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猎人1

※全职猎人paro;

※右边有个序。


Chapter 1 兴欣×绞杀×叶修

>>>1

“今晚开始,夜场照常开放吧。”

陈果对值夜班的小伙说。对方略有犹豫:“老板,要不要再等几天?”

“没事。按照往年的经验,这几天他们就该消停了。”陈果安抚般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怕,今晚我先跟你看看。”说着便在网吧内里支起了饭桌。唐柔默契地端了碗筷,笋尖炒牛肉,虾米蒸水蛋,蒜香芥蓝,紫菜蛋汤——三菜一汤,饭热菜香。

陈果所说的消停,是指黑帮团伙与隶属小混混的动作。每年九月一日,全世界最大的拍卖会在X市举行,与之相伴的,还有一系列拍卖热潮,大大小小,非法的合法的拍卖会聚于此刻开展,连同众顶尖珍宝,以及能波及H国全国的血雨腥风。以其为中心的蠢蠢欲动,可以想见。

现在已是九月末,最后一批拍卖亦已完毕,骚乱渐散,街道恢复平静。但陈果还是不安。

或许与拍卖会的后续有关。心头好被他人所夺,几乎是每天都上演的戏码。黑帮不兴碍情面,强夺豪取,手段不计残忍。能把对方高价拍下的东西抢到手,也算是一种挑衅、实力与炫耀。三天前,一辆油门踩尽的轿车闯进了这街上,仓惶得很,逃命之意昭然。陈果刚要下门闸打烊,轿车失控般撞飞了兴欣的霓虹灯招牌,溅起的玻璃碎片削了旁值夜班小伙的半边脑袋。再过五间店面,轿车已被追上的榴弹轰开焰火。

扛着炮筒的装甲车驶过,笑声嚣张。

陈果连忙紧闭了大门。转身,一帮店员脸色惨白。

不安又或许与绞杀男有关。

第一个受害者是A市的女高中生,因没有在已付钟数内退房,被宾馆的服务生发现,全身赤裸,死于床上。受害者被证实死于绞杀,但未遭受侵犯,凶器是细长的布料,不在案发现场,估计是领带一类;肛门里被塞入了两节干电池,脸上与胸前都有被强行灌奶留下的痕迹,经解剖,奶并未进入胃部。

第二个受害者是B市的女高中生,同样死于绞杀,细节处多于前者相似,但被灌的不是奶,是玉米粥。接着便是第三个、第四个,截止至今,已丧命十人。且受害者的死亡地点自北向南,一路往下,陈果总觉得,下一桩案件就发生于这市里也不足为奇。

不安又或许与叶秋的处决有关。

陈果叹了口气。

她至今仍未接受叶秋是违反保密协定、泄露国家机密的间谍这事。在嘉世宣布这件事,并决定让猎人协会出面,亲自处决这叛徒时,她也和许许多多爱着嘉世的人一般,出离地愤怒。但是她仍有不信。但是她仍想信他。

但是她从未想过,他会死。

处决那天,很多人去看了。陈果不敢,不管叶秋的最后是哭是笑,还是淡然处之,她都无法承受。

或许是过于依赖。如果叶神还在的话,轮得到你们这些家伙来欺负我们吗?也不知道苏沐橙现在怎么样了,还难过吗?心情已平复了吗?前者不忍心,后者又觉得是对叶秋的不重视。现在这个国家里,恨着叶秋的人恐怕还很多吧。她这样想着,委屈又心酸。

陈果又叹了口气。

唐柔夹了一筷子笋尖到她的碗里:“别‘唉’啦,果果,叶秋死了以后就没见你哪一天不叹气的。”

“你不懂,小唐。”陈果说,“对我来说,这已经算是一个时代的逝去了。”

