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全员向/叶修中心】拔舌 1


 说在前面的话,一定要看哦。

 

 


 

Chapter 1   起动

 

>>>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乔一帆加入新媒体部的第一天,叶修这样跟他说。

 

果然《双城记》对近现代文学的开头影响是崩溃式的。中文系的小新人刚这样想,叶修便不紧不慢地向他解释。

 

之所以说是最坏的时代,是因为对新媒体,尤其是微信而言,红利时期已经过去,现在新闻新媒体要吸粉,势必要比以往困难。至于最好的时代……

 

“这个,只是预感。”叶修说,“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坐在叶修后面的魏琛听了,哀怨地从电脑后抬眼:“老叶你就别骗新人了,咱们部门这都只剩下7个人了,好个鬼的好啊。”

 

“老技术就别逼逼。”

 

“你个空降兵说谁呢!”

 

“谁应声说谁。”

 

魏琛没再回应,取而代之的是两根直冲苍穹的中指。

 

“年青人别轻听轻信,我说会变好,自然有我的理由。”叶修说,“最大的证据就是,我调到这儿来了。”

 

这话可真是。乔一帆本以为魏琛会大吼一声“您脸真大”,没想到后者竟像默认一般一言不发。

 

看来叶修前辈果然牛逼非常啊。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肤浅地想着。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时,已是三个月后。

 

>>>

 

作为一枚职场新人,乔一帆从2016年加入R市电视台伊始便战战兢兢。六点半新闻的主编之一王杰希,曾评价他的几个实习出镜为“谨慎有余,专业不足”,简单来说,便是太嫩,作为记者而言,总感觉欠缺了魄力。

 

就这点而言,高英杰算是比较神奇的一位。平常也是谨小慎微的一个人,哪知一拿上话筒就跟大变活人似的,说话八面来风,镇定得不行,眉眼里已经隐约有了名记的气质。

 

原本乔一帆是要被刷下来的,谁料到同样在实习答辩现场的叶修大手一挥,嚷嚷着说既然新闻部不要,刚好新媒体部也缺人,干脆就调到他那边吧。

 

乔一帆是第二天一早才知道这事的,人力资源询问了他的意思,得到应允后才让他正式进入新媒体部实习,当然,月底还要做一次实习答辩就是了。

 

“先给你介绍一下咱们部门的人吧。”叶修指点江山,“小唐是美编,跟设计有关的东西找她就行。魏琛是老编辑了,技术部那儿拉过来的大神,还有罗辑和小安,都是技术的好手。方锐和包子都是小编,你主要跟他们学习。”

 

一个眼神澄亮无比的青年笑嘻嘻地说:“老叶你好自信,就不怕我和包子带偏新人吗。”

 

叶修指向另一边的小美女:“苏沐橙,新媒体主编,谁欺负你,尽管跟她说。”

 

“你好呀。”苏大美女朝他挥手。

 

乔一帆连忙回应。叶修把交接的事情说了遍后便离开,小新人抱着电脑到他的工作桌上,听着方锐的指点,开始了第一天的微信编辑体验。

 


>>>

 

一晃数月,详情不表。熟悉地使用各种新媒体技能只是开始。不过,“最好的时代”还意味不明,乔一帆倒是先进一步体会到“最坏”的后劲十足。

 

例如,年中R市电视台有一场选美盛事,创意虽土,但确是全年招商的一大项目。选美年年有,处处有,如何做出特色十分困难。

赛事主办部门,活动部,一般都会在出了大致方案后约上各方领导,进行介绍。迎合直播元年的概念,该年的选美将与直播平台加大合作,不仅几场关键赛事会进行双屏直播,日常训练亦会放到直播平台上,可供点击。

 

“光训练没意思,多策划活动,像‘校花的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把话题刷起来。”

 

“呃,都是素人,估计没人会看。”

 

“素人的流量很小吧?”

 

“对啊,不要为了贴合潮流而直播啊,这件事做了得有意义。”

 

“又说要创新,创新了又说没意义,这样很难搞啊。”

 

会上的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乔一帆只觉得大神说话,小透明还是别插嘴的好。

 

“干脆这样,”活动部的杜明说,“把20强的选手分下组,和咱们台里的慈善项目联系起来,通过直播的打赏功能来为慈善项目捐款怎样?够正能量了吧!”

