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全员向/叶修中心】看好你的喉舌3

Chapter 3 看好你的后辈

 

※喻文苏、黄烦烦上线;

※刚开始我以为我在苏黄少,中间我以为我在苏喻队,到后面以为在苏老魏,最后全篇写完才发现,我苏的是(糖水琳琅满目的)G市;

※再想深一层,还包含了我对最近G市这天杀的天气的怨念;

※这章字数多,但并没有黄少上线的缘故,我也很意外;

※野鸡司机就是无牌经营的司机啦,可以摩托车可以出租;

※大水蚁就是全民公害世纪妖物——白蚁;

※红糖水是指红糖加水,白糖水是指白糖加水,但是糖水不是指糖加水,是广东一种小吃的总称,如杨枝甘露、椰汁西米露等,详见内文;

※《九品芝麻官》,主角包龙星由周星驰饰演,内有因目睹妓院老板娘(苑琼丹饰)骂街功夫了得,便暗中学习并习得了一身能让死人复活的斗嘴功夫的情节;

※“人有无,钱有无,娶个老婆又走路”是一句粤语,意思是“人也没有,钱也没有,娶了个老婆也逃走”,形容男人落魄;

※金鱼佬,粤语用词,怪蜀黍的别称。来源于深水埗一个案件:一个中年男子出于诱拐的目的,在天台上养了金鱼,并陆续地对一些小女孩说:“小妹妹,叔叔带你去睇(看)金鱼好不好呀?”带到天台上后伺机侵犯,后来人们就用“金鱼佬”代表有恋童癖的男子,乃至表示怀有明显欺骗目的攀谈年轻女生的男人,尤其是老男人;

※艾玛这章前言好多,果然还是中了黄烦烦buff啊。

 

Chapter 3 看好你的后辈


窗外的景象倒是陌生。

乘搭着公交车,逐渐远离繁华处,视野开阔起来,平房大多两三层,连片开来,连天空都看着低矮了。

叶修坐在窗边,在红灯转绿时,看见那个少年又赶上来了。

算是意外发现,穿着运动服套的少年似乎在追赶这班公交车,每到红绿灯就会见他踩着自行车狂奔过来。不过有次冲太猛了,石子一磕,塞在篮筐里的篮球蹦到了边儿上。路过的野鸡司机骂了几句,少年灰头灰脑地跑去捡。

过了一段下坡路,两边绿油油的稻田迎面而来。低矮的稻叶连绵一片,像是草原,扶疏游离。这让叶修不由得想起了《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这电影。沐橙那小丫头片子特别喜欢星野在稻田里嘶吼的场景,沐秋好不容易搞到了张海报,贴在天花板上天天让她盯着睡觉。不过叶修对岩井俊二的电影不怎么感冒,性格原因吧,青春残酷物语不合胃口;倒是蛮喜欢《华莱士人鱼》,一度热衷于研究水人说。

叶修把车窗打开了点,潮热的湿味涌了进来。骑着自行车的少年挂了脸汗,宽大的衣尾被风吹鼓,沾汗后似被绿色渲染。

按着魏琛画的简易地图,叶修摸索着路找到了学生喻文州的家。单进前门后有个小院子,一侧种了丛桂花,正值浓春,叶子层层叠叠。也开了口活井,旁有半径一米的圆形鱼池,架了铁网,红的金的鲤鱼悠然。

看来这家主人好打理庭院。叶修左右环顾,鱼池边上那棵树是石榴,树纹流畅,周边绿意环绕,估计也是各类夏花。是和王杰希家的商品房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墙边靠了辆墨蓝色自行车,筐里放了个篮球。这看着眼熟啊。

“叶修前辈?”