唐柔安慰了陈果几把,不再说什么。她对于猎人这个行业没有很深入的了解,叶秋这个名字到底意味着什么,总归是雾里看花。

晚饭过后,陈果和唐柔坐在前台。夜班的小伙搭了个小板凳坐在门口,以准备随时拉闸关门。

秋意将浓未浓,九月末的夜晚还是残留有粘腻的热气,有风掠过,不痛不痒。

那个男人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的。他穿了件皱巴巴的衬衫,像所有进来买网络的客人一样,随手递了张身份证。

“C区47号机,就那边。”陈果指了指。男人的名字是“叶修”,该死地和“叶秋”相似,让陈果又想起了伤心事,有些怅然。结果等她抬头的时候,人已经走了。这也常见,反正等他发现的时候就会回来拿了。

C区47号。叶修数着排号找,倒是想起了贴在墙边的招聘启事。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想着便放下开到一半的电脑,转身回去前台。

“想起没拿身份证了?”陈果笑着说。

“哦,对!”叶修却像是刚发现一般接过证件,说,“诶,你们老板在不在呀?”

“我就是。”

“哦,那太好了,你们是不是要招人啊?”

陈果打量了一把眼前这人瘦削的形体:“是在招人,不过是夜班。”

“那没问题,我就喜欢在夜里做活。”

“不是这么简单呀。”陈果有点小纠结,要告诉他夜里这儿什么情况,对方肯定就不干了,但现在人手确实是有点欠缺啊。“你是第一次来这边?”

叶修摇头。“以前不时会在这边落脚,也算有段时间了。”

“那你知道‘这段时间’的情况吗?”

叶修总算明白陈果想说些什么了:“我知道,没事,差不多就该完了,老板娘你不要担心。”

安慰个什么啊,要担心的人是你自己好吗?

陈果也不纠结了,既然人家都说了没事,自己还磨叽个什么劲儿呢:“行,那就收了你了。”

“谢谢老板。”叶修马上又说,“听说包吃住?”

“对,你跟我来。”陈果相当干脆,这头收了叶修,马上就把他当店员使,一二三四箱杂物,让他搬着上楼。

兴欣网吧的正规名字是“兴欣网络会所”,一楼就寻常样儿,二楼看着高档点儿,还有个小客厅,藏了两房套间。叶修探头探脑的,估摸着其中一间就是他要住的地方。看着不错,起码窗明几净不是?

“就这儿了。”结果陈果指着杂物室里的单人床说。

叶修“啊”了一声。说好的套间呢?

“这个嘛,其他床位都被我和小唐——就是刚和我坐一块儿的姑娘——给占了,你也不好意思跟小姑娘挤吧?”陈果也有点尴尬,这小床是够寒碜的,也就刚好能睡一个男人的大小。

“没事没事,起码有门呢。”叶修说。以前开发遗迹的时候,和着血和泥水睡觉都是常事,不就一张小床?现在好歹也叫有个独立空间呀。

“那行。”陈果见他不以为然,也不解释什么了,摸了两张一百块给他,“去外面那饭店买点宵夜吧,当给你接接风。”

“外面热啊。”叶修挺舍不得兴欣里凉爽的空调的。

“就几步路,当会中暑呢?”陈果拍了他后背一下。

“对了老板。”走了几步叶修又回头,“关于夜间安全的问题,你真的不要担心。比起这个,有更麻烦的事儿呢。”

“你是说绞杀男?”陈果问,“这个我还真不怕,这儿都是嘉世的地了,我不信他还敢乱来。”

“你说的也对。”

陈果奇怪:“难道你想说的不是这个?”

叶修摆摆手:“我只是觉得老板的年龄不在目标范围内而已。”

“快滚!”

 

>>>2

最近兴欣网吧有点热闹。员工们经常都躲在一边偷笑:这新来的网管大哥不赖啊,竟然能经常把他们的老板娘弄得没脾气。陈果也纳闷,也不是说叶修工作态度不认真,但他那样子,怎么就让她那么不舒服呢?

