮就不好了冷的时候痛热的时候痒可辛苦了!”黄少天努力扒着后面钳制自己的手。

“求我?”叶修明显需要一点饭后娱乐。

“杀你啊!”黄少天也明显需要消磨一点饭后精力。

喻文州无奈,帽子后面是有点热度,不过也只能保一时之暖。他把叶修的手好好地摊开,再把针织手套往上套。手套松松软软,拉到一半就卡住了,喻文州仔细地把叶修指尖处没有穿入的部分往下顺,使得针织手套的五个指头都套到了底。

“好了。”最后他满意地笑了笑,然后翻过右手,与叶修的左手相握,“叶修前辈的手,可是很珍贵的。”

黄少天眨眼,然后把挣得一团乱的围巾重新裹好,顺便把叶修的右手护在里面:“就是说啊,我和队长的意思其实是一样的。”

叶修愣住。

两手热烘烘的,指间甚至有出汗的错觉。细微的电流从敏感的指腹窜起,酥软了整条直达大脑中枢的神经线,肘关节松了,头皮发紧。

“有进步。”

最后,他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

“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嗯,这之前我们再去一个地方。”

 

Chapter 4

铃声响起时,整栋整栋宿舍楼的灯大规模熄灭,一直闹哄哄的住宿区也在瞬间静了下来。

提前在床上铺好被子的王杰希顺势躺下,拉上毛垫被子。

南方的冬天是湿冷的,衣服穿起来像笋一样,一层层上,一层层剥。他不习惯这样的气候,连北方的炕都成了怀念之物。本来他得助于本地的朋友获得了取暖神器电热毯,不过看了几则劣质电热毯意外电死老人的新闻后就默默地收起来了。

想他当年北方一头大小眼的狼,来到南方竟然被冷成眯眯眼的狗,简直耻辱。

脚在上床前好好地泡了一会儿,不这样做被窝里前三十分钟根本暖不起来。

毛垫垫着底也盖在最贴身体的一层,毛绒绒的倒是好摸。

虽然这种被子最易累积细菌。

和千亿万细菌同呼吸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了——眯眯眼王杰希坚定地想。

住宿区安静着。因为王杰希个人自律带动宿舍自律的奔向小康作风,室内只有翻动被子与呼吸的声音。

然而窗外并不平静。

王杰希知道,在离这里不远的商业街上依旧车水马龙,人潮汹涌。圣诞节的夜晚尚未结束,狂欢尚未结束。

对他来说,这并不能算是一个节日。毕竟与他没有深切的关系。只是白天学校里、社团里的气氛让得他不得不成为煽动着过节热闹的角色之一,甚至于要装扮成圣诞老人在小型的圣诞活动上表演。

能把魔术表演与圣诞老人凭空取、发礼物联系起来,魔术社社长真是好雅兴。不过这种事能不能请您亲自上阵呢。

王杰希回想起白天的情景就汗了一把。

平常时分他是绝不会拒绝魔术社交给他的任务的,振兴本社人人有责,即使是要cosplay一把白胡子老爷爷、穿一身逗比红的衣裤,那也并非无法接受,只是,前提是,那衣裤能不能厚一点,或者大一点。努力适应南方剥笋式衣着风格的王杰希大大表示,这服装薄就算了,自己要是多留一件内衣竟然都穿不下,天理何在。

我来自北方,可我还是会冷,会冷,会冷。

抖着手的下任魔术社社长坚持站岗站位,路过穿着厚重服装的麋鹿杨聪表示可歌可泣。

不过,总算活动还叫成功。

王杰希想着今天新加入了几名成员,有些欣慰。这样下去,魔术社应该能兴旺起来的吧。团联有规定,达不到人数要求以及贡献值的社团要被解散,尽管在刚过去的体艺节里,魔术社凭王杰希一人花式炫技、倾情奉献一场视觉的饕餮盛宴,社费不足还是硬伤。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提前摸到感悟了。

简单来说,今天还算是充实的一天。

正当王杰希无憾地闭上眼时,窗外极为突然地响起了放烟花的声音。

噼啪。

噼啪。

噼。

噼啪。

他动了动眉,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敢掀开被子,于是缩进被子里,抱着枕头蠕动着从另一头钻出,活像挣扎着浮水面透气的鱼。

这里是三楼。一朵一朵豆大的烟火盛开,只是简单的白色掺些金色。火花一闪而过,太快,紧接着的还没射出便完全散去。说实话,其实连“花”都算不上。

是小卖部里能买到的家庭烟花吧,大概是哪家人在玩?

