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漾】如冰虽不冻(上)

※戴洛×漾;
※你们要的黑袍组修罗场第一发;
※中心概括:分手后的肉与回忆杀;
※是的你没看错有肉;
※人生第一篇肉就这样献给戴漾了,角落里的哈维恩快抱紧我!
※好喜欢戴洛怎么办超级想看戴漾×利漾×休漾修罗场的我还有救吗。

 

 

 

Chapter 1


最后清醒的片段,是奴勒丽给自己递了一杯金黄色的酒。


褚冥漾的酒品算好,醉后就乖乖坐在沙发上,眼睛低垂,视线涣散。双手扶着的杯子慢慢倾斜,然后滴滴答答浇了一地剩下的烈酒。多亏如此,一群已经玩疯了的人才意识到某只妖师已经要倒下了。


酒醉以后的意识黏糊糊,声音与画面纠缠不清。褚冥漾自觉还是坐着,好像又被他人推了推肩膀,抬头看一眼,却什么都看不到眼里去。


“他醉了。”有人拉起他的手臂,顺势把他背上,“我把漾漾送回黑馆吧,明天我也有任务。”


其他人好像没有意见。


褚冥漾老老实实地趴着。肩膀很宽广,很可靠,让他恍惚间想到某次任务里趴着的深蓝巨鲸。海面风平浪静,鲸鱼的背部平稳,阳光敛于厚云层后,正适合酣睡。他伸出手环住对方的脖子,蹭了蹭他的头发。


短短的,发尾柔软仍有瘙痒般的刺。


“漾漾?”对方问,然后颠了颠褚冥漾,好让他不往下掉,“感觉还好吗?”


褚冥漾咕嘟几句,不成句的词语像粥在嘴里翻滚:“谁?”


对方笑了笑:“你还真是醉到底了。”


他想了想,又解释道:“我现在把你送回宿舍,你有听到吗?还是你要回到哪里去?”


褚冥漾没有回应。


他迟钝的脑袋在努力分辨这是谁的声音。沉稳,低语,永远能托住朦胧的睡意。好像在很久以前,或者不久以前,有人会这样叫自己起床。从被窝里挖出毛发乱糟糟的头,捏一把热烘烘的脸,如果是侧躺着睡会先把身体放平,如果是仰躺着睡会直接扶起来。冬天会立刻往肩膀搭上外套,夏天会半抱半扶地拖离被窝。


耳语会跟上,贴着耳廓引得耳膜震动。很痒,脖子后面会通电一般。


很久以前的事了。


又好像才过了不久。


褚冥漾收紧了双手,嘴唇贴着对方的脖子说:“戴洛大哥……”


细小的疙瘩在那片肌肤上激起。


褚冥漾却看不到了。


他开始做梦,漫长的,真实又虚幻的梦。


先是听到了水流声,沙拉拉,清脆如与瓷砖的碰撞。然后光滑的布料摩擦,原本软绵绵搭在身上的白色被拉开。有人压了上来,像黑色的小山,黄昏的天,海浪铺天盖地而覆。


“漾漾?”


戴洛的手拨开褚冥漾的刘海,露出额头。额角有一处小小的疤痕,是某次任务所伤,不太在意便没有到医疗班处理,意识到时已经微微凹下一痕。


他伸出拇指抚摸,然后凑上去吻了吻,又亲,好像那里盛了蜜水。


“漾漾……”


他尽力地放缓了声音,音调压得很低很低。


褚冥漾梦到了这些。他眼里蓄着满满的水光,褐色的蓝色的光晕染开来,面前的人显得异常温柔。褚冥漾意识到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梦。梦里的有人吻他,嘴唇往下移,印过眉毛,印过眼皮。然后是鼻子,嘴唇。舌头缓慢而肯定地伸了进来,和自己的进行纠缠。


对方很温柔,这让他有空闲想起和戴洛第一次接吻时。


那还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事。


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学院运动会后的舞会。作为行政人员,戴洛在舞会后还有巡查任务,所以和褚冥漾跳舞时他依然穿着黑袍。在褚冥漾的印象里,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黑袍跳交谊舞,就他那标准而游刃有余的舞姿,褚冥漾大概也相信了跳舞这事有家族遗传。


