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中心】七日夜谈



※《奇葩说》式乱侃,私设如山,观点是我的,人物是护玄太太的;

※漾中心,没有CP……虽然说没有CP,不过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的你还是能看到作者作为all漾all党留下的蛛丝马迹。

 


第一夜  世界的颜色应不应该每百年替换一次?


 

Chapter 1

先到的是阿斯利安。

厢房一面开放,隔了屏风后便是小桥流水,艳红的锦鲤尾尾如火。

他点了菜,占了狩人食量的优势,份量是会让褚冥漾脑筋断线的程度。

五分钟后妖师和半精灵来了。两人似乎原本在出任务,在进门的那一刻冰炎还在教训对方说“敢有下次就把你种到黑馆门前”。少年有些害怕地缩缩肩膀,赌气地选了冰炎斜对面的位置。

孩子大了,难管啦。

阿斯利安半感慨半伤感地问坐到他左边的妖师要不要补充些菜品。

一分钟后褚冥漾的手机响起。听电话的时候妖师是一脸无奈,说了好几次“我没有”,最后头痛地出了包厢。半分钟后领着一只夜妖精回来。哈维恩点点头就算是打招呼,迅速占领了褚冥漾左边的位置。

妖师压低了声音说话:“吃完饭你就回去。”

“好。”

哈维恩爽快地答应。当然做起来会不会也这么爽快又是另一回事了。阿斯利安看着夜妖精不明显的得逞样好笑地想。

休狄和戴洛来得慢,第一批菜品上来的时候才到。褚冥漾拌着秃黄油下饭,人来了的时候只能鼓着腮帮子招手。

唔,超想戳下去的。

阿斯利安有些遗憾人多不好下手。

戴洛坐到妖师对面,笑眯眯问他:“漾漾好久不见啦,最近有吃饱穿好吗?”

妖师点点头,然后把秃黄油罐推往中间,算是推荐的意思。

一旁的休狄看到一瓶子黏糊糊又层次分明的黄色,露出嫌恶的表情。

“这是什么?”戴洛接过一看,辨认出是原世界的东西。

“秃黄油,原‘存蟹防饥’之法,取蟹季中优质螃蟹的蟹黄蟹膏,撇蟹肉,与葱、姜爆香,黄酒或花雕焖透,高汤调味,以猪油封绝,洒胡椒即可。”意外地,解释竟然是哈维恩。

褚冥漾瞪着眼看他,换来对方有些许得意的笑:“您最近很喜欢以此物拌饭吃。”

“这东西热量和胆固醇很高。”冰炎冷冷插刀,“难怪你最近又胖了。”

“……”妖师低头咬勺子,强忍飞刀叉的冲动。

“确实,您若是为了掩饰表情而不断吃零食,很快就会肥到走不动。”

“褚,现在报黎沚的格斗课还来得及。”

“沉默森林也有相关的课程可供选择。此法已培育出多代优秀的武士。”

“你要相信作为教师,黎沚绝对公正无私。”

“你们可以安静地吃饭吗。”被捅了半天刀的妖师终于反驳道,尤其瞪了一眼传说中应该是要侍奉他的夜妖精。

“别这样说嘛,能吃是福啊,说明漾漾身体很健康,应该鼓励才对。”戴洛从善如流地接过对话,舀一勺色泽鲜亮、蟹香四溢的秃黄油,浇到热气腾腾的米饭上,“看起来很不错诶,休狄你要试试看吗?”

奇欧妖精看起来对原世界的东西不太感冒,冷哼一声表示拒绝。

“唔,这个明明很香呀。下次在绿海湾捕到螃蟹也这样做做看好了。”戴洛一口吃掉了大半碗的份量,赞叹道,“不过为什么要叫秃黄油呢?”

“秃在方言里有‘只有’的意思。”

“噢……所以秃头就是只有头的意思是吗?”

“这么说也没错,但怎么感觉怪怪的……”

第二批菜品上来了。中式西式,还有大量的肉菜,主要为食量成谜的狩人兄弟准备。

妖师的食量不大,两碗米饭就算对付过去了,聚餐的后半程基本就是喝着茶在发呆。

“漾漾,最近的任务都顺利吗?”阿斯利安剥开一个点心的叶子包装,放到友邻的碟子上。

“呃,还好?”褚冥漾连忙道谢,点心晶莹剔透,看着又有些不忍心下手,“虽然过程有些意外,不过基本都完成了吧?”