他猜测着。

不过竟然敢在学校宿舍楼外放,是真不怕被保安赶呢,还是纯粹路过见此处人杰地灵风水不错于是决定放个炮呢。

王杰希笑了笑,双手叠在枕头上,头侧搭着,眯起了眼。

无论如何,有缘的陌生人啊。

圣诞快乐。

 

Chapter 6

五只地鼠同时点燃,黄少天迅速跳着脚躲开吱吱乱叫乱闪的火花。

地上一片绿色火焰,那绿尖锐,刺目着、旋转着、喷射着像要灼伤视网膜。

喻文州规规矩矩地拿着仙女棒,对把家庭烟花安放好后就安定地看着它发射的叶修说:“没想到这附近已经有烟花卖了。”

“差不多了,毕竟新一年也不远了嘛。”叶修含着戒烟糖说。

“不过,为什么你会来这里?”喻文州环顾四周,“对面……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某间高中的宿舍吧。”

“你没看错。还是我高中宿舍。”

“哦?”喻文州侧面看他。叶修倒是很少提及自己的事。

“那会儿我住宿,晚上很少出来,像这种不三不四的节日就更不用说了,只能憋在被窝里。”叶修笑了笑,“来这里也没什么含义,就是想放个烟花给小师弟们看。说起来,当年我睡的房间是在那儿的三楼呢。嘿,师弟,圣诞快乐。”

说着他还挥了挥手。

“还真是能玩啊。”喻文州无奈,转头见黄少天已经开始下一轮与烟花的决战紫禁之巅了,这回他选择了同时点燃七个地鼠。那地上看上去全是喷射的绿色火焰,吱吱喳喳乱叫倒真像一锅老鼠,只是黄少天在油锅上跳脚一样,看起来也不怎么威风。

“好吧,这边更胜一筹。”

待所有烟花放完以后那高中都没有保安出来撵人。叶修过去抓住自己跟自己玩疯了的黄少天,一摸,后背出汗了。

“你还真行啊。”叶修不得不佩服。

“我有点累,有点困。叶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黄少天打了个呵欠。

“现在就回,别睡过去了啊。”叶修扶了扶他,“这是什么?”

黄少天见他从地上捡起了张东西,瞬间一阵激灵:“啊叶修你这家伙别看别看别看!”

指定卡片在黄少天跳大神舞的时候掉到了地上,叶修举到他够不着的高度,借着路灯看了半晌,呵呵笑了:“是这么回事啊。”

“什么‘这么回事’根本哪回事都没有!好了叶修你快还我这是我的东西呢!”黄少天急着去要。

叶修把卡片朝他晃了晃:“你解开了吗?”

黄少天瘪嘴:“当然解开啦,你当我是谁呢。行了吧快还我!”

“那你要我做这事儿吗?”叶修挑眉。

“不要!”黄少天坚定地拒绝。“好キの反対”,“喜欢的相反”,虽然他并没有彻底解开这句话的意思,不过初步分析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呀,做什么做什么,难道要叶修讨厌自己漠视自己吗?

“哦?你怕我?”叶修饶有兴致地看他。

“谁怕了你不要乱说!”

“那你在激动什么?”

“你偷偷拿了我的东西我当然激动了,不然你以为?”

叶修就笑:“我以为你犯傻了。看你这样子,我还真想试试看了。”

“你要做什么?”对状况认知模糊的黄少天有点慌乱地看着叶修走了过来,啪嗒一下在他额上印下了一个口水印。

“啊?”黄少天愣了,摸着额头,“啊?这是……干嘛?”

“干嘛?你猜啊。”叶修帮着一早便开始清理现场的喻文州收拾,朝黄少天招手,“好了,圣诞节也还是要干活的,快把你那边的香捡起来。”

黄少天搓了搓叶修留下口水印的地方,眨眨眼。

“呃,好吧。”

“诶还有根仙女棒。”

“那个湿了,烧不着。”

“咔嚓。”

“啊。”

“啊。”

“哥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你就得瑟吧这种小事你也好意思。”

“我当然好意思,连那么点小谜题都解不开的人,啧啧。”

“……!!!”

 



全文完





所以说,喜欢的相反是什么呢?

好キ(suki)的相反,就是kiss(kisu)啊。

圣诞节快乐。

有同学表示这个系列有种会BE掉的既视感,结局总感觉会是喻队和黄少分了叶神啊,甚至喻队动手黄少负责挂什么的……

嗯,看完这篇大家是不是感受到了HE的大大可能性呢?

虽然我不会写到那么远。

认真想想,我写的全职同人文里,有哪一篇是有过两人心意相通以后好好谈恋爱的情节呢? 

根本没有啊。

所以把想交待的都交待完,大概就是这个系列的结局了。


评论(39)
热度(247)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