听到叫唤叶修才回头,穿着天蓝短T、白色七分裤的少年倚在内门边上,眉角带笑。大概是四周色调过于浅淡的缘故,叶修总觉得他黑色的眼和发过于浓重。

“喻文州?”比起“黄少天”,这个名字比较秀气。

对方颔首:“少天还在洗澡,前辈先进来坐坐吧。”

屋内的家具多为木造,叶修倒是不会分是酸枝是红木。神龛处也是典型南方设计,正中大幅观音像,再置小型观音金身,香炉三个,两上一下,供奉观音、祖先与土地。屋里其他地方还有灶君、当天、门口等神位,农历节日烧香拜神估计够呛。

喻文州把叶修领至饭厅,一大张深红色圆木桌子中央放了个水盆,旁一盏熄着的小灯。

“这什么?”叶修指着问。

“淹大水蚁的。傍晚后打灯,大水蚁自己会飞到水里。”喻文州好些尴尬,水上还漂着几只大水蚁的尸体,被客人看见总是难为情的,便把盆端到一边,“少天刚篮球队训练回来,我让他先洗一下了。”

“老魏那时候也这样?”

“咳,基本上。”喻文州递了他一杯柠檬水。

叶修点点头,不愧是老魏,原来有这般杀时间的方法,我就知道以他的下限不会乖乖上满三个小时的家教。

“队长我这件衣服又小了!哎你说是它缩水了还是我长高了呢?说不定两者都有?”有人边说着边擦着头走进来,让叶修体验了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少天,叶前辈来了。”喻文州把冰好的柠檬水放他手里,提醒道。

“黄少天?”

“就是我!唔你就是叶修吗,魏老大说得没错啊你看着果然唔唔唔……”喻文州塞了黄少天一口杏仁饼,把学习用具铺开。

“队长你干嘛堵我?哎哟冰肉馅儿的……”

叶修看着黄少天嘎嘣咬碎杏仁饼后拍了拍手。不妙,这人的感觉……

“喻文州你是篮球队队长?”叶修顺着喻文州的势起个话头。

摇头。

这解释起来有点麻烦。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个班,班里有好几个男生都热衷于一款名为《荣耀》的网游,于是便组了叫“蓝溪阁”的公会,周末的时候就拉队刷刷副本参加活动。作为数人当中战术素养最高,且唯一一个能指挥好黄少天的人,喻文州义不容辞地当上了公会会长。

至于不直接喊“会长”的原因嘛,正值青春叛逆期的黄少天,最痛恨的便是官僚制度与组织,像学生会这种表面上为校方与学生沟通桥梁的组织,在他眼里却是抱领导大腿、压榨学生平民的枪头鸟,“会长”这种透着浓浓腐臭味的头衔,谁要喊?

队长多好啊,一喊出来就是满满的热血与汗水气味,由内而外展现着青春。

现任·真·学生会会长喻文州表示真·理解。

但黄少天是什么人啊,他可以怕任何麻烦,但绝不会嫌弃要说太多话,噼里啪啦半杯水下肚,解释完毕。

叶修的内心十分淡定——地打着魏琛的小纸人。他终于认出了这个多话的家伙是谁。

前文曾说到,高三生唯一能参与集团活动的时间就只有晚锻炼,以班级为单位,顺时针绕着操场或学校内墙跑步。但班级太多,故每个年级会轮流在草坪上做广播体操。

叶修在高三第一个班,黄少天在高一最后一个班,环形衔接正好一前一后。一般来说,出于尊重女生与尽可能偷懒等原因,男生大多跑在班级最后头。偏偏叶修懒散成性,在一帮猪朋狗友的推波助澜之下,硬是被体育老师强制要求当领跑。

名人的麻烦,在各个点都有体育老师盯梢时尤为明显。

叶修感慨地想着。

同时觉得,前面这个班把黄少天放到队尾,简直怀了极大的恶意。

高一20班有个话痨的传言三天内被高三1班传遍年级。

叶修表示,那真的是个人才。合计近两千米的路程,人才兄吱吱喳喳说了一路。最开始时,还会跑着跑着突然说一句“队长我觉得头好晕啊”,然后或因跑太久或因话太多而脑袋缺氧,一头栽倒在旁人身上。后来修炼成精了,一口乱码从不伪连,连绵不绝永不停歇。

叶修认为黄少天可以再努力一把,往《九品芝麻官》里的周星驰靠拢。驳倒苑琼丹,吵醒已死人,文字泡炸起海鱼与水,晋升吵架王,登上人生巅峰。

升上大学后,叶修都要忘掉这事了,没想到山转水转人也转,一开始只是看着背影的话痨,现在就要面对面地向自己讨教。

“大概就是这样,我觉得队长好听多了,而且也很亲密很尊敬呢,你看,我都没喊冯大作队长咧,我心目中的队长永远只有文州一个!”黄少天一口气干了剩下半杯柠檬水。

妈呀好酸。叶修真想用“呵呵”的文字泡封上黄少天的嘴。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喻文州重新把各人的杯子斟了七分满,说,“前辈,我们开始上课吧。”

