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车与节气(1)

 

※平行世界PARO;

※没头没脑的段子,并不按照时间顺序进行;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一、自行车与自行车后座

 

入秋。

要到达图书馆,需要穿行市公园长长的走道,两旁银杏落地,篮球场与网球场规矩分列。

冰炎走到图书馆里。他套着立领的黑色毛衣,罩上栗色薄外套,牛仔裤脚塞到靴子里。四周传来年青人打球时叫好与挑衅的声音,篮球砸框,网球出界,满是活力。

他目不斜视。

图书馆一楼的阅览室挑高,直跨三层楼,整面墙的落地窗被黑色窗框分格,将外面银杏金黄层叠的景象割开。他找了几本要看的书,挑了个光照甚好的位置,坐下。

有人路过的时候惊艳地留住目光。少年稚嫩的脸庞尚未线条分明,银色高绑的马尾也是短短一把,可那被浓密睫毛掩盖的红眸就是让人没法移开注意力。不时会有惊叹压低响起,沉浸在书海里少年完全没有在意。

安静的时间还是被打扰了。

“你好,冰炎同学。”就读班级的班长走了过来,有些惊讶地说,“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你经常来这里吗?”

冰炎抬头看一眼。他倒是不想回答,往坏心眼去想,要是给予了肯定答案,这个人不会每个周末都来堵自己吧?

“这里的藏书很多。”他决定问非所答。

“是吗?以前来这里都是有直接目标的,倒是不清楚图书馆有多少书呢,冰炎这么了解,看来是真的很喜欢吧。”班长往冰炎的方向走近几步,“你在看什么书?”

冰炎皱眉,身体不自觉地后倾。班长倒是没注意到他这小动作,看着他搁在桌面上的书说:“没想到你会看这种书呢。”

书封上写着《特摄电影的诞生与没落》。

“只是有些许兴趣罢了。”

“哈哈,我还以为冰炎同学不会关心这种给小孩子看的东西呢。”班长掩嘴笑道,“毕竟你看起来那么成熟,说的话好多我们都听不懂呢。”

“是吗?”

“是啊,像是上次回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阳台对话,你竟然可以把那一大段英文都背下来,虽然我听不懂,不过看老师的表情,肯定是全对了吧,好厉害!”

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

冰炎夹上书签后合上了正在阅读的书,收拾其他两本,走到柜台办理借书手续。

“你要走了吗?”

“对,等一下还有事。”

“你是走路回去还是?”

“这与你无关吧。”

“哎呀,想说如果是搭公交的话可能会同路嘛,那不是很凑巧吗?”

那真是太凑巧了。凑巧到他想哭。

走出图书馆后秋意沁入衣领,让冰炎庆幸了一下领子是围脖的。班长还在旁边喋喋不休地搭话,连冰炎快步走着都没能甩开。

女生嘈杂的声音里,一道声线突然传入他的耳朵。

是年幼孩子的说话声。

他停下,顺着声音看过去,小一届的学弟正在篮球场边摆着手说话。

“没事啦,你们不要这么看我好不好……这个真的没事啦。”

冰炎皱眉,迅速地走过去。

“诶、你去哪里?冰炎同学?”班长在后面追问。

冰炎深呼吸了一口气:“抱歉,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了,你能先离开吗?”

班长愣了愣,不过马上就意识到对方想要甩开她的意图。追太紧不好,这点她还是知道的。

“那好,冰炎同学,周一见咯。”

真是太大意了。冰炎懊悔地想。下次再遇到有人这样搭话,第一句话就得把他(她)给顶回去。不,最好用眼神就能对方瞪走。多说几句,都是浪费口舌。最重要的是,影响心情。

他调整了一下书包带,继续往先前的方向走。

那个蠢到死的学弟不知道又犯了什么错,被几个人围着,其中还包括他好友的弟弟。

“漾漾你真的不用去医务室看看吗?”

“没事啦,以前也试过,只是肿了而已,一天就能消下去。倒是千冬岁,对不起,害你们少了一个人。”

“这边你不要担心,我跟莱恩顶得住,就A班那群蠢蛋,要是赢不了我就退学。”

“……看来你很有信心,那我就放心了。”

“说真的漾漾,我还是觉得你要去喵喵或者提尔那里处理一下。你这样没办法做作业吧?”

“真的没事啦,我自己可以搞定的。”

“你要是能自己搞定就世界末日了。”

突然插进来的话让两个人都顿一下。

褚冥漾像被人扭脑袋一样迅速转头,确认是冰炎后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去。

“学、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着学弟声音扭曲得像见鬼,冰炎有点可惜现在两人之间隔着铁丝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千冬岁推了推眼镜:“学长好。”

“我来图书馆。”冰炎点点头当做打招呼,视线移到褚冥漾的右手上。他的食指中段肿起了一大截,像根胖萝卜。

“这是怎么回事?”