 

“慈善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王杰希说,“把选美和打赏联系起来,这事不妥。”

 

“赞同。”活动部二把手,江波涛说,“这个想法太容易被其他媒体捕风捉影。”

 

“宣传部上周开会,强调了一遍宣传思想。”王杰希目无表情。

 

“或者换一个思路,把选手和广告商联系在一起吧。”江波涛开动他的大脑瓜子,“我们不跟直播平台的打赏功能挂钩,但是,每位选手绑定一组广告商,以投票票数的多少来决定选手的出镜时间长短。选手的出镜率决定广告商的曝光率,这样,广告商那边也会拗足力气宣传拉流量。”

 

节目中心的张佳乐目瞪口呆:“你也心太脏了吧,人来投广告本来就打算让我们帮忙做宣传的,结果你这责任一转,又变回他们的锅,江波涛你真的没被客户骂过吗?”

 

“当然没,因为被骂的是我们谢谢。”经营部黄少天言辞精简,以示愤怒。老子自己拉回来的客户,跪着也要听客户爸爸骂完。

 

江波涛就笑笑,转向一边:“小周,你觉得呢?”

 

活动部一把手周泽楷思考:“可行。”

 

他边看江波涛记录,边补充:“还有,外景的问题。”

 

“对,这个也正想说。”江波涛说,“今年选美的外景拍摄还没定好地点。新闻部那边有资源吗?”

 

“不是拍山就是拍水,你挑挑不就好了?”

 

“都拍过了,景色差别不大,也不好随便就说一个没关联的地方。”

 

“要到咱R市的帮扶城市去体验生活吗?”

 

“并没有人想看选手一身黄土的样子好吗?”

 

“那就随便去个海边,泳装大家都喜欢。”

 

“请把戏肉留到总决赛谢谢。”

 

“上个月,R市和釜山签约了旅游城市。”叶修突然说,“活动部那边有没有考虑过和釜山公社联系?”

 

“叶神的意思是到釜山拍外景吗?”

 

“对啊,旅游城市嘛,你就安排选手去几个釜山的著名景点玩一下,外景有了,宣传有了,上面肯定喜欢。”

 

王杰希点头:“赞同。国内逛久了,也可以到国外去找新感觉。”

 

“你怎么看?”江波涛问周泽楷。

 

“试试。”他点头。

 

旁听的乔一帆光荣地被分配到节目预告的新媒体稿件编辑。后续方案逐渐详细,海云台、札嘎其市场等热门景点均在行程上,甚至有品尝地道辣炒章鱼的美食品鉴会。

 

乔一帆搜寻了景点的详细资料,浓缩出最具诱惑力的几段文字,翻找版权大佬视觉中国的精美图片,被苏沐橙砍了四次刀,总算出来一条美美的稿子。

 

最后没出。

 

解释只需一句话。

 

限韩令出台了。

 

 

>>>

 

又例如,节目中心准备开一档全新的美食节目,以高铁沿线为线索,吃遍路上的山珍海味。

 

继续旁听节目策划现场的乔一帆深深为主持人感到心疼。

 

“主持人上山,起码要踩个屎吧。”

 

“黑毛猪这个点可以有,踩踩更健康。哦对,还有乳鸽养殖这个点,要不要让主持人,哈,感受一下消化后的果渣?”

 

“可以有,可以有。直接吃新鲜食材这个必须的吧,记得要震惊一下。”

 

“生活化的素材也来点,那种长途跋涉、满脸风尘地对着自拍说话的画面来几个。”

 

“有摄像在开会吗?”

 

“你们一个个的,自己当摄像算了。”

 

“等会儿,”叶修打断了热火朝天的镜头讨论,“先说回项目本身吧。挺好的,就是这个盈利模式好像跟以前的不一样。”

 

“呃,对,这次我们不光靠电视广告来赚钱了。”张佳乐反应过来,“对对,其实我本来该先跟老叶你说的。这档节目我们打算跟拍摄地的农户联系,合作做一个电商,卖当地的食材,成本价和销售价的差额就是我们的利润。到时候微信后台要做微商城的链接,新媒体这边的同事麻烦跟进一下。”

 

“放链接无所谓,重点是客服谁来做。”

 

“你们处理一下不行?”

 

“行个鬼,客服才是最麻烦的你不知道?”叶修说,“最好的处理办法当然是谁有权安排商品,谁来当客服,不然连赔个双份或退个款都拿不了主意。”

 

“你建议农户当客服?”

