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全员向/叶修中心】看好你的喉舌6

Chapter 6 看好你的魔法师盟友


※文中案例均改编自真实案例。

 

早上七点五十分,张佳乐收到了叶修只有六个点点点的短信。

他沉默了。

这不是叶修其人正常的活跃时间,更何况还是亲自用他自个儿的手机发短信。

历史上曾发生过两起类似的事件,第一起是当年合作做期末采访报纸时,因大学城的话题过于敏感,老师悄咪咪地和叶修私底下通了个风,摆明了无法当场展示的态度,叶修沉默了好久,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后,大清早为各队友点点点。事后组队上R市政府问政网站,人力水军向当时组织大学城建设的市长先生问好,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而今市长先生已然蹲上全国常委。

第二起发生在公共关系课程上,某个作业是策划媒体公关活动来塑造公关主体良好形象。其中题目众多,以公关主体进行划分、小组抽签,正好叶修和张佳乐偷偷交流之下发现彼此都抽中了以国家为主体的题目,再结合两个班级老师不一样,天时地利人和,眉来眼去之下就干脆合在一起干了。

先定下来的是公关对象。

作为50%的纪录片爱好者,这堆小家伙可被来自他国的中国形象纪录片搞了个躺,像来自D家的《资本煮姨人民拱禾国》,光听名字就感受到了一股恶意扑面而来,又像抠鼻屎电视台的《炒鸡中国》,继承自“美男的小名都是盖伊”共和国的历史价值观分分钟让人想谈人生,当中涉嫌偷拍R市沿海舰队的画面更引人反感。当然少不得B家的《中国人要嚟喇》,关于“到底是巴西的鸡好吃还是中国的鸡好吃”这个问题,他们还是蛮想验证一下的,其余部分则基本能起到促使青少年建设刀片厂贡献GDP的积极作用。至于农行卡播放协会 的《鸡柳中国》……这时候我们习惯忽视农行。

国运前程握我手,群狼环伺意难休。待到气候大成时,大妈定将你国收!

干!是时候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大天朝的风情文化了!

于是作为学生难改愤青尿性的一组人默默地把公关对象定位为外国人民。

“为什么我有一种潜入五毛党内部的错觉……”张佳乐看着初步定案感到头疼。

“呵,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叶修说,“你也就个‘自干五’。”

既然是国家公关活动,那当然就要高端、大气、上档次,配合中国历来恢弘霸气的宣传形象,一组人很快就敲定了公关方案。

——拍摄一部国家形象宣传片,并借助外国有力媒体传播,从而达到让世界进一步认识中国并传达中国声音的目的。

宣传片好说,共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人物篇,把中国当代各个领域的大牛都拎出来遛一遍,组成中国面孔。第二部分则是长达十几分钟的短记录片,力求从更多角度与更广阔的视野来展现中国。

张佳乐高兴啊,新买的相机有了用武之地,拼命地拍摄素材,实在拍不到的就从纪录片风光片里截,反正只是为了方案更漂亮一点才做个小成品出来而已,糙就糙点儿吧。不过,力求尽善尽美的张佳乐还是把那玩意弄得跟CCAV成品一般。

而且,形象片的用途并不单一。在正式场合上可用于我国驻外大使馆及重要外宣活动时使用,而非正式场合嘛……可以采用商业运营的方式投到世界有名广场的大荧屏上播放,像尸袋广场神马的,都给钱了还怕他们不播吗?

这是他们的一小步,却是祖国未来的一大步!

叶修等人可谓想得十分完美,他感觉就是中央的人出手也不会更好了,最多就是片子质量和传播手段的差别而已。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小组长叶修稍微好好地收拾了一下讲稿,雄赳赳气昂昂地上台了。

演讲完毕的时候,象征性的掌声响完后,全班静了下来,公关老师脸色阴沉不定,循例的点评迟迟没有进行。

叶修心中升起了一丝丝的不安。

“这是你们自己做的?”公关老师低着声音问。

“是的。”叶修硬着头皮回答道。

“叶修,你也有份进行讨论是吧?”

“是的。”

公关老师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叶修,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的学生,虽然有点懒,但胜在悟性够高。”

叶修屏息。不详的预感越发强烈。

“可是现在!你们交给我的是个什么东西!”老师的声音猛然提高,吓得讲台上的几位学生都不自觉地后退一步,“你们给我说说,这次定下得公关目标是谁!”

几个损友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还是勇者叶修顶着唾沫风雨说:“是国外公众。”

“对!国外公众!你们是这样定下来的,但是看看你们的方案,有哪一点是针对国外公众了?”

