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下我生命中的点点光

禁止以任何形式的转载。


最近看破了红尘(不),愈发觉得我应该多聊聊私货。

以前总觉得掺杂太多自己的观点不好,容易被撕逼,后来才发现,我想说的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破坏力。

怎么说呢,应该是新月的离开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冲击。以前不喜欢他,总感觉负能量太多。而现在,作为一个无关人员我在愧疚。我也是喜欢过那个声音超有特色的小孩的呀。

还有其他的、三次元的事。

最起码在最后丧失“说”的勇气前,多张嘴吧。

这次的主题是一个对我影响很大的老师的金句语录。

要注意的是,我并不完全认同老师所说的话,甚至有些话很偏激。但是这些话都很有亮点,即使不能改变你的看法,也能引起你的思考。请不要把这当成是绝对的正确。

那么,go~



老师讲课就该不讲空话,只讲常识。


李克强的目标是砍国有,推行自由贸易,说到市场化,其实就是想要搞小政府、大市场、大社会。但是中国的传统就是大国家、大政府、小社会,在它的传统观念里面就是没有个体,导致家国不分。市场改革困难,不是政府工作不到位,而是这本来就是逆中国自古传统而上的一个事。


中国什么都不多,就是精神太监最多。


辛亥革命为什么失败?因为旧的臣民主义被打败,同时又没有民主政治文化支撑。共和在当时根本跟不上需要,君主立宪倒是更适合。孙大炮败就败在没有认清事实——中国需要皇帝。


大皇帝一没了,千千万万的土皇帝就冒出来了(暗指军阀)。


你们总批评富士康,我就觉得它挺好的。不囤地不买房,光靠实业,这点值得称赞。


“党是妈妈”这句话相当的意味深长。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既然你是儿子,就要无条件地服从母亲、伺候母亲。


文化无优劣,但制度有。


马克思说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简直扯淡。韩非子就提出了“士农工商”,政治上打压工商业,既不能让你吃饱也不让你饿着。皇权专制统治就决定了工商业不发达,“衙门八字开,有理无理拿钱来”。


中国就喜欢把道德政治混为一谈,很多时候都不探讨科学,只管探讨做人。


你们都不懂老毛。为什么在文化大革命之前要搞“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就是要引蛇出洞、一网打尽。老毛就是典型的法家思想,权术打天下,狐狸般狡猾,狮子般勇猛,这才是一个好的君王。


《水浒传》是典型的法家文化、流氓文化、拳头文化,不过老毛不喜欢宋江,因为他“天生具有革命的妥协性与摇摆性”。


领袖越伟大,人民越渺小。


残酷的统治会令民众产生惰性,革命来源于人民期望值的落空。你不给期望,又怎么会反抗?如果朝鲜要发生革命,那只会发生在体制内。


穷苦的环境往往带来失望、认命与政治上的惰性,革命反而来自于政府经过长期高压统治之后的放松控制之时。


中国最喜欢的就是“清官情节”,只把希望全寄托于一个好官员上,而不考虑用体制去约束一名官员。你们总是希望一个好人来当官,行,等出事了,活该。


人民知识分子都很偏激,总是经常批评而很少建议,像鲁迅和柏杨都是。


社会学更多倾向于解决问题,政治学是妥协的学科,基本都是保守的,你不要指望跟学政治的人谈价值问题,他们不搞这个。


革命主体往往是体制内的政治与军事精华,而非人民革命。当统治者不能保持武装力量的忠贞并缺乏广泛镇压的意识时,就会被革命了。


左派的人基本都是有思想没逻辑。


在资本主义社会,钱说了算。大工商业里,一般有钱有权的人说了算,读书人就点缀点缀。外国总过中国采购外交(就是指订单外交,政府很注重工商业,如果中国会为那个国家带来巨额订单,那么会暂时交好),傻蛋,只有弱者才会走在街上(暗指游行示威)。


专制国家军队主要作“家丁”用,基本用于安内,很少对外,民主国家反而更热衷于打仗,打赢打输都不存在政权更迭问题。


战争是人类存在的一种方式,从丛林法则时代的男人抢女人到现代,发生改变的只是战争形式,本质没有改变。所以你别指望有什么正义的战争,不好是本分,好是情分。探讨美国打伊拉克合理理由不过只是国家政治立场需要而已。


自由讲的就是精英。自由就意味着不平等,尊重差异。


《血酬定律》告诉我们,弱者也有武器——偷懒。


老毛看人没看错,他就知道邓小平走资,之后不就改革开放了吗。他错就错在把阶级斗争摆在第一位。


老毛发动文革就是认为刘少奇这些人要走修正主义(可以粗暴理解为打社会主义的旗子,走资本主义的路)。你以为只有老毛这么偏激?修正主义的代表人物托洛茨基就在墨西哥被列宁派人干掉了(我查到的是斯大林,斯大林是属于反修正主义一派的)。


纯粹的右派不能在中国生存,因为中国的穷人太多,所以偏左获胜。


中国现在承认资本主义是唯一积累财富的动力,但是又希望按道德与非经济市场来分配。


世界上最懂政治的人就是毛泽东,政治就是寻找敌人,然后摧毁他。


一群傻蛋还想取消高考,一旦自主招生就是暗箱操作。


科举制度比现在的官员提拔制度更公平。向来知识与权力都是狼狈为奸,知识为权力提供合法性,权力为知识提供荫庇。老师和医生夹在里面,简直就是弱势群体。


中国的课题制度就是狗啃骨头,官员拿到课题当骨头逗,知识分子就一阵撕咬。


如果缅甸的股票开放了一定要去买!


牛市一般十年一波,七上八下。


人生能碰见几次牛市是很幸福的,唉。



评论(9)
热度(28)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