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单人】红气球






>>>


小时候,那是相当闪亮的颜色。铁板上滋滋作响的小章鱼肠,晶亮圆润的苹果糖,西瓜瓤,荔枝,大龙虾。多数都是食物,毕竟那是象征着成熟的颜色。


才不是呢。他姐姐跟他说。因为是会吸引小孩子目光的颜色,所以才被用到这种食物中。这是欺诈,只是想从我们的父母口袋中骗出钱来呀,笨蛋。


是吗。他想,但那不是食物本来的颜色吗?


色素,色素,都是调过色的,才会那么漂亮,专门哄你这样的小孩呢。


是这样吗。他的脑袋还很小,没办法装很多想法。


是这样哦。


原来是因为我会被红色吸引,所以我喜欢的东西才是红色的呀。



>>>


大一点的时候,他学会了游泳。因为他的河越来越深了,从一开始可涉水而行,渐渐得学会潜泳。


水是淡粉色的时候最浅,清清亮亮像果冻,又像蔷薇色的脸颊。漾漾,下来玩啦。漾漾,你要选哪个组。这个冷盘好好吃。漾漾,不要怕。水漫上来了,嘟囔着埋怨。饶过我吧,为什么是我的河呢,我游不过去的。他拍打着水面,好像这样就能阻止水平面的上升。


你不要假装不知道。希望你不要顺应天性回归黑暗。你不可能待在这个地方的。你从一开始就是垃圾啊。希望你能更谨慎而行。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的。


河水漫过膝盖,漫过肚脐,漫过心肺,漫过喉咙。


啊,饶过我吧,饶过我吧。


为什么是我的河呢。


我是游不过去的啊。


被波浪打翻只需一瞬间。他挣扎冒起头来呛口气,又被重重拍下。


救命啊。


他张嘴想呼喊。


救命啊。


他茫然四顾,看到了光线折射下鳞次栉比的红色河水。他向前看,没有尽头,他向下看,看见了黑色的河床。


河床潜在河底,黑色的土壤浸饱了鲜血。他沉下去,手指碰了碰黑色的沙石。啊,啊。他听见河床在哭叫。啊,啊……


他抚摸着沙石,捻起一指。


原来这不是黑色,还是红,还是红。


他抬头看,眼前出现了更多游动的色条。风云烟雨中,幽灵一样的红袍。堂皇舞厅里,翻飞的大圆裙摆。右肩的山水瀑布,眼下的蜿蜒三千尺,额前吊饰,掌中肉,胸前花开,眸里红。


红色从他身上流过,在河里发出荧光。红色钻过他的指尖,像一尾尾灵活鲜亮的鱼。


等等呀。


他张开双臂阻挡着。


等等呀。


漾漾,游起来。红色旋转着说,像他高中制服的百褶裙。游起来,走起来,跑起来。


漾漾,跟上来。


一尾银白色的鱼倏忽间游过,从头到尾有一根细长的红线,好像被划了一刀。


学长,你要去哪里。他大喊。


我得去该去的地方。血痕一样的红色弯出一个圆,首尾相衔后即分。他说,褚,你要加油。


你要加油。



>>>


再大一点的时候,他终于走在路上,路上还有很多人。沙石是黑色的,头发不会泡在水里。情侣相距一拳,后来双手交叠。朋友碰碰撞撞。小孩追逐着,手里绽开豆子大小的烟花。褚冥漾走在路上,路两旁都是祭典。


小朋友,要不要气球啊,好玩的气球。小哥,来个气球吧,买一个给女朋友怎么样呀。他打断他,请给我这个吧。好呀好呀,你要红色的这个是吗。是呀,是呀。他笑了笑,红色的氢气球在绳子上跳跃。


气球打得透,背后的灯光好像变成了内里燃烧的核,黄澄澄的一颗。


它在晃,他想。好像有手指在四面八方叩击气球,它迟缓又不停歇地变向,在空中跳着慢吞吞的舞蹈。红色是它的礼服,舞鞋握在手里。


他想把绳子绑在手腕上,这样他便能腾出手来吃东西。他刚要打好一个蝴蝶结,后来的小孩撞到他的手臂,左手一松,红气球便从右手腕处如蓬勃生长的植物般向上。


红气球飞呀,飞呀,好像河里冲刷的沙,好像蝌蚪溯游而上。它融在鲜亮的夕阳光块中,很快便再也看不到。


哇。他盯着消失的地方,感慨了一声。


落日浩浩,红霞滔滔。


他眨眨眼,一滴泪就这样落了下来。










评论(3)
热度(41)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