“这段不确定的语气还真让人难以信任。”冰炎挑眉,“完成了就是完成了,你是觉得要翻案重做还是怎样。”

“我没这个意思啦。”褚冥漾挠了挠脸颊,不知从何说起,“就……有时候没办法做到各方兼顾嘛,尤其是……对方知道我是妖师的时候,公会白袍的身份根本压不住,不知道怎么说服对方我没有想趁机害他。”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论对哪个种族而言都是一样。现在还没有对此抱有觉悟,所以你才只是白袍。”休狄说。

“这个也太地图炮了吧?”褚冥漾苦笑道。

“奇欧妖精说得不错。”意外地哈维恩竟然认同这说法,“种族利益放于首位是理所当然的事。主人也该更多地考虑妖师一族的立场。”

“例如?”

“明显与我方敌对的种族直接切了就是。”

褚冥漾的脸上写着“我就不该问你的”。

“那漾漾你是怎么想的呢?”戴洛双手交叉垫着下巴,问,“接触到了各方面的种族,黑色的,白色的,你对他们又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我……”褚冥漾歪头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我越来越看不懂了。白色种族之间并不是绝对团结,异色种族之间也不会总是针对。有时候一不小心就着了道,吃亏还算好的,最怕就是双方不讨好,然后被批评什么的……”

冰炎揉了揉太阳穴:“褚,长点心眼。吃亏比被批评更糟糕好吧?”

“唔……但是……”褚冥漾一时不知怎样反驳,赶紧转移话题,“那学长你呢?黑袍会看到更多这方面的事情吧?你又是怎样想的?”

阿斯利安好奇地问:“漾漾以前跟着冰炎的时候没见过他处理这种事吗?”

“没有。”

“你觉得就他这样能去吗?”半精灵鄙视地看着妖师,表示如果他真去了只会成为炮灰渣。

更令褚冥漾无语的是哈维恩竟然露出了“确实如此”的表情。

“学长你不要转移话题。”

哎呀,明明先转移话题的是他才对呢。

阿斯利安说:“漾漾,黑袍说的话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不管是以学弟的身份和他个人的角度来看,他都不可能直接告诉你答案的。”

“嗯……”

“所以,我们来换个形式吧。”阿斯利安话锋一转,笑眯眯地提议道,“我觉得单从辩论的角度来看待问题还是不错的,何况,预设立场不代表个人和种族立场,这样会不会更利于各位的发挥?”

“辩论?”褚冥漾一脸懵逼,他对这个领域实在是陌生。

“这样不错!”戴洛一抚掌,说,“为原本反对的立场想理由感觉很有趣呢!”

“只怕会暴露某人少读书的事实。”冰炎说。

“本来就暴露了……”褚冥漾嘀咕着。

“先来定一个题目吧!”阿斯利安颇有兴致地抽出了一沓报纸,翻到“今周话题”的版面,“世界的颜色是否应该每一百年换一次呢?”

“世界的颜色?”

“就是指统治世界的种族颜色,可以简单理解为黑暗世界和光明世界。”冰炎看了眼报纸,“我记得这东西是红袍负责编撰的?”

“对啊,偶尔会有挺有意思的题目呢。”阿斯利安说,“怎样?要说说看吗?”

“但是,王子殿下和哈维恩显然就是反方的人啊?”妖师对妖精的固执可谓深有体会。

戴洛转头问好友:“休狄,如果让你辩正方,你会不高兴吗?”

奇欧妖精肯定地点头:“会。”

褚冥漾跟着转头去看哈维恩,后者也是相当干脆地点头:“会。”

怎么说呢……虽然这两只妖精从各方面来说都很不对头,但是意外地很相像啊……阿斯利安从善如流地说:“那,反方就是王子殿下和哈维恩,还有一个位置,谁来?”

哈维恩对褚冥漾说:“反方三辩是最后一位发言。您要尝试一下吗?”

褚冥漾看起来还是有些不安。戴洛鼓励他:“漾漾不要紧张,你可以先听我们说完了再谈自己的想法呀?不会有人笑你的。”

妖师十分不信任地看向半精灵。

“褚,头痒了是不是?”冰炎收了收爪子,吓得褚冥漾一秒收回视线。

“要试试看吗?”戴洛依旧温煦地笑着看他。

褚冥漾想了想,“嗯”了一声。

“那么,正方就是我、冰炎学弟和戴洛了。”阿斯利安支持大局,“正方先发言,哪位要先来?”