叶修看他拍得桌面砰砰响,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们的宣传途径是在国外的……”

“还敢挣扎!”公关老师拍得手有点疼,改用文件夹,“你看看你们拍的视频,是个什么鬼!我不是说它质量怎么样,单从它展示的内容上来看,我就知道你们的思路不对!大大的不对!你打开人物篇。”

叶修照做。此时他的心里简直就是一万个惊讶,到底是触到了哪个即死flag了老师竟然开启了狂暴模式?

“你看看这是个什么鬼东西!幻灯片吗?一个个人这样排过去,是想怎样?是男士西装秀还是女士礼服派对?哦,我知道,你是想中国就是这么个国家嘛,精英主义,集体主义,可是你这片子不是拍给中国人看的,是给国外的人!你说你要在哪个广场上播放来着?”

“尸袋广场……”

“尸袋广场!‘美男的小名都是盖伊’共和国!他们的思维方式是什么?个人主义,人人平等!你搞个这玩意?人家知道这幻灯片上的人都是谁吗?姚明?杨利伟?难道你还指望外国的朋友们去看《鲁豫有约》?还如此依赖于文字说明,你还真当这是幻灯片了啊?说实话,你这么搞也就只能提高这帮人名字在谷歌上的搜索次数。”

叶修抹了把脸:“老师说得对。”

“我还没说完!”公关老师换了个姿势挑起下巴,“再看看你们的短纪录片,什么东西?这到底是风光片还是形象宣传片了?看完以后意味不明,你是想展示一个全面复杂的中国?啊哈,在复杂之前先让我们亲爱的外国友人们树立一个良好的认识吧,最起码别再让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进一步深入人心了。你以为你的难题只有国外对中国的刻板印象?不不宝贝儿,还有国外媒体对中方报道的刻板模式啊。”

叶修继续点头:“老师说得对。”

“总之,从跨文化传播的角度来说,这份策划是不及格的,最起码要达到共情的效果,产生共鸣,别跟我说中西方价值观不一样,想想普世价值,无意义的高大上给我摒弃掉,最起码展示出你的诚意!这就是我的点评,对于你们这次的作业我感到非常不满意,给你们两周的时间重做一份,换个题目,看得心累!”

公关老师大手一挥,如是道。

“我们做得有这么差吗?”

魏琛下课后溜到叶修身旁,做西子捧心状。

“说实话,在老师点评到一半的时候,我很怀疑这是在上公关课还是跨文化传播。”叶修直戳重点,“单从方案来说我们是绝对没问题的,但显然老师把关注的中心放在了视频上,说实话这本不是我们要负责的内容,到最后连价值观都出来了,我敢肯定老师肯定是以跨文化传播的理论来点评。简单来说,我们可能出了点问题,但绝不到要重做这程度。”

魏琛啧啧嘴:“那怎么办?真重做?”

“不然呢?平时分不想要了吗?”叶修说,“其实刚刚我真想插嘴,这种视频别的优点先不说,首先就是容易获得上头领导的批准,顺利拿到资金。你要说真用普世价值,说不准一句‘不符合中国的传统宣传思路’就打回头了。”

“那你怎么不插?从头到尾就只有一句‘老师说得对’,平时没见你这么狗腿啊?”

“总比吓得说不出话的某人好吧。”

魏琛瞟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今个儿老师吃错什么了,火气这么大?难道男人也有月经?不对,前面的小组都没发飙,偏偏就是我们这么巧?对了叶修,他一开始就瞄准你来开炮了,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虽然不关我事不过……”叶修说,“听说前阵子老师申报一个国家课题失败了。”

“什么课题?”

“好像正好跟跨文化传播有关。”

“……日,那我们这是躺枪了?”

“可以这么理解。”叶修想了想,“说起来,乐乐是明天展示?”

“他跟我们不是一个公关老师吧?”

“可是那课题是合作课题。”

“我们要通知他一下吗?好歹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叶修看白痴一样看他:“为什么要?”

魏琛心领神会地回了个笑。

于是,第二天大清早的,张佳乐收到了来自叶修六个点点点的短信。不明之下追问,不得答复。中午,提枪血战。

总结来说,叶修会发这内容来,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根据这项经验,张佳乐此刻的沉默也就不难理解了。

“又发生什么事了?”