“我就说差不多该停了。”这天晚饭过后,叶修端了个长板凳在外头纳凉。十月已至,总算是稍转凉爽了。

“本来就是。”陈果啃着个苹果,也悠哉地休息着,“别坐得太外了,小心躺雷。”

“唔。”叶修意思意思地挪了挪屁股,“可惜,一波又起。”

“那不正好?让嘉世的人收拾收拾那嚣张的家伙。”陈果说。三天前,在离兴欣五条街内的宾馆里,发现了被绞杀男杀害的受害者。此时,绞杀男的名字已然正式登上了逮捕令名单之列,有传言,猎人网站上已经有了系统的情报销售。作为H国最大的遗迹猎人团队,虽然不是专司赏金猎人的饭碗,但嘉世出面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吧。

“听说主力都不在这边了啊?”叶修问。陈果头疼,她也知道,早两个月嘉世就前往了开发某个沙漠遗迹,但有个念想还是比较宽心的不是?

“我觉得小唐可能要注意一下。”

“哦?”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唐柔从前台探出头来,“我又不是什么高中生了,怎会?”

“你看着年轻。”叶修说。

陈果瞪了他一眼,又觉得瞪他冤枉了。这是说陈果看着不年轻了?但是人家话也确实没说错啊?于是二话不说又瞪一眼,这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你就别担心小唐了,绞杀男遇到她也就只有被打的份儿。”

“哦?小唐会打架?”叶修惊讶,看着多端庄一姑娘啊。不过想想沐橙,果然人不可貌相。

“也就会一点。”唐柔笑笑。

“那也叫一点?我觉得你去试一下考猎人资格证也没问题呀。”

这下叶修倒是真惊讶了:“那水平不错啊,不过我怎么没看出来?”

陈果没好气:“你谁啊你?需要你看出来吗?”唐柔也解释:“果果只是夸大来说而已。”

“没信心?”

“那倒不是。”唐柔说,确实是一脸不像是没信心的表情。

“猎人考试可没那么简单呐。”叶修说。

“有研究?”陈果问。

“呵呵。”叶修摸了根烟,点上,“其实我就在等着明年新年去考试呢。”

“你?”陈果惊讶,认认真真地看了叶修几遍,“就你?”

叶修点头:“这附近有带路的考官,我就想着到时候直接过去了。不过老板你也不要急着找新值夜班的,离一月七号还有一段时间呢。”

陈果还是不信:“你都能去,小唐那就更不用说了啊。”

“那不一样。”叶修说。

“怎么就不一样了?”

“我强啊。”叶修吐了口烟,一脸理所当然。

这不能忍啊。这不直接在说唐柔弱吗?唐柔说:“我怎么没看出来?”

她直接就是引用了叶修刚说的话,显然,连人妹子都不爽了。

“只要满了十二周岁,就能参加猎人考试。但是,你的目标到底是合格还是打酱油,那就要仔细考虑考虑了。”

“那不能直接说她不行呀。”陈果说,“很多事都是试了才知道的。”

“试了就晚了。”叶修说,“猎人考试向来严格,没有人通过的情况也不时发生。你知道新人的合格率是多少吗?三年一个。即使是旧生,不及格的还是一数一堆。你知道不及格意味着什么吧?”

唐柔沉默。即使对这圈子陌生,猎人考试里极高的死亡率她还是有所耳闻的。失格者去了哪里?不用说,大多都去地狱帮阎罗打酱油了吧。

“那你还去?”陈果倒是着急起叶修来了,“你看着也就个战五渣啊。”

 “虽然小唐看着骨骼精奇,有个练武的好底子,不过……”叶修指了指肩膀旁边的空气,“你看到什么了吗?”

唐柔仔细看了看,和陈果对望了眼,后者摇摇头。“什么也没有呀。”

“等你看到以后,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说你不可以了。”叶修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当然,准确来说,即使是看不见也能合格的人也有,不过,看见了以后,存活率会高很多就是了。”说着说着叶修一阵摇头:“不过这样就本末倒置了。真是麻烦啊。”

不懂在说什么。陈果也懒得思考了,说:“那你就那么有信心自己不会栽倒?”