戴洛和冰炎对望了一眼,前者举手示意:“那,我先来吧。”

 

Chapter 2

“在讨论世界的颜色的时候,我们都绕不开一个种族,那就是鬼族。”戴洛说,“根据守世界的理解,鬼是扭曲的事物,是不该存在于世上的东西,最终的归宿是虚无。即是妖精所说的违反法则之物,即是时间种族所言的扰乱时间之因素。白色种族反对黑色种族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对鬼族的排斥。但事实上,鬼族并非黑色种族的一员,这点,在座各位都能明白。存在争议的一点是,黑色世界里的鬼族是否会比白色世界更泛滥呢?我们没有经历过黑色时代,目前为止的记载都以白色时代为开端,以精灵等白色之首书写,不少历史已经与退隐的系族一起掩埋起来,实际情况难以判断。”

戴洛竖起一根手指:“最近,我有一个想法,鬼族说不定不能算是一个种族。”

褚冥漾的表情明显呆住。

“人死后会化成魂、脱成灵,但是有所愿望执念就会将之转化为鬼。同时,外力也会把灵变成鬼,这点大家也很清楚。”狩人继续说,“这看似分成了自愿与非自愿化为鬼的两种情况,实际上真的如此吗?我不这样认为。‘自愿’这个词有一个前提,就是主体有拒绝的权利,认真想想,化鬼的因素过于主观,在没有接受超度的时候,主体真的能够选择就此化灵飞升吗?有没有一种情况,即使这个人拥有强烈的执念,也能不受污染地化为魂灵?没有,没有这个选择的余地。也有人认为,只要放下执念就好了呀,说真的,如果执念是由得自己收放的东西,世间大抵也不会有那么痛苦的事了。”

“生命赤条条地来,并非赤条条地去。死亡还远不是生命的终结。化鬼这种事,并不具有主体选择性,不存在‘产生了执念却不沾染鬼气’的情况说明了它并不受人为主观能动性因素影响。这个说法是不是有点熟悉?跟我们了解的某样东西很像呀。“戴洛笑了笑,“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认为鬼族应当算是一种自然现象。”

褚冥漾一脸“什么刚刚风太大我听不清”的呆滞。

“生命体的本质是新陈代谢,即使是看似生命永恒的精灵也只是代谢的速度较慢而已,繁衍较少也是因为强大的生物会控制生育。相比起来,鬼族不具备新陈代谢的规律,实在称不上是生命。一旦沾染就不能回头,存在于各个时间、区域、种族之间,不受人为影响,像没有灵药的病,肆虐的狂暴天气,没有办法根治,只能尽力去治理,与杀戮相比,教育才是更根本的措施。”

“回到话题上来,世界的颜色是否需要每隔一百年轮换一次呢?”戴洛为自己倒了杯茶,说,“鬼族是独立于白色种族与黑色种族之外的东西,没有哪一个世界能够逃避它的影响。黑色的世界不是鬼的世界,同样生活着绚丽多彩的生命,我认为,轮换可以一试。”

他喝了口茶水,歪了歪头:“好像有些偏题了?”

休狄毫无不留情地拆穿他:“对。”

“所以这是真的吗?”褚冥漾忍不住问。

“你觉得呢?”戴洛一脸笑眯眯地把问题抛回给他。

“我……”

“现在还不急下定论哦,我们说的话,漾漾也不必都相信,有可能戴洛本身其实是反对轮换的呢,说不准的。”阿斯利安打断褚冥漾的混乱,说,“那,反方第一位是谁?”

他看向奇欧妖精:“休狄?”