叶修认命地抽出两张卷子:“做。给你们三十分钟。”

“……”

作为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为常态的人,为了试学生水平而亲自出试卷,叶修觉得他真仁至义尽了,这辈子也就沐橙有过这待遇。三十分钟后,叶修接过喻黄二人的卷子,拿起红笔唰唰就改。

看完第一眼,叶修在黄少天卷头减了十分。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黄少天怒了。

“卷面太恬不知耻。”叶修接着看。证明题的过程又长又挤,位置不够了,东一块西一块,做题向来以简洁为美的叶修看得有点眼花。结果正确,水平不错,内容冗杂,过程啰嗦。

“你做物理计算题的时候,是不是习惯先把所有公式默出来?”

“是啊,大家都知道的嘛,公式算分啊。而且它磁场电场重力场常常混着考,我不默出来会很容易混乱好不好?多写一点总是没错的。”黄少天相当自信。

“草稿纸的存在被你无视了。你看着。”叶修拿起红笔开始划掉一些步骤,动作干净利落,不一会儿大半儿都红了,“这些,全都可以不要。”

黄少天默默地接回卷子:“结果对就行了吧。”

“坏习惯。”叶修把他自己列的标准过程递了过去,“学着点。”

黄少天忍不住地“擦”了一声。主要是叶修最后的表情太嘲讽了。

接着是喻文州。卷面加五分。最后的证明题需要考察分类讨论,喻文州的思路很清晰,一二三四点列下来,配上示意图,是会让改卷改得烦躁的老师眼前一亮的版面。不过……

“最后总结没写完?”

喻文州笑笑说:“画图花了点时间。”

叶修看了眼示意图,是个不规则立体与二维坐标的结合。画图有困难?至于吗?一年半后,进入新闻部的喻文州手持相机,自主调节ISO时,十张照片四张模糊,“手残”之名坐实不假。这是后话。

叶修说:“你政治一定总写不完。”

黄少天马上就笑开了。

叶修轻描淡写地扫了他一眼:“你也是。”

“靠靠靠靠靠!我手速可快了提前十分钟交卷都绰绰有余好吗?”

“因为没地方写了?”

“滚滚滚滚滚!”

闹了几句后,叶修开始了正式的家教补习。黄少天和喻文州的问题不一样,一个手比嘴快,一个脑比手快,但解决方法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跟哥学着点,怎么简洁怎么来好吗?这建议是蛮实际的,就是黄少天不能像喻文州那样欣然接受。

“我觉得我这风格挺好的啊?独行独立,一看就是我的风格,说不定改卷的时候被老师认出来了,给我打个满分呢。”黄少天嘟嘟囔囔着抄过程。

“得了,论独特够得上大眼儿吗?还不是要先学着规范格式?”叶修说,“少年人,要彰显个性也得先有余力啊。”

“谁是大眼?而且我有啊,怎么没有?”

“填空第九、第十题都错,呵。”

“——擦!”

 

一个半小时后休息,叶修揉了揉耳朵:“行,要上厕所的去上厕所。”

喻文州收拾了下文具,离座。叶修感到意外,还以为先奔去如厕的会是喝水最多的黄少天呢。

片刻后,喻文州端了三杯桂花糕回来。

叶修震惊:“你们还有下午茶?”

黄少天说:“阿姨比较喜欢做这种小甜点啦,有时候也会做糖水呢,龟苓膏绿豆沙番薯糖水双皮奶,魏老大也吃过不少。叶修你简直太好口福了,便宜死你啦!”