 

“对。”

 

“行。”张佳乐叹气,“我这边多找些人对接。”

 

后面又讨论了些细节问题,话题甚至又兴起了一波花式虐待主持人的头脑风暴。乔一帆为主持人默哀了五秒钟,结果在看节目预告时发现,中途提议最狠的张佳乐竟然就是主持人本人。

 

看着扎一根小辫子跳脱在镜头前的主持人,以及真的出现了的“主持人踩屎”、“主持人被未熟的果子酸到驾崩”、“主持人被鸽子宠幸”、“主持人满脸疲倦又强打精神地出现在自拍前”等镜头,乔一帆一时不知该说他是真敬业还是真倒霉好。

 

不过这预告确实好,拍得好,剪得也好,着实有吸引力。

 

新媒体宣传上,不单让张佳乐同志自觉写了落落长的一篇主持人手记,乔一帆还操起了记者实习时的功力,来了个快速问答,简单编写一则人物采访。

 

画面美,人物美,食物美,没有理由不红。

 

好吧,还是有的。

 

乔一帆很失望地想。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篇新媒体稿件根本没发出去。

 

撤稿的原因更简单,因为节目根本没播出去。

 

电视台领导不接受电商盈利模式,一来,产品有问题,电视台背不起这个责任;二来,这跟购物频道的广告有什么不同?——领导语。

 

 

>>>

 

乔一帆还没明白电视台新媒体的困难之处,倒先明白了电视台经营的困难之处。

 

第一,一切不符合上级政策的方案都是纸老虎。擦边也不行。

 

第二,连拍好的节目都敢说不播就不播,区区一篇新媒体稿子,又算得了什么。

 

 

>>>

 

话虽如此,偶尔也是有好玩的题目可以做的。

 

适逢共享单车风靡,路边随便停车的现象日益严重,各共享单车的维修也跟不上车子损坏的速度,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负责制作新闻的是电视台最有名的节目——七点半民生新闻,以敢说、敢怼、话题辣、评论狠著称。

 

仍处于实习期的宋奇英跟着前辈记者跑了两周,感慨道:“不过好神奇,没想到共享单车起来以后,公共自行车的借出量不仅没减少,反而还增加了。”

 

午间在饭堂休息的高英杰吸了口奶茶:“毕竟共享单车背后是一轮又一轮的天使投资,而公共自行车的背后是政府出力啊,还是有不同的。”

 

“维修成本很高哦?”同坐一桌的乔一帆向跑在新闻第一线的两位小伙伴问。

 

“人力和材料费用都有,主要是共享单车本身投放量大,破坏成本低,维管的成本自然就高起来了。再有,捡车、修车的人都找的临时工,一看就是没认真处理后续这块。”

 

“那片子还是有做的价值的吧?”

 

宋奇英和高英杰对看一眼:“有是有……”

 

“怎么了?”

 

高英杰似乎有点不会说:“其实,这也是上面布置的任务。”

 

“嗯?你是说,市那边的领导……”

 

宋奇英点头:“对,不仅我们电视台,电台、报纸也要做专题报道。”

 

“这么夸张?”

 

“城市规划的人怒了吧,谁知道呢?”

 

乔一帆一时语塞:“那,公共自行车应该也有维修不到位之类的情况吧,这又怎么说?应该讲,能说吗?”

 

在六点半新闻资料库里看过相关报道的高英杰说:“不能强调说‘政府做得不好’,而要说‘可以做得更好’。反正,不可能做很长。”

 

“这算好事了。”宋奇英皱眉,“以前,外地发生什么灾害,七点半发个新闻,调查R市的预防情况如何,再正常不过。现在不行了。”

 

高英杰说:“现在是,R市发生什么灾害,要看外地的案例,强调是普遍情况,并非R市独有。”

 

“是前几年开始的吧?”宋奇英调动他脑中七点半民生新闻小资料库。

 

“差不多,反正这几年的领导都变得听不得这些。”

 

“是因为换了领导吗?”

 

“好像又不只是这样……”

 

乔一帆沉思半晌,提出了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我可以问一下,你们知道叶修前辈之前是在哪个部门吗?”

 

“嗯?”话题转太快,对方反应不过来。

 

“我看叶修前辈对上头政策很熟悉,选美的时候也是,马上就能说出R市的近期政策,给我的感觉,嗯……跟王杰希前辈有点像。”

 

高英杰说:“我听说,叶修前辈之前跟王杰希前辈一样是搞六点半新闻的,而且他当主编的时间还更长呢。”

 

“新闻中心的主编为什么要调来做新媒体呢?”乔一帆不解,脑子的蝴蝶结绕着绕着就松了,“是……需要打造一个新闻的新媒体阵地是吗?”

