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The Green Fruit(3)

Chapter 3


“今年花开太早了。”

在校道上见到叶修时,他说了短短一句,遗憾或是感慨,意味不明。

王杰希抬头看,初春乍暖还寒,樱花带着冷冽的粉色铺满路旁,风吹摇晃,纷纷扬扬便是满天满地。

“是吗?”

他可有可无地回了句。

时间在体艺节发生后的那个春季。那个要他日后回想起来头壳作痛的事件发生前,他和叶修意外地在学校里见过一次面。

正值寒假,校内无人,偶尔骑着电瓶车巡逻的保安走过,叶修就冲他点点头。

“叶修学长来学校有事?”王杰希问。

“算是吧。”对方笑了笑,“话说,请叫警官,随便拉关系可要不得喔小魔术师先生。”

“你介意?”

“你觉得呢?”他说,“回来也没要做什么,只是来探望一下高中老师而已。”

“倒是有心了。”

“……能别用上一辈人的口吻说这话吗。”

“不,只是没想到叶修前辈也会做这种事,有点出乎意料。”

“……你在损我?”

“不,是夸赞。”

“带引号的?”

“不。”这音就像是抿出来的一样。

叶修看了他正经的侧脸一会儿,然后了然地“嗯”了一声。

那尾音拉得有点长,落入王杰希的耳里少不了带上意味深长。

他专注看路,转开话题:“说起来,这边的四季似乎并不过分分明。”

“是有些。”叶修说。

夏季和冬季向两端驱逐,绿与白在年轮上生长,结出的斑不断侵蚀粉与黄,春季与秋季的时间像挤过水的海绵,忽而而至,迅速消失。

“所以才说花期珍贵,跟一年比起来根本就是只有一个手指头大小。”叶修缩了缩脖子,春寒料峭,总感觉凉飕飕的,“说好的花期提前,都还没来得及好好准备赏花的食物就来了,真是一点都不贴心。”

王杰希看他:“家里有孩子?”

“正解。”叶修说,“说起来,你怎么也在学校?”

“落了一本书在课室。”

“真是刚好。”叶修瞄眼他斜挎在肩的书包。

“只是刚好而已。”

“我们缘分不错。”叶修不轻不重下个结论。

“只是刚好。”王杰希强调。

对方也不追打下去。校园里没有其他人,安静清冷。校道笔直,两旁樱树婆娑,阴影与光斑虚实轻曼,跳着浅唱般的舞。

“花开得好早呀。”叶修喃喃自语,重复道。

王杰希转头,看叶修。看他白色衬衫掩在驼色毛衫下,两条从牛仔裤里伸出的腿又长又直,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眉眼低垂。一块樱花瓣间飘落的白光打在睫毛上,像为银丝提色。

王杰希看他眼里泛起微光,像水漾的弹珠。

黑色的,映粉红,玻璃质地,蒙白光。

他是叶修。

王杰希没由来地想。

他是叶修。

而叶修有孩子了。

当时没头没尾的感慨,而今化为更具实体的视觉画面。

他看着对方坐在两个孩子中间,有种违和感。

他们是父子,然而举止互动落在他眼里,又总差了一些。这不是家庭间父子互动差异带来的判断错误,而是更为直觉的感受。

他该感到怪异。王杰希想,这不是正常会得出的答案,内容超过了他能推测的范围,甚至带有了窥视与冒犯的意思。

但事实上,他产生的情感不能外说。

那些看起来是正面、褒义的词汇,在这个场景下显得无比负面。

王杰希的心里长有藤蔓。

而,或许离为这藤蔓堂堂定义的时刻已不远了。

晚餐很是丰盛,头盘是名为“风生水起”的鱼生,与切成细丝的炸芋条捞起后味道鲜美,就是管家洪老先生浇的酱油芥末有点多,黄少天一吃,眼泪和鼻涕齐飞,叶修严重怀疑他老人家手抖。

虽然是挺好吃的……

叶修切着海参想。

如果菜式能不那么奇怪就更好了。

喻文州看着乳白的娃娃鱼汤,脸青唇白。他曾读过一本名为《异事录》的小说,里面对于娃娃鱼的恐怖描写给他留下了那么一丝丝心理阴影,又及去过水族馆,亲眼目睹后对这种丑陋至极的生物更是抗拒,加上曾耳听那渗人的叫声,完全不敢把这玩意的肉放入口中。大小姐唐蕊会错了喻文州的意,笑着解释道:“小同学不要怕,这是人工繁殖的,不是野生的,不受国家保护,我们没有违法。而且娃娃鱼的肉含骨胶原,吃多了皮肤会好哦。”

相比之下爆炒青蛙似乎没那么奇葩,但是高冷俊杰王杰希纳闷啊。作为一名准高三学生,他又哪里没有看过“从活青蛙腿中拉出一条手指长的寄生虫”和“青蛙生卵”的经典视频,心理作用之下,平常喝奶茶绝对不加状似青蛙卵的珍珠,现在看肥美蛙腿,也总感觉那肉里潜藏着一条两条肥大透明的寄生虫。闻起来多香也没门,不约,就是不约。

叶修也没想过一顿饭会吃到这地步,我喝汤,喝汤准没问题了吧?他呷了一口,那边李然问“这什么汤味道很奇妙”,唐振峰答“是鸡子汤多喝点儿男人补身啊”,吓得叶修一个转脸差点喷出来。

总之一顿饭下来完全没起到神清气爽的作用。

饭后各人散开,仆人收拾餐具,唐振峰、李然和管家商量接下来的事情,叶修便也不走远,饭后休息就在花园里踱踱步。

“你怎么在这里?”大约消食了一半时,王杰希和他说话,就走在他一步前,不亲不远。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叶修说,“倒是你,没想到唐大小姐是你同学啊,还在这时邀请你过来,这份信任可真感人。”

“我也很意外。”王杰希如实回答,“不过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你不是备考生吗,不乖乖补习想落榜?”叶修笑道,“不过既然来了,说说你的看法?”