他战战兢兢地发出短信,心中已在预计灾难程度。

那边难得地回得很快。

“雪峰他要结婚了。”

世界末日。

 

吴雪峰这人,性情温和,并不在R大就读。两校距离也不算远,偶尔周末也会聚来玩耍玩耍。

如果说,这群魔法师预备役里谁会最先成为叛徒,张佳乐是第一个,这年纪的女生比较喜欢花瓶,尚未能习得欣赏男性隐藏在朴素的外表下深邃内涵的技能。意外地,叶修也是榜上有名,好歹和美貌如花的苏沐橙关系不错,美女的朋友都是美女,万一呢你说?

反倒是与方士谦那种名不副实的“谦谦君子”不同,勉强当得起“温润如玉”一名的吴雪峰是坚定的魔法师志愿兵。实在是跟他表白过的女生不少,基本手掌拦过,众人羡慕嫉妒恨的同时,也深深感受到了雪峰同志归团的真诚。

然而现在,我们之间出了一个叛徒!

如果是张佳乐的话,也就来几回阿鲁巴算了。可这是吴雪峰!说好的“山无棱天地合才当脱团狗”呢?说好的“冬雷阵阵夏雨雪,依旧宁可撸出血”呢?你则个骗纸!

一行人无法马上接受这个消息,连上网打荣耀都不嘴炮了。

“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快结束时,叶修轻飘飘地说。

“你说咋办?”魏琛难得严肃。

“收到消息说他们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碰面吗?”张佳乐在说吴雪峰这周日的约会。

“我从他舍友那套到了。五个W都有。”叶修说。

“很好。”郭明宇一声冷笑。

“有女方的照片吗?”

“上Q。”

拉开名为“野火烧不来,我来组成柴”的讨论组后,一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得说,吴雪峰你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魏琛遗憾地摇头。

“只有这个人的背叛我无法接受。”张佳乐简直痛心。

“孙哲平要结婚了。”

“叶修你去死!”

“那我们跟踪?”

“是侦查,侦查!为了防止少女心被破坏,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这是必要的手段!”

“老郭,键盘声轻点,听着心疼。”

“要找人假扮一下吴雪峰女朋友吗?”

“乐乐,你在推荐你自己吗?”

“滚蛋!找女生!”

“我觉得让张佳乐假扮一下吴雪峰男朋友就挺不错的。”

“呵呵。叶修我在你门口。”

“呵呵。”叶修说,“老韩给我发了个短信。”

魏琛吓一跳:“难道小韩也忍不住要来插一脚?”

张佳乐悚然:“这得是多大的震慑力啊?”

“他说,张佳乐你宿舍wifi一直关着来着。”

“啊啊啊!要死啊我的流量!昨天才扣的月租!”

“为4G用户默哀三分钟。”

总之,一群人说不出是真为了解救少女惩罚叛徒还只是单纯出于八卦心态,周日尾随吴雪峰默默进了间咖啡馆。老郭有事,战斗力双倍的方士谦顶上。

叶修问张佳乐:“你怎么评价老吴今天的着装。”

“我只能说,他完美地穿出了金融装逼男的味道。”

“这叫什么?男神爆款?”

吴雪峰坐下十分钟后,传说中的结婚对象款款而来。

细高跟,卷长发,翩翩长裙,明眸善睐。

呵,吴雪峰,你真摊上大事儿了。

女生坐下后微微一笑,说:“等很久了吗?”

“就刚到。”吴雪峰微微一笑,搬出经典对句,然而,下一句就不对劲了,“正式介绍一下:初次见面,我是吴雪峰。”

张佳乐猛地看向叶修,叶修猛地看向魏琛,魏琛猛地看向方士谦,方士谦猛地……咳嗽了一下。

 

这是一个典型的讯息失真模式范例。从“吴雪峰认识了附近一个女孩,准备这周日在咖啡馆里聊聊人生,说不定会进一步发展为男女朋友关系”开始,经过一系列削平、锐化、同化等看起来不明觉厉实际上就这一回事我不说明白只是因为我在装逼的过程后,变成了“吴雪峰要结婚了”这一句话。

这都怪方士谦。魏琛肯定“结婚”这词是从他那儿传出来的。

大家决定让方士谦负责这次消费以给他张功补过的机会。

“那他俩这是啥事也没有了?”张佳乐有点失望。说好的年度大戏呢?

“是暂时没有。”叶修表示要静待观望。

那边嘘寒一番后,渐渐开始进入主题。一听主题又要起火了,敢情老吴还是被妹子约出来的?

“或许,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开始做起。”

妹子可以说这句老吴你不能啊。

“可以呀。我很期待。”

不要期待啊,期待运气衰。

“不知道你平时比较喜欢看什么电影呢?”