 

高英杰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可能一帆你那边知道得会更详细吧?”

 

“其实我也不懂,特别是,如果要打造新闻舆论阵地的话,为什么现在才开始呢?这件事的话,不是在几年前刚成立新媒体部的时候就该决定的吗?”

 

宋奇英皱眉:“我也看不懂。七点半的新媒体宣传是跟六点半独立开来的,这方面的事情我确实不了解。”

 

“方锐前辈跟我说过,以前的新媒体部跟现在这个,完全是两码事。”乔一帆回忆起翻找的电视台官方微信历史,隐约间有点头绪,“总感觉,叶修前辈这次调职可以说是我们部门的一大转折,但到底是好是坏,我还说不好。”

 

高英杰放开咬扁的吸管口:“我们还太嫩了。”

 

“怎么什么都看不懂呢。”宋奇英也有些沮丧,但一想到那位敬佩的记者前辈又强打起精神,“可能多跑些题就会明白一些的吧。”

 

“希望如此。”高英杰只得应和。

 

“一定如此。”宋奇英鼓励对方。

 

乔一帆握拳,也为自己鼓劲。

 

 

>>>

 

其实,事情没那么复杂。

 

乔一帆想。

 

叶修前辈离他近,直接问他不就好了?

 

光想,自然简单,结果在面对叶修时依旧无法把这问题自然说出口。

 

话又说回来,这调职算是升还是降?对叶修前辈本人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对电视台来说又是好是坏呢?

 

这些乔一帆都弄不明白。越不明白便越想要问,却也越不敢问。结被打死,扯都扯不断。

 

“小乔。”

 

乔一帆被前方的呼叫喊回神,抬头才见叶修等人站在前面等他。

 

选美总决赛结束,新媒体部连夜赶出了最新鲜滚热辣的微信稿,海量美图杀流量,P图和组织稿件也杀了乔一帆不少脑细胞。

 

“我、我来了!”乔一帆不好意思,赶紧跟上去。

 

快到午夜,地铁公交都已停运,只得靠同样加班的办公室同事捎回宿舍。

 

有车一族方锐有气无力:“唉,连小乔这么年轻都做到傻掉了,难道不能申请到隔壁酒店公费住一晚吗?”

 

“没人阻止你睡马路。”叶修真诚建议。

 

“请记住,这里唯一有车的人是我。”

 

叶修“哦”了一声:“请记住,这里官最大的人是我。”

 

“又不管报销。”

 

“管你就够了。”

 

叶修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显然已无力跟方锐插科打诨。后者到地下停车场把车子开上来,其他两人站在电视台旁的巨大屏幕下,等着滴滴打方锐。

 

浓夏,夜风有股水汽的味道,皮肤闷又热,连讨厌的滴露沐浴露都怀念了起来。

 

深夜,参与城市面孔建设的大屏幕仍在播放公益广告。

 

色调清淡的光影滚动,那些熟悉的、陌生的面孔逐一掠过。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炙手可热的年轻演员,此刻,这些在演艺领域里响当当的人物为了同一个话题齐聚。

 

一句短语,一侧眉眼,定格便是一框美景。他们望着同一个方向,歌颂着同一首主旋律。

 

——光荣与梦想,我们的中国梦。

 

自己该心潮澎湃的。乔一帆想。但很奇妙地,他看着这自动静音的广电广告,内心却毫无波澜。尤其是认出那几名年轻演员在数月前,曾就“天价小鲜肉是否市场正确”的话题被央视采访过后,更是有些许不爽。

 

觉得这广告跟海报PPT一样无趣的自己,绝对是太自大了。他如此警惕着自己,却在瞥见叶修的表情时吃了一惊。

 

叶修定定看着广告,光影投在瞳上,却渗不到眸里去。

 

“怎么了,叶修前辈?”

 

他忍不住问。

 

“没什么。”

 

叶修眨眨眼,视线挪到乔一帆的脸上。

 

“广告有什么问题吗?”他壮着胆子问。

 

“当然没有。”他笑了笑,说。

 

最后那句话几乎消散在空气里,让乔一帆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正因为‘没有’啊。”

 




TBC.







① 《光荣与梦想——我们的中国梦》2017年,广电第一支公益广告;


② 【全职全员向/叶修中心】 看好你的喉舌 6


我就给下链接。


评论(42)
热度(125)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