“哼。”王子殿下微微抬起下巴,倒是对这个安排没有意见。

 

Chapter 3

“正如刚才我所说,戴洛偏题了。他只是阐述了鬼族的解释,并不是直接说明世界颜色轮换的正确性。再说,即使鬼族独立于白色与黑色种族之外,它对双方的影响也可能是不一样的。而他没有进一步分析这种可能性,这是他的缺陷。”

一上来,休狄就先把戴洛反驳一遍。和平常给人有些暴躁的印象不同,边思考边发言的休狄看起来冷静淡然,连把双手搭在桌面上交叉的动作都显得慢条斯理。褚冥漾突然意识到他跟自家学长确实是同一类人。

“回到题目。‘世界颜色是否应每百年替换一次’,这是不会出现在现实中的题目。一百年是一个微妙的时间,对于生命短暂如人类的种族而言正好是一生,对于长寿的种族而言只是人生一个阶段。短者已逝,寿者豁达,百年时间限制看似对两者都没有影响,实质不然。这由双方传承的方式决定。”休狄说,“刚才戴洛有一点说得对,强大的生命会控制生育,弱小的生命相对繁衍较盛。百年转换,寿者时命颠倒频繁,眨眼一瞬,一生需多次经受转折;短者世代传承断裂,破坏一脉相承,种族延续不能完整。对双方来说,俱为不利。”

“这并非危言耸听,环境决定种族生存方式,对于会扰乱种族传承的设定,个人并不推荐。”休狄说,“就这么多。”

褚冥漾瞪大了眼。

休狄嫌弃地看他:“你那是什么表情?”

“呃,没有。”褚冥漾抹了把脸,“就是,这个说法比我想象中的和平好多啊……”

“‘不适合生存者自然应该淘汰’、‘黑色种族不该介入历史进程’、‘鬼族对黑色的影响远大于白色种族’,你以为我会说这些吗?”休狄看着褚冥漾那张被说中了的脸,冷哼一声,“本王子不是那么不合时宜的人。”

“啊?”褚冥漾还是不解。休狄却没有要解释的打算了。

阿斯利安倒是明白。说到底,这次讨论虽说是大家齐来开脑洞,但归根到底还是尝试着为小妖师提供不同角度的观点。“适者生存”的论点确实符合休狄的立场,可是对于褚冥漾来说却不是那么愉快的角度。再者,平时妖师都听得够多了,不管是奇欧妖精还是夜妖精,都是这个理论的切身奉行者。一再重复令褚冥漾不愉快的旧观点,就这个场景而言,确实算得上不合时宜。

比起这个……

阿斯利安有些惊讶,他可从未觉得休狄是这么“善解人意”的人,在任务以外的情况下竟然会乖乖配合其他人的行动,简直难以想象。尤其对象还是他一直认为“低贱”的种族。

是看在戴洛的份上?

他还看不准。但无论如何,这种变化总是好的。

阿斯利安笑着打断了奇欧妖精和妖师之间电光火石的对视:“那么,正方二辩就是我了。”


Chapter 4

“我一直在想,黑色世界是怎样一个世界呢?”阿斯利安手扶着茶杯,说,“是像狱界那样,环境荒凉,寸草不生吗?还是像鬼气侵蚀过的大地那样,不会有一丝生机?哈维恩,你是黑色种族,生活在沉默森林里,你所居住的是这样的地方吗?不是吧?这种地方即使是黑色种族都没有办法生活下去吧。”

他微笑着说:“对我而言,黑色世界和白色世界一样,都是适合居住、生活的世界,所不同的只是,更适合黑色种族生活罢了。而决定一个地方适合哪些种族生活的重要因素之一,是资源。”
    “我们多少也感觉得到,现在世界的资源正在减少,包括圣地和精石的数量、纯净的力量源泉,减少的速度还比较快,好像没有办法减缓。可实际上,世界的资源真的全部都在减少吗?”

“白色世界以日行性种族为主,多于白天活动,黑色世界以夜行性种族为主,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生活的成本不一样。因为黑色世界在晚上活动,用于照明和取暖的成本会增加,看起来是个短板。而事实是,这块短板仅针对白色种族而言,对于黑色种族来说,夜间行动力会更强,这种社会节奏才是正常的。”

“在我的想象里,黑色世界跟白色世界有很多不同,但同样美丽。缺少点燃亮光的火石,就使用熔岩洞里的荧光石。缺少种植白暄稻的土地,就种植月照草。从晒太阳变为晒月光,房子变得更加保守密封从而保证白天的睡眠质量,认真想想,这些真的是不能适应的生活方式吗?像哈维恩、兰德尔伯爵这样的夜行人种都能改变自己的生物钟,我们这些日行种族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定时更换世界的颜色,也是在定时替换使用的资源种类,从延续资源数量的角度而言,我认为这种做法有一定的可取性。”

说完以后,阿斯利安喝了口茶,然后调皮地朝褚冥漾眨眨眼:“这只是我一点不成熟的看法,各位觉得呢?”