不过他们没在会场里。


戴洛引他至清园。平静的湖水像一块明亮的月亮碎片,白色光点浮沉如雪,轻于柳絮重于霜。戴洛相当绅士地牵起了他的手,在手背烙下一吻,然后扶住他的腰开始教褚冥漾踩最简单的舞步。


三拍的华尔兹,一个节拍一个舞步。戴洛在耳边教他往自己双脚中间踩,他会及时移开脚步让出空间。褚冥漾照做,虽然音乐和舞蹈细胞都不怎么发达,不过照节拍踏步他还是有点自信的。


一二三,嗒嗒嗒。


中间有几下左右脚换不过来,差点就双脚交叉绊倒了。戴洛很自然地接了这个锅,说是自己没引导到位的缘故,然后继续牵引着褚冥漾,三步三步地转圈。


音乐始终不知何处而起,光点竟然还会跟着节拍起伏,像湖水的呼吸。


刚开始的紧张后褚冥漾也进入了状态,即使不再紧盯着对方哪个脚迈开步伐也能跟上舞步。松一口气,便抬头看戴洛。


男人的脸靠得不远。拔高以后的褚冥漾有一米七八,但距离对方的一米八七还是差了好一截。褚冥漾记得戴洛那时也正好好地看着自己,他的眼睛一向都是湛蓝的,像北冰洋的海,那刻却沉了下去,风雨欲来。


转圈转多了吧,褚冥漾觉得头发晕。他开口想说歇一会儿,戴洛就压下来了。


刚碰触时还缩了缩,狩人马上按着他的头不让动。接着又是引导,教褚冥漾张开唇,你来我往地相互含吻,吸吮,可以伸出舌头,稍微舔一下,有点咸,更多的是舞会上甘甜的果酒香。然后深入到口腔,像吃滚烫的冰淇淋,像喝温热的奶昔,甜腻的味道传到对方的口里又回来,顺着喉咙滑至腹腔深处。


一呼一吸都是烫人的,脑袋要烧起来一样。


褚冥漾又回到梦里。他尝到了嘴里的味道,是甘苦的,说不定奴勒丽的酒由中药酿成。苦涩的味道先蔓延,甘甜才后知后觉地渗出。


他在和谁接吻,而苦味是从自己这边出现的。褚冥漾试着把不喜欢的味道喂到对方那去,他很努力地吞吐,连呼吸都顾不上。


这边是苦的,那边是甜的。


他把对方的舌推回去,争取夺回主动权。身体已经半撑起来,原本温文的吻变得激烈,要把对方的唇吞食掉一样。


回应很快就来了。男人抱起了褚冥漾的腰,使他后背无地着力,只能靠肩胛骨和后脑勺支撑起上身。他顺着他后弯的姿势前倾,舌头侵入更深,又紧紧地贴着对方赤裸的上身,腹部紧贴腹部,胸膛紧贴胸膛,严丝合缝。


这个姿势对于褚冥漾是难受的。他忍不住推开对方想要起来,结果戴洛顺着他的力度方向在他的后腰处塞了个枕头。


热吻迅速地点在脖颈上,沿着动脉往下。对方的嘴唇很柔软,顺着身体下滑时就像手在摩挲,或者咬与啃,都很轻,留下的红印子像焦灼的花。


戴洛的注意力落到了褚冥漾的肚脐上。他对褚冥漾身体上凹下去的地方很有兴趣,像耳朵,像锁骨区,像那短短的疤,像这里,每次都忍不住流连。


在他咬下去的时候,褚冥漾收缩了一下腹部。戴洛抬头看他一眼,确认并非真的弄疼了他后,继续往下走,在后三寸的地方啜起一块细白嫩肉,逗弄一样用牙不轻不重地磨。


又热又麻的刺激感从小腹跐溜往脑袋冲。褚冥漾闷哼了一声,觉得滚烫的血液都要往下冲了,呼吸粗重。


他看见伏在自己腿间的人抬眼,蓝色眸子里的光过分明艳。


戴洛眨眨眼,然后连同睡裤一起拉下了褚冥漾的内裤。他扶着半翘的小家伙,侧脸压低了头,从那根部往顶端慢慢地舔过去。


褚冥漾蓦地哭了出来。


是梦啊。


这只是梦而已啊。


 

