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告白

和你在一起的365题之告白;

※CP包括喻叶,黄叶,和,谦叶;

※超短的一发,请代入刑侦叶系列的背景中阅读,但这篇文与正文甚至番外都没有关系;

※交群粮:春天种下小叶子。



告白

  1. 喻叶

看着世界地图的时候,意外地没有想去的地方。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吧,地图中间就一大只鸡,然后弯弯曲曲国界线分割开颜色,能有什么游玩欲望呢?顶多就手痒想验证一下四色猜想。给我一本观光书还差不多,起码能有一个参考,现在什么都没有,差评。”黄少天翘起嘴唇夹住笔,口齿不清地说道。

“好好说话。”叶修看着那张嘟起来的猪嘴就想抓,“文州呢?你地理不错,没有想去的国家?”

喻文州看了眼另外两个趴在地图上的人,拿起钢笔在北极附近点了点:“北冰洋吧,想看看那里的海是不是跟地图上平均温度低于二十摄氏度的蓝色一样。”

这年头年轻人的浪漫都这么学霸吗?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我想去看赤道企鹅!”黄少天放下笔说,“听说它们的头很像老鹰,总感觉好超现实啊。哦还有去澳大利亚,吃袋鼠肉!还有澳洲!老虎蟹原产地!我们秋季去吧那个时候的老虎蟹囤好肉了最好吃!椒盐!和着咸蛋炸!混着椰奶焖!越吃越甜!”

叶修说:“我在认真考虑要不要让你尝尝我们局里的伙食。”

黄少天不解:“怎么?难道你们那里饭很难吃?那也不能不吃饭呀均衡饮食规律进食对身体很重要,不要总吃垃圾食品啦不健康,菜难吃就忍忍回来队长做顿好的等着你嘛——”

叶修说:“昨天的主菜是红烧猪乳头。”

黄少天说:“其实自己下个面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喻文州想了想,说,“听说,那海底还有一条河,活的。”

“这么神奇?”黄少天说,“是水密度的问题吧?这么说来不是有个岛是心形的吗?”

“澳大利亚降灵群岛。”叶修说。

“好像是吧?这也是个不错的去处啊,虽然这年头的旅游景点都是照片仅供参考,但是温室效应弄得人心惶惶的,趁着景色还好还没被淹没赶紧走走也是好的,说不定以后会变成下一个亚特兰蒂斯呢。人类以火对抗世界,世界以水惩罚人类啊。”

“沉没啊,那乞力马扎罗山也该趁早去看了,‘赤道雪山’也要和人类告别了呢。”喻文州指着地图左上方说,“罗马呢,叶修前辈?这个地方艺术氛围浓郁,你会喜欢吗?”

“只要给他电脑就会喜欢啦。叶修你的马斯诺需求层次最底层已经不是温饱而是wifi了好吗,我猜猜吧,要是不限制你的电脑时间,你旅游与在家的区别就是打游戏的地方不一样对不对对不对?”

“对个头。”叶修掐了把黄少天的脸。

“所以……”喻文州问,“叶修前辈突然问我们这些问题,是因为什么呢?”

“哦,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叶修摸摸下巴,正色道,“你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来钱最简单的是什么途径吗?”

“打劫!赌博!老虎机!买彩票马票红蓝绿波!”黄少天秒答。

“正经点啊。”叶修严肃表示拒绝黄赌毒从我做起。

“卖肾?”喻文州歪头。

“……你们平时都在看些什么?”叶修有点心塞,“都错,是奖学金!”

“……”

“……”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叶修说,“我们家又不是有钱,少年们,读万里书不如行万里路,旅游是每个年青人必经的人生洗礼,在临近开学之际我特意抽空对你们说这番话,我的意思,你们了解了吗?”

两人表示不能更明白。

“很好,加油吧,英雄们。”叶修郑重地拍拍两人的肩膀,接着走开。

喻文州看他边拉开阳台落地窗边掏出手机接通电话,背对着两人,摸了摸左右口袋没有发现香烟后,失落地把边上黄少天捏的陶制烟灰缸挪开。话不过几句,他却像是累了一般歪着,半个身体承在围栏上,腰背松懈。

门前的榆树枝叶蔽日遮天,巨大而温凉的阴影把叶修笼罩,深浅斑驳,漏下一个亮色光斑在他的头顶,滴溜溜像一汪发光的水。

“我就说他怎么突然像白鸽姐姐一样来跟我们谈谈世界谈谈心,原来打的是这么个主意啊,真是浪费表情浪费心情,你说对不对啊队长。”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对他说,“诶队长,你在笑什么?”

“唔,没什么。”喻文州说,“就是看见这地图有个地方拼错了而已。”

“真的假的?哪里哪里哪里?”

喻文州指着罗马处标示的ROME。

黄少天一看:“真的诶,竟然是ROME,明明就是ROMA嘛那人怎么想的?这可是世界地图,要是被外国人知道了是得怎么看我们啊?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能够拼错呢,太不负责任了枪毙枪毙枪毙!诶等等不对……罗马的话好像也能拼成ROME呢,队长这没有错吧?”

喻文州说:“是错了。”

何止是拼错了呀。

他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叶修。

还拼反了。

 

  1. 谦叶

“老叶,你知道青木香吗?”