叶修呵呵一笑,点起了第二根烟:“最起码,我有脑子。”

“继续吹。”陈果翻了个白眼,这人真是越说越嘲讽了啊,明明是简单的一句话,怎么就能打出地图炮的效果呢,“脑子正常人都有。”

叶修也不恼:“不如这样,你们来分析一下这绞杀男是怎么回事呗。”

唐柔从前台里走出,搬了张折叠椅坐在叶修后面:“根据警察那边的官方报道,受害者都是15至20岁的年轻女性,死亡时全身赤裸,毙于绞杀,没有遭遇性侵犯与暴力的痕迹,肛门里塞了两块五号干电池,且都有不同程度的被死后灌食物的情况。牛奶、玉米粥、麦片、饭糊……”

“嗯嗯这些我都知道。”叶修打断道,“结论呢?”

“我猜凶手是有特殊性兴奋点,且性功能有障碍的男性。”

陈果听着这名词感到有点不寒而栗:“特殊的……什么?”

“性兴奋点。这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东西。每个人都多少有点怪癖,程度深浅不一而已。有的人会强迫伴侣把体毛全部剃干净,有人则会要求伴侣未经许可,不得修剪。”唐柔看了眼陈果的神色,发现只是有些皱眉后继续,“我认识一个男人,他很喜欢喂他人吃东西,据他所说,在看着别人吞下自己送到嘴里的食物时,心里会涌起一股兴奋。最后,他娶了一位常年卧病在床,只能当药罐子的女人当夫人。”

叶修“啧啧”两声:“小唐你怎么会认识这么可怕的角色。”

陈果问:“那后来呢?”

“后来,女人在男人的照料下,身体趋佳,也越来越不需要男人的贴身照顾。为了让这种关系持续下去,男人最后砍了女人的双手。”唐柔摊手,“但是,没有手的妻子和需要喂食的妻子差距太大了,两人后来离了婚,男人开了一家宠物店。”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人兽才是真爱啊。”叶修说着又吸完了一根烟。

“所以,我怀疑‘绞杀’对于凶手来说是一个具有特殊含义的动作,很有可能,是他的性兴奋点。没有进行性侵犯,或许是因为完成‘绞杀’就足够了,也或许是因为他没有能力进行。那么‘绞杀’就更带有了一种侵犯的替代意味,凶手把交合的假想动作融合当中,以此完成了达到高潮的过程。”

陈果目瞪口呆。她是真没有想到唐柔会就这样侃侃而谈。而且这都是“这样那样”的内容,妈呀连她这个做听的人都不知道该做害羞的表情还是恶心的表情了。

叶修说:“说得不错啊。”

陈果简直要大喊了。这何止是不错啊!

“不过你还没说凶手是谁呢。”

陈果说:“小唐不是分析出来了吗?”

“兴奋点这东西隐蔽性太强,你怎么找?逮着个男的就问吗?”叶修摇头,“而且,我也没说她都说对了呀。”

唐柔挑眉:“那你又怎么认为?”

“我嘛……”叶修抽出一根烟,夹在指间晃了晃,慢慢抬手。突然手腕一甩,香烟如脱弦之箭般飞出,破空越过街道,把刚跑过的人钉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陈唐二人眼睛一花,反应过来时那人正拼命拽着衣角要逃。唐柔要更敏锐些,她发誓那香烟钉入墙内时,真切地发出了钢铁与石料摩擦之声。

叶修拎着烟盒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就要走过去:“我不用怎么认为,直接捉到人就行。”

被抓住的人赫然是一个女高中生,穿着海军蓝水手服,领带已经解开,书包掉到了地上,露出了一个奶瓶。

陈果还在震惊中,故事转折太快她一时反应不来:“这……你是不是抓错人啦这还是个小孩啊?”