“呃、没有……”褚冥漾还沉浸在自家学长像鬼一样从后面冒出来的惊吓中,“就打篮球,然后伤到了。”

冰炎看他的眼神像在看智障:“伤成这样?”

“就、就扭到咩……”

褚冥漾有点害怕地缩了缩肩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冰炎好像有些生气。

“学长,你是要回去了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一旁的千冬岁提议道,“漾漾是骑自行车来的,现在这样子可能不太方便骑车或者推车走。我和莱恩比赛之后还有其他事做,能不能麻烦你帮忙送漾漾回家一趟?”

褚冥漾连忙否定他的提议:“不行的千冬岁,学长他……啊!”

冰炎拿笔穿过铁丝网狠狠地捅了捅他的腰。

“行,我送他回去。”冰炎边说边朝褚冥漾递过一个警告的眼神。

“那就麻烦学长了。”千冬岁忽略两个人之间的暗流汹涌,拍了拍褚冥漾的肩头,“漾漾,乖,跟着学长走吧。”

“……”

他还能说什么呢。

洗过脸和身体,擦干,喷上止汗剂后,褚冥漾领着冰炎走到停自行车的地方。

“学长,我们还是各走各吧。”离远人群后,褚冥漾才说,“你明明就不会骑自行车啊。”

冰炎说:“我后来有练过。”

“呃,能载人了吗?”

冰炎回以一声冷哼,等褚冥漾开锁后就把书包递给他,跨上车座。

“上来。”

看着冰炎有些不服气的表情,褚冥漾觉得有点好笑。不过现在可没有隔着铁丝网,为了避免被K,他还是很自觉地踩到后轮轮轴两边加的支架上。

冰炎脚一蹬,自行车摇摇晃晃前进了几步,慢慢地往一边倒。

脚撑住,再起,再倒。

“……”

扶着冰炎肩膀的褚冥漾小心地表示:“还是我来吧。”

“你手指伤了。”前面的冰炎还有些不甘心。

“只是手指而已,不妨碍转弯和刹车,所以还是我来吧。”褚冥漾轻咳了声,“反正我们家里都挺近的,真不会有关系。学长就……下次再试吧。”

冰炎沉默了三秒,还是跟褚冥漾交换了位置。

他背着两人的东西,站上后轮时不爽地捏了几把褚冥漾的肩膀。

“诶哟好痛……哎呀学长别捏了别捏了肩膀要碎了车会倒——”

自行车歪歪扭扭地走了一段后才正常行驶。

悲痛的褚冥漾因为双手扶着车把没能揉一下被捏到的肩膀,心里很苦。

冰炎见人手指伤了还要当车夫,所剩无几的同情心作用了一下,勉为其难地帮他搓了几把。

“学长,我先把你送回去吧。”褚冥漾觉得自家学长认错态度良好,心情又愉快起来,“就到十字路口那里可以吗?”

“嗯。”

“说起来,学长你后来真的有练过自行车吗?”

“褚——”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学长你别冲动——”感觉到肩上的手指有收紧的趋势,褚冥漾连忙解释,“我是想问,你不会是自己一个人练的自行车吧?”

“那又怎样?”

“没有人扶着后座怎么学啦,你这样学好很慢的。”褚冥漾说,“你要找夏碎学长,或者其他朋友帮忙才行。”

让夏碎知道自己不会骑自行车?他是疯了吗?

冰炎马上否决这个提议:“不干。”

“学长……”

“要么你来扶。”

“啊?”

“就这样决定了。”

“什……唉?我还没答应呢!”

手指又收紧。

“好好好!帮帮帮!能成为学长的助力是我人生一大荣幸,所以好学长快控制一下您高贵的手指吧!”

冰炎愉悦地放过了手下随时可以开宰的小羊。

车轮碾过沥青地,发出嘶嘶的声音。两边的景象在干燥的风中略过,头顶上的枝叶往后飞,秋日的天空又高又远,是清亮的蓝色,映衬得扇形的银杏叶是活泼跳跃的金黄。

头上有电线交错成溪,流向四面八方的低矮房屋。车轮转动的声音,风吹过枝叶的声音,鸟雀偶尔叫唤的声音,安静地汇入耳道。

冰炎没有坐过自行车后座,也没有这样和一个人接近过。从图书馆到他的家很近,这段路会在十分钟内结束。他知道他很快就要下车了。

可是,他还是觉得心情很好。

TBC.


评论(12)
热度(31)
  1. J.RK/幻希SoloS 转载了此文字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