Chapter 5

“我认为这确实是不成熟的看法。”接话的是哈维恩,顺便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呆呆看着阿斯利安的褚冥漾唤回神来。妖师后知后觉地红了脸,尴尬地咳了一声。

“资源的更迭必定遵循社会秩序,而社会秩序是不可能迅速改变的。再者,日行与夜行使用的资源并非泾渭分明,若是火石与白暄稻缺少,我们同样会困扰,只是不比白色种族苦恼罢了。回到题目。”哈维恩说,“我非常不喜欢白色种族在探讨相关问题时的态度,嘴上说着是商量,实际上却夹杂着同情、施舍的意味,即便是阿斯利安方才的叙述,也能听出白色种族以高位者的姿态述说的沾沾自喜,仿佛更迭世界如同下放艰苦之地、体验下位者生活一般,实在令人不快。”

阿斯利安苦笑。

哈维恩没有注意他,继续说:“在这个问题上,我想重申一下自己的立场。黑色种族不需要白色种族的同情,若是没有办法延续种族,即使是灭亡亦无话可说。在这基础上,还有一点。”

“不少种族认为,世界的颜色与自身的颜色相反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我不同意。有思想的生物都是自大的,自认为世界等同于存在的种族。这分明是两种不同的事物。我们被包容于世界之中,自当顺从世界的起止生灭,世界的颜色改变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甚至是能够左右的事情,于我们而言也不过是生活方式的改变,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

“我所理解的悲哀,并不是生活环境的变化,也不是种族存亡的时刻,甚至不是种族将永远消失于此间此地。我所理解的悲哀,是缺失了存活于世上的义务,每天进食、训练、入眠,全部没有理由。提起的刀前没有敌对之人,持着的盾后没有珍贵之物,没有值得骄傲的事,笑骂痴嗔怒不存在立足点,没有波澜,人生最大的贡献,好像就是婚配、生子,延续种族血脉,然后祖祖辈辈,长久地循环着,没有终点。”

他低头看着褚冥漾,直直地看着,眼睛黑黝黝如同深潭:“我所理解的悲哀便是如此。与此相比,世界的颜色更替简直不值一提。”

褚冥漾转过头看着哈维恩,阿斯利安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垂眸,能清晰看到妖师抓着膝盖的手在发抖。

“这是我的看法。”哈维恩低声说,眼神不自觉地放软,“抱歉,让您不高兴了。”

阿斯利安敢打赌,褚冥漾的表情绝不是“不高兴”,但这时候,他有些不敢去确认他的表情。妖师好一会儿一动不动。

他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他僵硬的背。


Chapter 6

“接下来是我。”

冰炎开口截断有些微妙的氛围。

“这个话题,我们势必不是在讨论实现的可行性。说实话,这确实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讨论这道题的意义在于,如何去理解时代更迭这件事。”冰炎说,“我们一直没有谈到一个定义,世界的颜色由什么决定?”

“统治的种族颜色?”褚冥漾整理了一心情,倾听冰炎的话语。他拿出了平时黑袍补课的态度,有点愣愣地跟着回答。

“都说精灵是白色种族之首,现在是精灵在统治世界吗?”

褚冥漾一愣。别说统治,现在的精灵根本就十有八九都退居山林了。

“还是说世界上占多数的种族?白色种族较多就是白色世界,黑色种族较多就是黑色世界。”

妖师一脸“好像有道理喔”的表情在思考。

“但是守世界没有人口普查。”

“……”

“八大种族里,妖精并列于精灵。妖精有光明种族和黑暗种族之分,在座就有两只,精灵当中也会有暗夜精灵。狩人的力量本质多为大地和风而不是光明,夜间行动力也很高,即便是在黑色世界亦同样热爱旅行,看起来像两者不挨边。你跟我说,八大种族黑白泾渭分明?”冰炎说,“主流的说法是白色一道主生茂,黑色一道主杀伐,明明光明世界里的血腥不比黑暗世界里少。光明种族里有善战的,黑暗种族里有善治愈的,种族不能成为划分黑白的理由。”