Chapter 2


他喜欢戴洛。


他不只喜欢戴洛。


这句话说出来有些欠扁,不过在褚冥漾意识到的时候,事情已经是这个状态了。


到底是哪里弄错了呢?真要认真问这个问题,也未必不能解答。但至少,在他和戴洛真正走近的时候,他还没有明白这个事情。


上大学以后,学院生活平静了很多,大概是不能说的事大都掀开了吧,至少和学长他们的相处也比以往自然许多。


连带地,原本仅限于朋友圈之间的活动也会捎带上黑馆的成员了。特别是被阿斯利安狠狠伤透了心的戴洛,有机会可以跟自家弟弟轻松愉快地交流交流的场合,基本都是不会错过的。


那次的主题是卡拉OK大赛。和喵喵聊天时突然提到了高一时在原世界唱卡拉OK,一群人以“漾漾好像没见识过守世界的卡拉OK吧”为借口,轰轰烈烈地办起了第二届。朋友圈广得要死的冰炎殿下手指神功动一动,啪啪地一群人就浩浩荡荡进商店街了。


守世界的K房跟原世界的有很大的差别。首先前台造景就无比贵气,挑高的天花板,金光闪闪瑞气千条的灯饰,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沙发地毯,有种把VIP套房切下来了的既视感。


房间也是大得过分,两张方形桌子,上面已经堆满了水果小吃,西瑞毫不客气地抓起坚果类咔咔咬碎。


主持人是积极炒热气氛的喵喵和某方面意外腹黑的庚,首先是大家都要来的乱点环节,唱不出歌曲的就要受罚。三轮下来,包厢的墙壁和天花板已经聚集了一堆奇怪的生物,褚冥漾甚至觉得食物链都要形成了。


接着是合唱曲目。这个是褚冥漾比较怕的,要是点到了台语歌还好,点到通用语啊妖精语啊什么乱七八糟语言的歌要怎么办啦。结果褚冥漾、冰炎和夏碎抽到了一块儿。万幸的是歌曲是国语歌。不幸的是歌曲名字叫《吉祥三宝》。根本就不想回忆那个场面好吗。


然后是模仿大赛。简单来说就是抽签,抽到谁就要模仿谁的样子唱歌。因为大家都有唱过,倒不是没有头绪。也有比较简单粗暴的,例如阿斯利安抽到了冰炎,然后前者最主要的改变就是绑起高马尾。怎么说呢,原本就相当英气的阿斯利安绑起高马尾来,一股侠客的潇洒迎面扑来。戴洛不知道为什么很激动。


当时褚冥漾正在吃苹果条,坐在旁边的席雷·戴洛萌到深处无法自禁,顺手就抓过一个东西又抱又摇。褚冥漾一下就被后者的手臂卡住了脖子,苹果条瞬间断掉,啪嗒掉到裤裆上。


“我弟还是很帅的啊!”


“……对啊。”


见没人在意,褚冥漾面无表情地捡起苹果条,绕过戴洛横跨他肩膀的手喂到嘴里,继续嚼嚼嚼。


结果阿利的表演被评论为“形似神不似”而要求重来。再次抽签,是莉莉亚。


双马尾的阿斯利安隆重出场!


“阿利双马尾也好看!”


“……对啊。”


依旧被卡住脖子的褚冥漾抓着鱿鱼丝嚼嚼嚼。


结果表演依旧被评论为“形不散神散”而要求重来。褚冥漾总感觉庚学姐抓着主持人话筒玩得很开心。阿斯利安再次抽签,是庚。


“为什么都是女孩子?”阿斯利安忍不住苦笑。那边冰炎殿下一个眼刀甩过来。


庚那天没有做什么发型,于是阿斯利安散了长发直接唱歌。


竟然还是周杰伦的《迷迭香》!