“目前没有特别发现。”王杰希说,“没有找到地下室的入口,唐三打会从哪里来也并不清楚。或许他已经混了进来,但陌生人太多,我辨不出来。”

“其他呢?关于这建筑的,简单点的或者不起眼的细节都行。”叶修没有跟他说唐三打不会来的推测。

“我录下了周边环境。”王杰希拿起DV,“细节上的话,主楼有点奇怪。”

“怎么说?”

王杰希看了眼唐振峰那边,又看向叶修。他有点拿不准叶修的立场,对方应当是受主人家邀请而来的,结合叶修的身份,很可能是为逮捕唐三打,但是光带两个小孩而来,这阵仗又远不像是干事,倒是更像在度假。

叶修见王杰希沉默,也大致料到他的想法。见没人注意,手一伸一拐就把王杰希拉到一个旮旯角落:“小同志,你知道,我是人民的朋友,向来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管身在何处人在何方,这都是我的社会角色,罪犯当前绝不退让。相对的,人民你也得配合我们工作不是?”

王杰希眉毛抽了抽,一听就是胡诌。不过又想想,这和他也没有太大关系,反正,他来也不是真抱着警恶惩奸的伟大愿景。在这个家里,除了本来就认识的唐蕊,也就叶修这个打过交道的“人民的朋友”可靠。

“主楼的结构有蹊跷。”王杰希调出一段录像,“这是四楼的录像,根据二楼和三楼的高度,四楼更高上一部分。当然,这可能只是建筑要求。还有……”

画面上是从主楼左面外侧所拍景象,二三层的灯都亮了,一楼客房的地方则暗着。

“还有?”

“不,这个无关要紧。”

“老唐还有空余回房间啊。”叶修关注的重点比较偏。睡在二三层左侧的人似乎都溜达回了房间,像李然这样的客人还好说,唐振峰应当在为接下来的集合做准备了。

“你说,会不会四楼以上还有一层?”王杰希指着高出的部分问。

叶修心里微微一动。这里或许是解开柳烟坠楼死于四楼的秘密所在:“很难说。外围楼梯只到四楼,当然,或许四楼里有通往上面的通道也不一定。不过四楼的铁门锁上了,上面还有不少蜘蛛网,近期内应当是没有人进去过。”

“三楼会有密道吗?”王杰希开始往下考虑。

“这个,问你的小同学比较好。”叶修说。上了年纪的人就是这样,看到年轻人有点花边新闻就忍不住想要起哄揶揄一下。

王杰希瞟了他一眼。

时间很快就到达七点三十分。按照唐振峰的意思,主楼的成员都聚集在一楼,通往副楼的走廊都被锁上,整个主楼封闭了起来。

“很高兴大家能为了我们唐家聚到这里。”唐振峰环视了一圈众人,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在这里,都是我唐某信得过的人,对于等下发生的事,唐某希望各位能看得清楚,做个见证。不过,虽说唐园这秘密算不上见不得人,还请各位多多保密。”

说完重点扫了几眼王杰希和叶修等人,要说这里最八辈子搭不上边的,就属这四位了。

叶修暗想,要真防备,一开始别让我们进来就好了嘛。

张医生偷偷掐他一把。老大,表情亲切一点、笑容和蔼一点会死吗?

唐振峰走到客厅中,移开了圆桌,掀开地毯,赫然是一个地道入口。

张医生的表情一动,显然也是没料到会有这一出。

地道洞口黑黝黝,唐振峰伸手往里摸开关,两边暗黄的灯光亮起,照出一道道往下延伸的攀爬杆。叶修下意识地看向黄少天和喻文州,这对于两个他眼中的小娃娃来说似乎有点过于危险。黄少天努努嘴,他人虽小,心可大得很呢。

“我在开头,洪管家,你来殿后。”唐振峰说,“大家小心,虽说不高,但也要谨慎。不求快,只求安全。”

他下去以后,是唐蕊、杨雅,接着是叶修、黄少天、喻文州。叶修坚持要比黄少天先走,起码等下小孩踏空了还能补救一下。王杰希在喻文州上方,再有是张医生、李然,洪管家走在最后,关上了地道入口。

大厅白色的光消失,地道两旁的黄光打在脸上,阴影都显得诡谲。

下地道的过程安静,大家莫名地半要屏住呼吸。黄少天谨慎走了,还是不小心踩到了几回叶修的手。他打着手势道歉,叶修拍了他屁股几下让他皮绷紧点儿。

地道不深,默默计算着垂直高度,叶修边注意着上方两……不,三个小朋友,边想着之前王杰希给他看的录像。

有个地方,他有些在意。那个看起来有点无关痛痒,似乎没有拎出来看的必要。

似乎。肯定或否定,不久就能揭晓。

叶修想,脚踩到了实地。

先一步到达的唐振峰打开了白色灯光,照亮了地下室。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那个让唐家家主信心满满的保险柜。

出乎意料。

叶修从外表上打量了一番,大致推断可能会有的防范手段后,眼眸一沉。

简直出乎意料。

他估计一下,如果自己是小偷,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突破全部机关盗取保险柜里的黑公主。

嗯……

应该能赶得上洗条内裤吧……

 

 

TBC.





短短一点……

评论(32)
热度(157)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