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车与节气(2)




二、小绵羊与狼

    

小暑。

冰炎拉了拉短袖衫的领口,汗水从锁骨流下,滚落到裤缝里。好热。背上的衣料贴着,感觉紧绷。

冰炎再一次想,当初答应褚冥漾过来台湾自由行的自己是不是疯了。

在海洋馆里睡觉的经历是很好,四周都是玻璃与水,鱼群游弋,睁眼闭眼都认为是梦,才晓得,原来有些梦是不会醒的。

到垦丁游玩的经历也很好,天蓝,水蓝,深一分不够清凉,浅一分不够明艳,足够让他联想世界上其他美丽的海与景。

花莲观鲸的时候也有趣,他们在船上住了一晚,白天盯着海面都错过了鲸鱼的翻起,倒是褚冥漾盯着盯着就晕船了,早早回卧室睡觉,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撞到日出时半跃出水的鲸鱼,兴奋地把生物钟仍处于睡眠状态的冰炎叫醒……

揍,是必须的。往死里揍,是因为你不能要求一个意识还没清醒的人控制力度。可能是习惯了海上活动,第二天的褚冥漾全程跟着船上的惊呼声在跑,哪里有人喊有鲸鱼就跑去哪个夹板,像个傻子一样一脸紧张又不亦乐乎。明明该猜到跑过去以后十有八九鲸鱼会潜回海里。

照片是有抓拍到几张,不是糊了就是光一点水花。

冰炎安定地窝在一个地方,边钓鱼边看海,捕捉到了几次鲸鱼出水的场景,还钓到了几条鱼加餐。

这些对他而言都是没什么,不过看着褚冥漾那副复杂的神色,冰炎还是觉得心里愉快极了。

但不得不说,热,是真热。

台风季将近,这时的台湾有风,也是涩而粘的。走一点路还好,走远了,出汗了,那就开始难受了。黄昏时分,在小吃街上解决晚餐,鸡翅包饭,大肠包小肠,炒面,蚵仔煎,都来几份,杂七杂八地填满了肚子。小吃街离今晚的旅馆有些远,路不复杂,穿过平坦的民屋区域后,一条直道往山上爬。

爬山……好累。

“学长!”那边的褚冥漾推着一辆小绵羊走过来,“我借到车了,按照一天的价格,油费自己给,明天这个时间还掉就行了。”

“有超出经费吗?”

“没有,老板人超好的。”褚冥漾露出傻笑,“如果能在明天中午之前还掉只要付一半钱就行,分摊开来很少。”

褚冥漾拿手比了个数。冰炎点点头,目光落到小绵羊上。

白色的车身,可爱但稳重的设计,看起来就是专门为褚冥漾这种不适合开快车的人做的。

“我来开吧,学长你在后面看路好不好。”褚冥漾坐到前面,调整了一下位置。他今年十八,刚好考了牌照。

“行,你记得听我指示。”

“没问题啊。”

冰炎爬上后座,戴上安全帽后打开手机的导航APP,设定目的地,界面显示出红色的路线。

“先直走,穿过这片房屋。”

“好。”

褚冥漾准备发动小绵羊,突然想到什么般说:“学长,你不要坐得离我太近。”

“怎么?”

“我背上有汗,小心别蹭到了。”

冰炎一愣。褚冥漾浅蓝的恤衫湿了大半,后背已经一片深蓝。

“没事,这次的民宿里有洗衣机。”

“诶,真的?”

“我们在这边留到后天,所以衣服洗洗没关系。把之前的衣服都洗了也行,后面的住宿都只有一天。”

“嗯嗯,好。”

听声音,褚冥漾好像又雀跃了起来。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总会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心情好。自己也很奇怪,如果褚冥漾心情好了,自己的心情也不会差到哪里。

小绵羊噗噗噗地跑在路上,两边的民宅都有着小庭院,最高不过三层,木栅栏里可见阔叶小花,隐约有炒菠萝的酸甜味。

房子矮矮,一点也没有台中高楼大厦的压迫感。稍微抬眼就能看见远处的房屋里亮灯,还有更远的山路上绵延灯火。视野很开阔,黄昏的天色带有将暗未暗的暧昧,夏天的天稍低,云似乎都要压到避雷针上了,底下成片或暖黄或清白的灯海,宽广又浅浅一摊。

“这里感觉好适合养老啊。”

“褚,不要东张西望。”

“哦……”褚冥漾应一声,不知道看到什么后扑哧一声就笑了。

“干什么?”

“没什么……嘿、真没有!”

冰炎信他才有鬼。他探头看向后视镜,赫然看见自己的安全帽中间有一个白底圆圈,中间红色加粗一个字,“帅”。

“……”大意了,戴的时候竟然没有翻过来查看。不过,某人似乎是确信犯呐。

“叩!”

“呜哇!”

冰炎拿安全帽撞了褚冥漾的头一下,吓得他晃了几个弯。

“学长你不要乱吓我!很危险的!”

“我要是受伤了,你就死定了。”

“喂!”

“褚,专心看路。”

“那你不要骚扰我好不好!”

“不好。”

“……”

过了一会儿,冰炎把左手环到褚冥漾的腰上。

“学长?”

“要上坡了。”

斜坡不陡。褚冥漾抬头就能看到山顶的鸟居,红色灯笼像河流一般引向上方,两旁房屋采取日式设计的门面,靛蓝色的门帘,白底黑字的招牌灯,木制的拉门,都很安静,连人走动的声音都只能凸显这里的安静。

不过冰炎没有注意这些。

他感觉到褚冥漾肚子上出的汗变多了。

大概是山上温度更高吧。

冰炎想。

毕竟,他好像也感到更热了。

 

TBC.


评论(1)
热度(27)
  1. J.RK/幻希SoloS 转载了此文字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