大概是不想再模仿下去了,阿斯利安干脆也放开。是说方才两首歌都十分元气活泼,现在这曲调子慵懒,倒是让他有充分的发挥余地了。


“你的嘴角,微微上翘,性感得无可救药。”阿利开口唱,台腔国语十分标准,“想象不到,如此心跳,你的一切都想要。”


“呜呜阿利唱歌真的好好听……”


“……对啊。”


褚冥漾抓着牛肉干嚼嚼嚼。


现场灯光很神奇地配合起歌曲的意境,打出了上海滩的迷离。阿斯利安渐入佳境,声音跟着歌词勾勒性感。


“软性的饮料,上升的气泡,我将对你的喜好,一瓶装全喝掉。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你煽情,给拥抱。”腰身跟着节拍扭动,鞋跟随着左右轻摆的舞步轻佻,阿斯利安眯起眼睛,声音柔软又妖娆,“烛火在燃烧,有某种情调,眼神失焦了几秒,关于你的舞蹈。你慵懒地扭动着腰,受不了……”


“完蛋了我不行了我弟弟真的好棒呜呜呜!”


“——戴洛大哥你快放手!”要喘不过气了救命!


一曲终,褚冥漾忍不住猛灌了杯水顺气。


“这回行了吧。”阿斯利安叹了口气,无奈地笑,“各位,放过我怎样?”


“好吧,既然你求放过了,那就下一个吧。”庚表示心满意足,然后点指被愧疚心起的戴洛帮忙顺气的妖师,“漾漾,到你了!”


“噢,好。”


阿斯利安把麦克风递给他时拍了拍褚冥漾的后腰鼓励道:“加油呀,漾漾。”


“谢谢。”褚冥漾回道,他也不想像这位前辈一样被折腾个两三回呀。


迅速抽了签,是戴洛。


这到底是要整他呢,还是给个机会他报仇呢?


歌曲也迅速出来了,是《你是如此难以忘记》。得幸亏是个中低音的歌,不高也不低,应该是没有难度的。至于模仿戴洛……


褚冥漾想了想他认识的人中,上了年纪的几位(泛指大两年或以上)前辈的通用形象。


嗯……好奇怪哦,守世界上了年纪的人怎么都喜欢把头发梳起来?你看兰德尔学长,你看戴洛,啊差不多30岁的摔倒王子还整个头发都往后梳了呢。


褚冥漾一边深感守世界的时尚难以理解,一边把左侧的鬓发往耳后拨。不过他的头发比较短,又细滑,好几根马上又滑下来了。至于衣服,在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外套脱掉,下摆收在裤子里。这是戴洛脱掉黑袍以后的着装。


也顾不得要继续梳头发了,前奏这就响起。


“早就知道爱情是难舍难离,早就知道爱一个人不该死心塌地,早就不再相信所谓天长地久的结局。”褚冥漾开口唱,他的声音没有什么特色,挺普通的,就是清清淡淡,轻轻慢慢,“所以我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寂,所以我习惯在人来人往中保持清醒,所以我习惯戴上面具,不再对谁付出真心。”


他就这样穿着黑色裤子白色衬衫,一手搭在支架上,一手扶着麦克风。左边的发撩至耳后,露出了白皙的耳廓。


“但为何还是把你藏在心里,为什么还是等着你的消息。我怎能告诉自己说我,一点都不在意。”


褚冥漾安静地唱,嗓音愈发柔软温暖。不悲不喜,无苦无欢,只有流水一般的娓娓道来。


“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浮浮沉沉地在我心里。你的笑容你的一动一举,都是我所有的记忆。”他唱不出情深款款,唱不出念念不忘,只能踏实走好了每个音,顺其自然,“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浮浮沉沉地在我心里。改变自己需要多少勇气,翻腾的心情该如何平静。”


歌曲快要结束了,感觉这次表演也没有什么亮点。看庚的眼神,估计要完。为逃避重唱褚冥漾咬牙想了想,在音乐结束前冲了下台跑到戴洛面前。


“……漾漾?”


褚冥漾鼓起勇气,一把抱住戴洛的头顺便把手臂卡在他脖子上拼命摇晃:“阿利好帅唱歌好听绑高马尾也很好看啦我要完蛋了啦!”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场哄笑。


褚冥漾完美过关。


“不好意思。”确认没自己的事后褚冥漾松了口气,顺了顺戴洛被他弄乱的头发。


“噗、没事啦。”戴洛也忍不住笑了,安慰一般拍了拍妖师的腰,然后递给他一罐雪梨汁。


卡拉OK大会继续进行。


以此为契机,妖师和狩人以奇妙的方式迅速而深入地相熟了起来。



Chapter 3






TBC.



评论(21)
热度(40)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