竟然已经为日后约会做准备了。

“我都可以呀。”

妹子你不要这么好说话好吗。

“听说新一部马达加斯加出来了呢。”

光天化日之下在约看角色暴露度极高的片子,居心何在?

“呵呵,动画片吗?也不错呢。”

呵呵,动作画风暴露剧吗?

四人扒在卡座椅背上,边监视边该吃吃、该喝喝。

准确来说是三人。

“这么一大杯芭菲是谁点的?”方士谦惊讶地看着眼前冰淇淋和奶油缤纷的玻璃杯。

“我。”张佳乐兴冲冲地舔了一口以示主权。

“那这小资装逼专用的咖啡呢?”

“怎么?来这里难道不是点这类玩意?”叶修端起来尝,啧啧嘴,放了十颗砂糖。

“不能喝苦的就别点啊。”方士谦头疼,“就是说这盘香肠是老魏你……”

魏琛一脸沧桑:“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正太啊。”

“不想知道好吗!”

几个人在这边吃吃喝喝,后来的剧情变为争抢老魏盘子里的香肠,那边厢的情况一不留神就忽略了。

“咦?人不见了?”张佳乐抬起沾了奶油的脸,说。

“走了吗?”叶修扭头看。

“这么快?不会是去看电影了吧?”魏琛擦着嘴边的蕃茄酱。

“是刚走的?”方士谦清理了一些堪比解剖台的现场。

“嗯,刚走了不久。”吴雪峰笑眯眯地站在他们桌子旁边说。

“……”

叶修淡定地抬手:“嗨,老吴。”

“嗨,小队长。”吴雪峰淡定地笑。

“你是来结账的吗?”方士谦接上。

“怎么可能。”吴雪峰笑得更加灿烂。

张佳乐速度地啃掉一根手指饼干:“反正不是我,谁也没关系啦。”

“其实要我结账也不是不行,不过,介不介意先把各位出现在这里的理由说一说?”

众人齐齐转头看方神。

“咳,我看还是AA吧。”

“切。”

“是老方组织的。”魏琛毫不犹豫地指出。

“是你们自发的好吗!”方士谦准备开QQ截图了。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叶修发挥稳定,“我们觉得老吴你刚才的表现不太正常。”

“怎么说?”吴雪峰看他。

“就是说,没能准确地把握住我们组织一贯的画风。”张佳乐补充。

“举个例子?”吴雪峰笑。你们一贯的画风简直群魔乱舞。

“来。”叶修向跟他并排坐的张佳乐示意,“我们果然还是只能做朋友了。”

张佳乐心领神会:“为什么?我不相信!你给我一个理由!”

“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共同话题。”

“怎么会?既然都是大学生,我们能聊的话题还是挺多的。”

“唉,我说你不懂。例如,提到亚当,你会想到另外哪两个字?”

“当然是夏娃。”张佳乐一脸理所当然。

“可是我想到的是斯密。”叶修遗憾地摇头。

“什么?”张佳乐非常吃惊。

“你看,对于同一个词语,我们的解码都是不一样的,你还指望我们能怎么聊下去呢?”叶修一脸痛彻心扉。

“这……只是特殊情况而已。你看,说到天空,你会想到哪个人?”张佳乐挣扎。

“空字结尾的那个谁。”

“哈哈,就说没那么困难啦,我也是想到孙悟空!”

叶修表情深沉:“我想到的是苍井空。”

“我讨厌理科装逼男。”张佳乐接着一拍手,以示展示结束:“就是这样。”

三人默默地鼓起了掌。

“精彩绝伦。”

“默契十足。”

“下限沦陷。”

“两位真的不打算组个相声组合叫‘咻咻乐’吗?”

吴雪峰说:“不过我确实看到亚当就想到亚当斯密,而不是夏娃呢。”

“这跟你看到空字就想到苍老师而不是孙悟空是一样一样的。”张佳乐表示我和叶修的例子非常反映实际。

“不是苍井老师吗?”

“这种细节不要在意好吗。”

吴雪峰苦笑:“其实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

“我知道。”魏琛翻了个白眼。

“是‘即将是’而已。”方士谦补上。

“咳,不是。”吴雪峰挤到了叶修和张佳乐那一排,“她是我同学妹妹,之前打了个照面,这才约出来见见。看在同学的面子上,实在是不好推掉。”

“你还准备约她看电影呢。”张佳乐一脸不信服。

“我那就是场面话,不是认真的啊。”

“这话一出来,感觉怎么那么渣?”叶修说。

“反正老吴害我们白走一趟,这一顿就让他来吧。”

“呵呵。”

方士谦表情严肃:“看在你高中同学的面子上,这不好推掉。”

“毫无压力。”吴雪峰说,不过还是接过了账单。

“走了,付什么付啊。”方士谦一拍他的头,又把它抢回来。

总之,坚定的魔法师预备役没有出现逃兵、没有出现叛徒,关键的旗帜人物依旧紧紧遵守规章制度,不抛弃、不放弃,组织的凝聚力更是再度提高,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小队长。”

晚上的荣耀时刻上,吴雪峰突然密了叶修一下。

“下星期马达加斯加,要不要一起去看?”