“世界之所以为白色,是因为占据重大话语权的人物力量本质偏向光明,这是自上而下决定的,而非自下而上决定。占据话语权的不是种族,不是个人,是一个利益集团。守世界同样有政治,我把光明世界理解为偏光明力量是执政党,偏黑色力量是在野党。执政党当然会对在野党进行打压,黑白之争为党派斗争,现在白色种族间的斗争则理解为利益集团内部的损耗。种族有自身的义务,决定种族之间会有仇敌,会有主仆,会有友谊,确定这些关系以外的通用关系,就是所谓的‘规则’。规则定下,不想或者懒得遵守的种族脱离历史,然后守世界沿着种族义务与规则运行。”

“世界应不应该每百年更迭一次颜色,这个题目也可理解为,守世界应该一党独大还是多党牵制,百年一个任期。”冰炎露出冰冷的笑容,“说到这里就很清楚了。各位不会认为守世界是什么社会主义社会吧?”

褚冥漾觉得学长的话好耳熟啊,非常耳熟,怎么那么像老师上课时对对岸的批判口吻呢?而且党派斗争什么的他简直不能更熟悉,四年一次的台湾大选让他对这种政治斗争很是熟悉,现在除了蓝绿阵营以外还冒出了时代力量,感觉愈发复杂。

在某种时期,例如急需强有力的决策与执行能力的时期,一党制确实比多党制占优,这时保持稳定是政体的重点。

守世界稳定了这么几千年,应该不用再以稳定作为第一要义了吧……

褚冥漾还沉浸在冰炎相当接台湾地气的说法里,看脸就是在放空。阿斯利安咳了一声。没有反应。

“漾漾。”他拿冻柠水杯冰了他的脸一下,“到你了哦。”

褚冥漾回神,然后一张脸皱起来。


Chapter 7

“啊……我真的要说吗……”褚冥漾抹把脸,认真组织语言,“那,刚刚几位……”

他伸手比了桌边几位人生前辈:“几位大师都说了自己的看法,给了我很多的启发。我也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就简单说一下?”

妖师沉吟了会儿,说:“和守世界相比,我在原世界待的时间要更长,有时候还是没办法以一个守世界原住民的角度来看待很多问题。那这道题,其实我是想从原世界的角度来谈。我还蛮喜欢玩游戏的,虽然最近都没怎么逛steam……在我的理解里,游戏有两种,一种是有限游戏,一种是无限游戏。”

“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有明确的起点和终点;无限游戏以延续为目的,包括死亡在内的人生进程都是游戏的一部分。有限游戏的规则是参与者认同谁是获胜者的合同,从制定开始就在保证游戏一定会结束。而无限游戏的规则则是参与者认同继续的合同。”

褚冥漾小心翼翼地说着概念,看得出来有些紧张:“假如把守世界看作一个游戏,它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呢?理想来说,我们当然是希望这是一个无限游戏,可实际上,我们是有一个明确终点的,那就是大家所说的,阴影降临大地,世界重归为零。这是我们常规认可的结束。”

“矛盾的是,我们好像没有办法界定世界的胜利者。不管是黑色种族还是白色种族,其中一个义务就是保存和延续种族血脉,就又跟无限游戏非常相像了。可是,在有限游戏里玩无限游戏,这听起来就不对劲。阴影的降临不是终点,,而是保证能有一个全新的、完整的世界开始,但这在无限游戏里是不该存在的,一切归零并重启也违背了无限游戏的意义。”他说,脸上开始泛起红晕,似乎对于长篇大论地对他人阐述自己的说法感到不自在与害羞,“我觉得哈维恩说得对啊,世界不是只有我们,还有很多植物、动物,喜光的,避光的,漂亮的,丑陋的,光凭我们的喜好来决定它们的去留实在是太自私啦。它们与我们都是游戏的参与者,只是我们要弄清楚了,这个游戏不是无限游戏,而是有限的。”

“不管是哪个种族、哪个个人,都是向死而生的。即便是世界也都是从生到死的过程。繁殖生育只是手段,不是为了延续,而是为了决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在有限游戏里的所有措施、所有手段,都是为了控制自己的结束方式。或者是胜利,或者是失败。而绝不是生存下来了或者死去了,不会有这样的区别,因为最后就是结束,死亡,终结,谁都一样。”褚冥漾挠挠脸颊,看起来很不好意思,“回到上一个问题,现在好像没有办法界定这个游戏的胜利者。真的吗?其实规则已经存在了啊,在世界终结的时候,到底是光明时代还是黑暗时代呢?死亡不是失败,终结之际,统治的种族性质决定胜利方。所以……”

