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漾】褚冥漾少年事件簿2

Chapter 5

 

下午的课很顺利地结束了,虽然说是高三,不过和寻常高三学生不一样,我的课业并不十分紧张,没有感受到高考压力。不如说,每天都感受着死亡压力,高考压力还算个屁啊!

 

感觉上高三的毕业考和高一高二的期末考差不多,因为有强大的黑袍助学会与认识的紫袍学长帮开小灶,高中的知识我都基本掌握了,除了要命的通用语,现在除了你好再见、对不起谢谢以外,我也只会流畅地说“吃了吗”。

 

高三不用补课,大概也就守世界能这么爽了。

 

“漾漾,你老实地跟妈妈说,你是不是打算不念大学了?”

 

然而,这样想的很明显只有自己。周四晚上准时准点向老妈问候、并表示这个周末不回家时,老妈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

 

“……为什么你这样想?”

 

“不是妈妈说你,漾漾你隔好久才回家一次,回家了也没见你有温习功课。你不是说学校没有补习吗?你是不是出去玩了?”

 

“嗯……算是?”

 

“妈知道你以前人品不太好,走到哪儿伤到哪儿,现在的情况比以前好多了,你也更愿意往外面跑跑看看了,妈妈我欣慰是欣慰,但是你也不能只顾着玩,学习还是很重要的啊。还是说,你不打算念大学?”

 

“……没这回事,我有认真读书啦老妈。”这段时间我不是在不清醒的状态中,就是走在不清醒的道路上,哪里敢回家啦!老妈还不分分钟把我送到精神病院!“这次我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去玩啦,是跟……学校研究所的学长外出学习啦。”

 

虽然学院的联研部不能算是研究所,但是按照原世界大学完了往上升的规则,是这样没错,这样算的话,哈维恩是我的学长,是这样也没错,所以……我没有说谎我没有说谎我没有说谎啦啦啦!

 

“学长?是上次和我们一起过年的很漂亮的那位吗?说起来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呢,我还以为漾漾你太讨人厌被嫌弃了。”

虽然原因不对不过老妈你真说中了,最近我莫名其妙地被学长嫌弃了啦。“那位学长身体不好,住了医院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时间妈你是见不到他的了。”

 

“啊,没事吧?年纪轻轻的,可不要落下病根才好。”

 

“噢,没事,休养生息一阵子应该就会好了。这次这位学长老妈你没见过的啦。”

 

“是怎样的人?”

 

“……科科全优的人。”我仔细想了想哈维恩有什么特点是可以向老妈提起来的,不管是所谓的“主仆关系”还是实际上的斯托卡,好像都不太妙,只能说学习好了……太惨了哈维恩,混到现在你竟然只有学习好是能说得出口的啊!

 

“哦……”

 

“你‘哦’什么?”

 

“我可以见一下吗?”

 

“吓?”

 

“想说漾漾你荒废学业那么久,原来是在跟学长混,做妈妈的当然要看一下对方是怎样的人啊!”

 

“我没有荒废学业……是说我也不是在跟学长混啊!你要见人家,人家才不答应呢!”

 

“那你就说服人家啊,最好明天晚上能回家吃个饭,你们应该是星期六才出去吧,时间来得及的。”

 

“什么回家吃个饭……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老妈你还要我去说服别人?”

 

“难道你还要我去说吗。”

 

杀气!好浓烈的杀气!

 

“……哦,当然不是。啊,那我试试看好了。老妈你早点睡。”

 

挂上电话。

 

……我这个没用的家伙啊啊啊啊!

 

晚上的功课基本在图书馆完成,迷宫还是一样的又绕又多危险的东西,不过自从我能够活用米纳斯的部分功能后,基本能顺利筛选出正确路线。米纳斯真的好好用。目前的符咒学处于中级阶段,可能是我能力比较弱的缘故,总是没办法使出较强的效果,符咒阵法都没画错,就是用出来的感觉怪怪的,形容一下,就是“不畅通”。

 

这个问题我曾问过安因。天使的灵魂修复后,有一段时间也处于休养当中,直到最近才恢复到最佳状态。也因为如此,好多次都看到他和塞塔,偶尔也加个夏卡斯在白园喝茶聊天,晃眼程度不是一加一个五百瓦电灯泡那样简单。

 

往好处说,安因教我的时间也相对增加了,那阵子我一直处于上完正课就补副课的状态中,现实生活非常充实。老妈竟然还说我荒废学业!