叶修鄙视魏琛,这个蹭吃蹭喝没下限的,难怪这家教做了这么久。然后打开了桂花糕的盖子。清浅淡黄的透明膏状物,当中夹杂着些许细碎桂花。那弹性好得很,稍移杯子,糕面便一片荡漾。叶修挖了一口,咀嚼后嘴里一片清甜甘香。

“这是外面那几棵桂花的……”

喻文州点头。

叶修“啧啧”两声。确实最近是有口福啊,上午才跟王杰希挖了半盒哈密瓜味家庭装雪糕,偶尔打打工也不错。在不久后的一天。喻文州还亲自做了姜撞奶。黄少天有亲戚家养了奶牛,送了一大瓶新鲜牛奶过来。

“这个要怎么做?”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把牛奶全倒进锅里。

“加热,感到烫手就行。”

“烫手?怎么感觉?用温度计吗?烫手的温度是多少啊?”

喻文州却是看向叶修:“你们不介意的话,我直接用手探探就行。”

叶修表示不介意,男孩子,糙惯了,打发黄少天去磨姜汁。

喻文州的手,叶修多少留意过,细皮嫩肉的,指甲形状漂亮,也没什么老茧,跟他的名字一样,秀气。看着喻文州伸手进锅探了三次牛奶表面后才满意地熄火,叶修怀疑那手就是这样被烫残的。

那边黄少天拿着几块姜在喻妈妈特制的姜磨上飞速滑动,他手速够快,一眨眼就几十下来回,一大块姜只剩丁点儿,还暖暖的。

“啊呀摩擦生热了!队长我的姜变烫手啦,你的牛奶呢?”

完毕后,黄少天把黄澄澄的姜汁平均分到六个瓷碗里,每个碗里只刚过碗底。喻文州的牛奶也好了,缓缓倒入瓷碗。姜汁的颜色马上被牛奶的白冲淡。

十分钟后,姜汁与牛奶在化学作用下逐渐凝结,不过最后只有四婉成功,可以在上面放个瓷勺子而不沉下去。

“我突然觉得好感动啊。”黄少天刚要装装样子抹把眼泪,一想到手上还沾着姜渣姜汁,又讪讪地转身洗手。

“感动到只剩一句话了。”叶修吐槽了句,然后抱碗开吃。

姜味淡淡萦绕喉间,奶味浓浓弥漫唇齿,甜里带着丝丝辣味,却相当和谐。叶修差点就要像黄少天那样摇头晃脑了。

“还有一碗怎么办?”喻文州执着勺子问。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眨眨眼,又望向叶修。

“就留给阿姨呗。”叶修表示他人和脸皮一样,能伸能屈。

“我妈不喜欢不新鲜的。”喻文州从善如流,把碗拨向叶修,“麻烦前辈了。”

黄少天学着叶修的样子啧啧几声:“老叶你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叶修也是感慨。喻文州这学生就不用说了,做人细心,要是个女的,叶修都想把他穿在身上当贴心小棉袄了。就是太聪明,有时候会担心他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看他那不骄不躁,吃饭睡觉的样子,叶修又觉得他能自己把握好那个度。

至于黄少天,虽然他开口时“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但总体上还是一个有活力的好少年,就冲着懂得孝敬老人家这点来说,嗯真是前途如黄少语录般无限。

老魏那家伙,简直是捡到宝了。用黄少天的话来说,“便宜死你啦”。

“我说,你们是怎么找上老魏当家教的?”吃饱喝足,叶修开腔八卦。

“怎么?”

“看他那样子,跟个‘人有无,钱有无,娶个老婆又走路’的大叔似的,不怕被骗啊。”

“哦你说这个?去去去你哪里懂得魏老大的光辉形象啦?而且是他先找我的好不好?”黄少天挥舞着勺子进行抗议。

 

魏琛在高三毕业的夏天里,加入了林敬言的呼啸教育团队,虽然以他的原话说:老夫我名声在外,愿意向祖国的花骨朵乐施甘露是他们的福气,但显然更多学生愿意到方士谦、林敬言等有副斯文皮囊的师兄那儿学习。再不济也有张益玮这种看着没架子的不是。郁闷的魏琛摸着烟进了学校附近一间网吧。

在那儿碰见了网吧里龇牙咧嘴,网游里大杀四方的黄少天。

魏琛可不是叶修,经他之口知道高一有这么个奇葩时,他多少有留意过,起码现在,他是可以认出他来的。

魏琛走过去,瞄了一眼黄少天的账号,然后坐到他身后的位置上,登上荣耀。黄少天正在抢boss,趁着几家公会乱斗之隙,几下操作拉稳仇恨,是个玩剑客的好手。想了想,在战争结束后便去加“夜雨声烦”为好友。

索克萨尔:小子,刚那boss抢得不错啊?