褚冥漾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大习惯说这么长的一段话:“所以,如果世界每百年更换一次颜色,这本身就违反了‘必定存在结束’和‘最终统治一方为胜利者’的游戏规则,不应该有这样的设定存在。嗯……我说完了。”


Chapter 8

他有点不安地环顾了一下在座的人生前辈,模样像极惴惴不安的兔子。为了松缓紧张感,褚冥漾给自己倒了杯茶,结果手一抖,几滴水溅了出来。

阿斯利安推上抹布把水渍擦走,安慰他说:“不要紧的,漾漾。你说得很好啊。”

“真的吗?”褚冥漾相当怀疑。

“嗯。起码冰炎学弟没有要过来揍你啊。”

“……”原来他说得不好就会被揍吗?!为什么不早说!

“这是你从哪里看回来的东西吗?”冰炎皱眉问道。

“呃, 不是啊。”褚冥漾摆摆手,“自己想的,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没什么不对。”冰炎看着他,“只是很少看到有人以死亡为前提阐述理论而已。”

“还好吧……”褚冥漾说,“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在谈论世界未来的时候,很少人把阴影列入到未来当中考虑。明明阴影也是世界的一部分,即使现在不是需要他们的时候,也不能、不应该把他们排除在外,所以……”

他有些气馁地双手掩面:“啊啊啊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我发现了漾漾一个优点。”阿斯利安右手撑住脸,侧头去看他,“必要的时候,就算难为情也会把心中所想表达出来,这很棒哦!”

“这个……学长你们也是啊?”

阿斯利安笑眯眯:“我们可不会觉得难为情哦。”

“……这样。”

“而且……”阿斯利安放软了眉眼,语气有点复杂,“突然觉得,漾漾果然是妖师啊。”

“阿利学长?”

“在你第一次放出阴影时我吓了一跳,抱歉,那时候,我的反应让你难过了。但是,当时不比现在深刻。唔,说不清楚。我只是突然意识到,我跟漾漾果然是不同的种族啊。”

褚冥漾还是不明白:“难道不是?”

“是啊。”

妖师一脸无奈:“还是听不懂。”

“没关系,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阿斯利安摸了摸他的头,说,“就这样继续下去就好。你以后一定会变得很厉害的。”

褚冥漾愣了愣,脸皮有点发热。

“谢谢。”

这顿饭总算吃完了。阿斯利安结账了以后准备离开,他第二天下午接了一个任务,还有些时间,可以好好准备一下。

接下来三天都见不到人了。狩人觉得有点可惜,并暗暗决定回来以后要再约饭。

阿斯利安心里有些不安,难过,又高兴。他还是第一次害怕身边他人的改变,即使这种改变是好的。褚冥漾也好,休狄也好,好像都跟他想象中的模样有所不同。再过一段时间,会不会对方不再是自己认识的人了?时间在走,所有人都在改变,妖师,奇欧妖精,谁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成长。

所以,他也不能停滞不前。

“您收拾好了吗?”

“嗯,可以了。”

“请让我送您回家。”

“……等等,你不是答应我吃完饭就回去的吗?!”

“现在也是回去。”

“……”

阿斯利安忍不住偷笑。

庆幸的是,有些东西看来是不会变的了。

 


第一夜完

 



很久之前、在《奇葩说》还在搞第二季的时候我就想写一篇这东西了。立足于一个虚拟的世界去谈脑洞,特传还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题材。

其实辩论一方应该有四个人的,不过字数太多了,精简成三人。

在选角上还是有点考虑的。

白色之首的冰炎和黑色之首的漾漾。

白色种族代表休狄和黑色种族代表哈维恩。

两只中立的狩人戴洛和阿利。

他们都是我很喜欢的角色(和很喜欢意淫的角色)。

这三组人,虽然立场不同,但有时候想法还是很相似的,例如休狄和哈维恩,总感觉如果他们同种族估计会成为好朋友……

观点是我的,只是尝试以他们的立场说出来,没有对错,就只是个脑洞,请大家不必认真。

下次想试试挑战让千冬岁来辩辩看,总感觉会有好多数字。

顺手把人物的TAG都打上……哼,我戴洛的TAG怎么可以这么少文!!!

评论(35)
热度(84)
  1. 懶懶貓兒看萌點SoloS 转载了此文字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