叶修看了两眼:“说这种场面话,想干嘛?”

“不是。”吴雪峰说,“趁着还有学生证,就应该好好利用,抓紧时间看每一部电影不是吗?”

“哦。”

“那你就是答应了?”

“电影院太远,不想走。”

“……”吴雪峰顿了会儿,“懒死你算了。”

叶修带着徒弟刷了个本,那边吴雪峰又来了:“小队长没有遇到过我今天这样的事吗?”

“被方士谦坑去买单?没有。”

“不是。今天这样的,和女孩子见面。”

“算上沐橙的话,有。”

“除了她呢?”

除了她啊。叶修停下打字。

其实还真有。

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世界女人千千万,总有一个会看上叶修,而这个刚好也在R大。女生是张佳乐那边介绍来的,刚见面几次,便约了叶修出来准备深入交流交流。

“叶修你是学新闻的呀。”

“对。”

“诶,那你有看一部韩剧吗?也是以新闻为背景的。”

“叫什么?”

“《匹诺曹》。”

“鼻子伸长那个?”

“对,不过在剧里匹诺曹是指一种病,患上这种病的人一旦说假话就会打嗝儿。设定很有意思吧?”

“还好。不过我不会去看。”

“为什么?”女生皱起眉,“就因为它是韩剧?”

叶修点头:“就因为它是韩剧。更准确一点来说,是韩国偶像剧。”

“韩剧没什么不好啊,虽然主要还是讲爱情,但是这过程里也会掺杂着许多人生或者社会的大道理。我觉得《匹诺曹》里讲到的记者道德问题就很深刻,这不该是会受到别人鄙视的亮点,我相信作为一位新闻系的学生,错过了绝对是一个遗憾。”女生显然有些不爽,“韩剧之所以会流行,正是因为他们的爱情、他们所说的观点具有普世价值。”

在这里必须要补充一下背景。

女生和叶修见面的原因,是公关课上张佳乐被批了一脸血,重做困难,同时学生会又有工作,只得拜托关系比较好的部员帮忙搞搞PPT,叶修负责监修。

也就是说,两人“约会”时,叶修被批了一脸血的前因还历历在目。

呵呵,才刚因“缺乏普世价值”而喝了一桶口水,现在又要因为“普世价值”而被撕逼,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于是叶修爆发了。

“什么时候,女性不切实际的性妄想也变成普世价值了?”叶修懒懒地勾起唇角,说。

“哦?大概是在男性异想天开的英雄梦成为普世价值的时候吧?”女生微笑道。

“你说我没有理由看不起韩国偶像剧,我得说这真是误会,我没说看不起,只是不看而已。你说我的坚持是一种损失,怎么会呢?说到底韩国偶像剧的本质就是爱情,各式各样的爱情,为了让这商品看起来更多样化,于是加了各种调味剂,而很凑巧地,《匹诺曹》里加的就是记者故事。”叶修说得不紧不慢,“爱情剧就是爱情剧,加了多么看起来高大上的东西都改变不了这个本质,本质决定了这种剧必然无比煽情,编剧会用上十八般手段让你融入、移情,所有东西情绪化,于是本来应该严肃对待、冷静思考的东西变得偏执一方,正确的立场早就设定,一旦认同,你就完蛋了。”

“完蛋?怎么会?这太偏激了。”女生苦笑着摇头。

“还好。如果你要我举个正确的例子,那大概就是《夜行者》这部电影了。不过,用个入围奥斯卡最佳剧本的故事来跟个偶像故事作比较,好像有点太欺负人啊?不过,这才是我喜欢的。”叶修一摊手,“间离观众,保持审视角度,独立思考,不丧失批判能力——不好意思,我是布莱希特坚定支持者。”

当天晚上,张佳乐收到了一条来自女生的短信。

“我讨厌文科装逼男。”

 

 

 

   TBC.




不说别的,在人家的地盘上每小时播放十五次。

啊哈,真是熟悉的做法。

这不就是魔弹论?这种宣传教化方式被淘汰多久了?

恒源祥啊你。

评论(24)
热度(109)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