夜雨声烦:还用你说?我从未失手好吗?不对你叫谁小子啊,我不一定比你小好吗?

索克萨尔:呵呵。

索克萨尔:我知道你,高一20班,黄少天。

夜雨声烦:擦!你谁?我们学校的我们班的?不对啊我班里只有队长一个玩术士,你谁你谁你谁?想要干什么?

索克萨尔:呵。我想要你。

魏琛听到后面敲键盘的声音一顿,然后骤然爆发。

夜雨声烦:我去!原来是个金鱼佬!妈妈这里有个变态好可怕!虽然我不是貌美如花,但也不能让你辣手摧花啊!你个麻瓜赶紧滚去东莞,否则我让你屁股开花!

竟然还押韵。

索克萨尔:你PK胜率怎么样?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你还真想开花了?不怕告诉你我胜率一直在95%以上,你要过来就真是个呆瓜了!

索克萨尔:95%?那是因为你没有遇见我。

夜雨声烦:不然就100%了吗?

索克萨尔:我就直说了。

索克萨尔:我在当家教,要找多一点学生。你输了,就报我的班。

夜雨声烦:我去!想要我是这意思早说啊!不过我是不会答应的,多吃亏啊,我输了就要去补习,我赢了呢我赢了呢?

索克萨尔:呵,你不会赢的。

魏琛觉得自己真是高冷极了。尤其是那个“呵”,深得叶修嘲讽之精髓。

夜雨声烦:嘿口气很大啊。吃大蒜了?不过你到底是谁啊,找上门来又不自报家门,还有没有礼貌了?

索克萨尔:打完再说。

单纯以个人技术而言,魏琛确实是赢不过黄少天的。可惜左右一场胜负的因素不只有个人技术,在魏琛猥琐流的牵制下,加上二人装备上的差距,夜雨声烦硬是被磨死了。

作为带机会主义色彩的坦坦荡荡好男儿,黄少天何曾被这般猥琐至死过?马上又是一盘对局邀请,大有不打到赢不罢休之势。

魏琛乐呵呵地退出竞技场。所谓100%就是1嘛。

夜雨声烦:你别逃!有种再打一场啊?你这种打法也就只能赢一场而已,现在就跑是不是怕了是不是怕了?

索克萨尔:我没跑。

索克萨尔:我就在你身后。

这句鬼故事风台词让黄少天蹦地转身瞪大双眼。

魏琛坦然得要死,叼着一根未点着的烟,慢悠悠转过身来。

“老夫叫魏琛,你刚毕业的师兄。知道你不认识,上网查查吧。”

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算认识了。魏琛打荣耀虽猥琐,实力与名声就在那里,拿捏小师弟功力深厚,黄少天哪里是对手,一阵鸡飞狗跳后,成功被“招安”了。

在正式开始补习前,黄少天把魏琛拉进了蓝溪阁,互相介绍了一番后,便组队去刷Boss。

神一样的少年魏琛用神一般的战术吓尿了一群半青。

同为术士玩家,喻文州倒也认识索克萨尔,黄少天个人技术突出,如果没有同班同学这层线下关系,他被拉走不足为奇。现在却把一尊本人原本无认识的大神给拉进来,这什么发展?

黄少天噼里啪啦几十句话,把事件始末说了一遍。喻文州默了,作为学生会办公室人员,魏琛这等美恶名声同样高的角色,真是熟悉得不行。当然其中也有被麻烦的头痛在。

黄少天突然神来几句:“队长不如你也来和我补习呗?你看魏老大学习不错,荣耀不错,玩的又是跟你一样的术士,你能请教的东西可多着啦。而且我也不想就一个人,那多可怜,能有个伴就最好不过啦!”

喻文州考量一番,回了句:“也好。”

听到这儿叶修忍不住问:“少天,那些话是老魏教你说的?”