方士谦问道。

“知道啊,青木香又名马兜铃,其中马兜铃酸有令人致癌的迹象。”叶修半分神回答道,“你说是多肉植物好还是观叶植物好?”

两人站在植物店前,铁架子上摆满了一株株盆栽小植物。

“你家孩子手多吗?”方士谦说。

“他话比较多。”叶修答道。

“就怕小孩子手多多看着多肉就想捏。”

“有道理。”叶修细思片刻缓缓点头,放弃了蛮顺眼的燕子掌,开始打量一棵小发财树。

“你知道千年桐吗?”方士谦指向一盆虎尾兰。

“大戟科植物,油桐属,种子含毒蛋白,误食后可致休克。”叶修拿起一株吊兰看了看。

“厉害。那,青桐木?”方士谦按下他的手,推荐了另一盆鸭脚木。

“麻疯树,种子含毒蛋白,毒性大,七至八粒即可致死。”叶修皱眉,老方你的品位真是。

“黄独?”方士谦摊手。

“薯蓣科植物,全草有小毒。”叶修揉揉眉角,最后决定买下一小盆含羞草给最近被选入了电脑竞赛小组、以致回家后更常对着电脑的黄少天,“怎么了,一直问我这些?”

“就好奇而已。”方士谦耸耸肩,表现出一股百无聊赖的样子,“传说叶神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问一下都不可以吗?”

“我看你是无聊到要长毛了吧。”叶修边付钱边说,“问你,青丸木?”

方士谦心照不宣地笑了:“韩队。”

“你这不是都懂嘛。”叶修用一模一样的笑容回道。

“走,上车。”方士谦掏车钥匙,“看你一副大爷样,还真是没有搭顺风车的自觉啊。”

“我的人情还得太大,怕你承受不起。”叶修自觉爬进副驾驶室。

“有什么承受不起的,又不是你体重。”

“连同事的体重都承受不了,我对社会治安现状感到不安。”

“说得跟我要出现场一样。”

“嗯?去哪儿?”叶修看着车子拐入与家里方向相反的马路,问。

“要不要去我家瞧瞧?”方士谦说,“新清理的荷花池里种了几株花叶鱼腥草,叶子颜色挺多样的,有红有黄有褐有绿,看起来醒目艳丽。最近花期,花序开了,白色密穗状还挺好看的。”

“就看花?”叶修挑眉看他。

“就看花。”方士谦目不斜视看路开车。

“停车。”叶修边放下刚一直拎在手里的含羞草边说。

“太晚了。”方士谦语气沉痛。

“不去。”叶修调整了一下安全带。

“如果你有得选择的话。”方士谦说。

“劫持啊老方这是。”叶修笑道。

“想太多了吧你。”方士谦也笑了,“明明是你自己爬上来的。”

 

  1. 黄叶

“いぇぃうぃふあんいにざおまざおまざおま_”

看着页面上一串疑似乱码的东西,叶修调整着含羞草位置的手一顿,然后忍不住扶额。

什么乱七八糟的。

最近黄少天新加入了一个电脑竞赛小组,练习基础编程,活学活用,经常拿家里的电脑做实验,偶尔弹几个吓你一惊的小程序仅算甜点,每次打开浏览器都会自动跳到奇怪页面才是主食。

上上上次是跳到了中国种子网。

上上次是跳到了学校内部网站。

上次是跳到了当地行政中心资料库。

这次怎么倒退成乱码了?

叶修看着屏幕。

浅蓝色的墙纸中央有着一行意味不明的白色平假名,除此以外就是纷纷扬扬的雪白小花。

“还挺有艺术细胞的。”叶修看着整个页面的设计笑了笑。

第二天黄少天打开浏览器,红色乱码状字符糊了他一脸。

“……我了了个大去。”黄少天气结,抓起新安家的含羞草砸了几下。

满屏的红色平假名张牙舞爪。

“ぶざおえい。”

 

完。

 

备注:

喻叶那个是罗马与爱的梗,ROMA倒过来就是AMOR,意大利语中爱的意思,所以喻队说“何止拼错了呀,还拼反了”。

谦叶那个嘛,青木香、千年桐、青桐木、黄独这四种植物有三个重要的共同特征:①叶互生;②叶基部心形;③有毒。

爱本带毒啊,哪怕互生,啧啧。

鱼腥草的叶子也是心形。

顺带一提青丸木又名“黑面神”。

黄叶那个啊,咳咳,我说出来你们就知道我有多偷懒了,超级挫的。其实就是用日语输入法输入拼音而已。

黄少那个是:“叶修我喜欢你你造吗造吗造吗——”

叶神则表示:“不造欸。”

其实这个并不能算是番外啦,因为时间线对不上感情线对不上,大家就当做是个小剧场看看好了。简单来说就是混更。

下一周考试的同学加油啊,准备考完的同学更要加油,胜利就在前方啊——

暗搓搓加个谦叶tag以后我也是有谦叶的人了呢。

大家真的不考虑一下去搜红烧猪乳头的图片吗。

评论(46)
热度(269)
  1. 舊時、彷徨SoloS 转载了此文字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