“这时间敢在外头跑的,要么就是外地人,要么就是傻子。”

陈果正要反驳,对面屋顶上却跳下了一道人影,落地无声。女孩颈间一阵风略过,一瞬便晕倒在地。

那是个男人,穿了黑色短袖,下摆掖到了迷彩裤里,蹬了双黑色高筒靴,身形颀长。银色的项链吊饰挂在胸前,格外闪亮。

他转头看过来时,大半隐于黑暗里,神色晦暗不明。

叶修打招呼般把烟举至唇边,笑了。

“再要么……就是被人追着逃命了。”

 

>>>3

“我还是不懂。”

陈果对着电脑干想了两个小时,最后向前台刷着副本的叶修投降。

“年轻人别着急,再好好和小唐思考一下。”

陈果真想把他的烟给扒掉,这话他有资格说么?自己好歹比他大吧?话说叶修叼烟技术不错啊,这都能说话。

距离抓住犯人——姑且算是——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三小时,在那一瞬间,原本以为将有一场世界大战而紧张不已的陈果忍不住站到了叶修身后。没想到对方只是看了这边几眼,便扛起了那女高中生,跳着房顶走了。

叶修也无事人一般,半根烟的时间都没有过便回到原位,靠在长板凳上懒得跟陀烂泥似的。

“我还是不懂。”唐柔也转过来问,“凶手是个女生我能明白,确实,没有那能力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性别限制,我忽略了这一点。而且也被大众‘绞杀男’的性别定位给限制思路了。但是,还是有不对,这也不过是推测之一而已,你怎么确定?”

“你再想想受害者被发现时的情况。”

唐柔抓住了自己另一忽略了的点:“你是说肛门被塞了两节五号干电池,以及被灌食物这两点?”

“对。”叶修叼着烟,从左边嘴角移到了右边嘴角,“你不觉得这很像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

“小女生玩洋娃娃。”

陈果瞪大了双眼:“我……我去……”

“受害者被凶手当作洋娃娃来弄了?”唐柔捏着下巴,认真得很,“牛奶、玉米粥、米糊……确实,这些都是婴儿食品啊。所以才会是女性么?”

“还要考虑犯罪实施背景。”

“凶手在风声四起的时候仍能得手,不是受害者没有对‘他’起疑,而是根本没有怀疑过会是‘她’,更何况,对方还是个高中生……如果有这么多背景,确实就能轻松找出凶手了。”

“小唐的分析过于偏向结果论了。实际上在最终结果出来以前,最大的提示也就可能为女性。”

“那范围还是大呀。”

“他们有他们的情报网。”叶修所说的“他们”,大概就是刚那类人了,“监控,手机通话记录,短信记录,网络浏览痕迹,就算是删了也有能耐恢复,那帮猥琐的可谓无所不用。”

“那还不是成了传统破案步骤?”唐柔皱眉。

“我还是比较偏向于高中生这个可能性的。”叶修说,“不觉得很像吗?”

“什么?”

叶修往自己领口的地方比划了几下:“跟男人的领带。”

陈果想起了那女孩脖子上松垮垮的领带,不由摸了把自己的后颈。

“对了,那是你朋友?”唐柔转了个问题。

“哦,算是。”叶修回答得不咸不淡,明显不想多说。

“那你怎么知道他在追着那女孩的?”陈果又好奇。

“心有灵犀?”叶修随口胡扯,“我感觉到了他跑动时的心跳。”

“他是猎人吧。”唐柔这话倒是说得肯定,“那些奇怪的地方,都跟我们看不见的东西有关?”

叶修点点头:“孺子可教,你懂就好。”

陈果还是有着一大堆疑问,东敲敲西打打,硬是从叶修嘴里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接近两点的时候终于熬不住,被唐柔推着回楼上睡觉去了。叶修留在前台值他的夜班,有网游刚好开放新区,他也拿着个新号冲进了新手村看热闹去。