黄少天摸摸头:“这个还真不是。”

喻文州也帮腔:“后面才是主因。”

叶修用看叶秋的眼神瞄了黄少天一眼。

“你这什么眼神!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还懂不懂了?”

不过魏琛这做法算什么呢?哄骗?拐骗?诈骗?语文不好的叶修放弃下定义,意思意思在心里为老魏点了个赞。

但让老魏存有些许高风亮节的形象,叶修可不乐意了。他还记着刚见黄少天时他的反应呢,明显就被老魏灌输了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嘛。家教时聊一会儿魏琛的蠢事,那都平常。直接开全面嘲讽的,这就只有叶修敢了。

 

又一个下午茶时分,叶修边搅拌着红豆冰沙边聊着最近魏琛的情史。

作为半个家里蹲,老魏最亲不过五指姑娘。然而大学林大鸟多,不小心跟某人对上眼了,也不足为奇。一次校际演讲比赛上,老魏被一身白衣素净如莲的中文系女神征服了。

女神同级,听说名花已有主。但二十未满正是最躁动不安的年纪,魏琛表示,先知己知彼,之后看我翻盘狂胜。先不论挖墙脚这种事有多令人不齿,不说知彼,魏琛这无下限的够“知己”吗?在以叶修为首的损友嘲讽下,魏琛毅然走上斯托卡之路。

三天后,铩羽而归。

在“有什么烦恼事说出来让哥乐乐”的宿舍氛围中,他一脸丧失地吐出原委。

那天女神与其男友手牵手走在树荫下,寂静无言,唯绿叶婆娑,脚步声柔。魏琛自认为还是有那么点文艺情怀的,区区一条校道也变得避暑胜地一般,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那人在哪儿,风景就在哪儿”吗。不过如果只有女神一个人就更完美了。

突然女神举起两人相握的手,表情真挚:“这是你的手吗?”

魏琛想,啊,多么诗意而哲学的一句问话啊。如果是我,下一句一定会回道:“不,现在,它是你的。”《Super Star》的歌词刮过脑海:它为你着了魔,留着有什么用。

女神的男友温柔一笑:“不,是我们的手。”

魏琛逃了。

他觉得输得不仅是《Super Star》这神曲,还有境界。什么是绝杀?这就是!“我们的手”啊,隐喻了整个未来好吗,什么不离不弃生死与共,全都在内了好吗,“它是你的”显得如此粗糙而流氓,天哪,中文系的神人逆天了。

魏琛抹了把鼻涕,说:“我的情爱之花,还那么娇嫩,尚未开放,便已枯萎。”

被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的叶修拔了他的鼠标。

据同上恋爱心理学通选课的同学复述,魏琛的地图炮全开。讲台上老师在下定义:“所谓爱情,就是一男一女……”

话音未落,下面魏琛拍案而起:“异性恋是爱情,同性恋就不是了?”

老师吓了一跳,清了清嗓子又说:“就是两个人之间……”

魏琛继续拍桌子:“两个人的就算,三个人的就不算了?四个的也不算了?”

这观念冲击就有点大了,上了年纪的女老师表示这观念太前卫她接受不来,好一会儿才说:“就是人与人之间……”

魏琛整个站了起来:“只有人类才有爱情?动物呢?它们之间没有?植物呢?人和动物之间呢?那也没有吗?……”

简直太有了。老师把他拍了下去。不如你先去隔壁动物护理学一下基础,弄懂了如何研究动物心理学了再来讨论讨论?

黄少天笑得发抖,笔在试卷上画了好几个圈。喻文州大概觉得那样太失礼了,但是笑点被触动无法控制,左手握拳掩着上扬的嘴角,咳了好多声。当晚老魏在荣耀上开着索克萨尔,硬是把一叶之秋打入千波湖。看他上来,马上一个法术打沉。

“老叶你个无下限的,敢不敢少几句垃圾话!”

“呵呵,还真不敢。”

“你等着,早晚有人会给你吃苦头!”

叶修真人冲魏琛笑了个,说我等着。他以为老魏说的会是韩文清,或孙哲平,再不济也就方士谦,却万万没想到,是叶修曾起过穿在身上当贴心小棉袄念头的喻文州。

触发事件,六点半晚间新闻报道。

 


评论(4)
热度(92)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