至此,绞杀男之案的话题已落幕。

到了早上,陈果没能准时起床,叶修随便吃了个肉包子喝了碗豆浆,拍拍交班小伙的肩膀就上去二楼睡觉去了。

那杂物房窗子小,关上门后便已暗了大半,但窗口关着总感觉不透气,叶修半开了玻璃窗便卷被子睡觉。

吱呀。

窗被推开。

啪嗒。

有人故意制造落地的声音。

嘎嗒,嘎嗒。

脚步声渐近,停在了床边。

吱呀。

床板往下一沉。

叶修不管来人,继续蒙头大睡。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突然有人凑到了耳边,音节相连地吐着一个名字。那呼出的湿热气息撩人,叶修挠了挠耳朵半睁眼睛,警告道:“一边去,我要睡了。”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来人锲而不舍地按住了叶修的肩膀,嘴唇几乎印到了他的耳朵上,“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就知道那天你没有死。”

“剑圣大大,我死了,你当给你通风报信的人是谁?”

“你之前明明说过不会有事的,你说过的。我以为你在刑场上安排了人手,到时候会逃跑,但是你没有,看见周泽楷开枪的时候,我简直都要疯掉了。张新杰竟然还判断你已经死透,我都不知道还要怎么说服自己你没事了。”他说着说着,额头紧紧地抵着叶修的太阳穴,手也抓得他肩膀牢牢的。

叶修调整了一下姿势,对方这姿势实在是压得他有点难受:“如你所见,黄少天,我还真没事来着。”

“那尸体又是怎么回事?队长把他烧成灰了,我差点就冲动把它混着白开水喝下肚子里面了好吗?”

“啧啧,良心呢。”叶修说,“让你队长别扔了啊,那骨灰是我的东西。”

“叶秋。”

“说。”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

“喊魂儿呢?”

黄少天扒拉开缠在叶修身上的被子,把耳朵贴在了他胸前:“你还活着呢。”

叶修决定不跟他搭话了。

“你还活着呢,这个地方还在扑通扑通地跳着呢。你下次要干这种事,可不能再一句‘没事’就完了啊。不对不能有下次了,就是死也给我死在适当的地方,被枪决算是什么窝囊的死法,跟我PK到死都比这要有意义得多啊。”

叶修推了推黄少天,没推动:“少废话,到底还让不让我睡了?”

“我特意把人犯拿去交了才折回来见你的,不感动就算了还嫌弃我?”黄少天起身把叶修往里推,三两下蹬了鞋子下来,一抽腰带往旁边一扔,就往被子里钻。

“我靠少天大大,你悠着点啊。”叶修被挤得不行,这床本来就小,一个人躺着还算可以,两个男人就真勉强得很了,尤其是在其中一人动来动去的前提下。

情绪真转换得快啊,刚一副吃了酸豆角的样子,马上又回复精神了。

叶修也不管他了,自顾自地卷着被子就睡:“挪开点,你家冰雨磕着我了。”

黄少天没能抢到被子也不恼,直接团着叶修就睡:“我也歇会儿,昨晚累死了,回到分据点还被问来问去,说得好像我偷吃了什么一样。叶秋你睡吧,难受的话习惯习惯就好啦。我下午还要回去呢,队长要我们集合,我还要、还要告诉队长……”

“先别太声张了。”叶修的声音如同梦呓,“这事还没完。”

那边动作静了下来。半晌黄少天抱紧了怀里那堆被子:“我知道。”

“还有,我叫叶修。‘叶秋’已经死了。”

“我知道。”黄少天笑了,“你可真懒,这名字改了跟没改似的,一看就知道是你的化名,最起码改个姓啊。”

叶修喉咙里发了声模糊不清的音,有点像是笑。

“叶修。”

那边没回应。

“叶修叶修叶修。”

还是没有回应。

“叶修。”

依旧安静着。

黄少天就像是要熟悉这两个字的发音一般,不停地念着念着,叶修叶修叶修叶修,最后困了,把下巴搁在了他的头顶上,蹭了蹭。

 

“你一定要回来啊。”

 

下午醒来时,黄少天已经离开了。叶修枕头下压了张硬质卡片。卡片上一个大写T字横贯,左右各一个大写X,看着像是天秤。

二星猎人执照。属于叶秋。

 

TBC.


评论(19)
热度(142)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