 

听了我的提问后,安因只是看了我一会儿。

 

“这个问题,不是漾漾你自己想明白的话,是没有意义的。”他笑着说,“迷惘的雾会遮掩路途,但路不会消失。阻碍会招致失败,也会暗示光明终点。漾漾,你也是我的学生,虽然不能直接提示,但请牢记,在你做出最终决定之前与之后,我仍将以亦师亦友的身份陪伴在你的身边。”

 

虽然很感动,但是我依旧不明白安因想说什么。不,安因说不能直接提示,所以他可能真的没有说些什么。不,不能直接提示但是可以间接暗示啊,那段诗歌一样的话语,直白的意思我懂,但光明终点是指什么啊?

 

最终决定……吗?

 

鬼娃也是这样和我说的。但是我,还是不确定未来的方向在哪里、方向的内容是什么、内容所暗含的责任我能否承受。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我往前踏出一步。可是我不知道,我所面对的前方是前方吗?我所等待的尚未到来是正确的未来吗?在脚步提起前,我不需要换一个方向吗?

 

所有人都在期待我踏出一步。除了我自己。

 

大概是我的眼神太过迷惘,安因没有继续话题,继续指导我怎样用一张爆符把两窝田鼠炸上天。哦话题换一下,我已经从只能烧一只田鼠的毛毛进化到端掉两窝田鼠了呢,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这是褚冥漾的一小步,却是安因的一大步啊!再水下去,我都怀疑安因会自我怀疑作为老师的存在价值了。

 

“已到晚上十点了,您需要回宿舍做就寝准备了。”

 

哈维恩突然从我对面的空位上冒出来,把正在晃神的我吓了一跳。过了这么久都还没习惯,该说是我适应能力差呢还是哈维恩吓人本领高呢。

 

“请问您的课业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哈维恩木着脸说,眼睛里倒是有着十分明显的渴望的光芒。

 

“哦,没有呢。”我看了一眼桌面上摊开的课本,标记有问号的都是明天课上可能会提到的内容,到此,预习已经告一段落,就进度而言,算是十分喜人,“我们先回宿舍吧。”

 

哈维恩好像有点失望,但很快就接过我手上的书包,自动在前面带路。

 

先不说这只夜妖精某些没药救的部分,光是会自动导航自动当肉盾这两点,我其实是感到窝心的。

 

……说不定我也有点没药救了。

 

黑馆和以往一样,晚上这个时候,黑袍们将睡未睡,寄居在黑馆里的奇怪生物们将乱未乱,可以说是宿舍里最安静的一个时段。交谊厅的高吊灯亮着,没有人在沙发上坐,一楼静得有些诡异。

 

我稍微加紧脚步,跟在哈维恩身后。身为住宿者,竟然要缩在来访者后面,某种程度来讲我真的蛮没用的。话说回来,虽说为来访者,哈维恩在我房间里也住上好一段时间了,实际上他也算半个黑馆成员了吧?也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违反宿舍管理条例之类的东西,希望塞塔不要反应过来把我赶出去……都快毕业了,这时候才被宿舍除名,会被老妈骂死被老姐笑死的啊!

 

洗完澡后,我坐在床边边擦着头发,边想着要怎么开口跟哈维恩说“老妈叫你回家给她看看”。夜妖精在清理完浴室后————自从哈维恩来了以后,我彻底把那诡异的浴室人偶封印到角落里了————穿上了较为宽松的靛色袍子,边上滚了银色花纹,看起来是夜妖精的睡衣。他的衣服都是冷、暗色调的,即使是白也掺和了灰蓝或浅紫,亮而不明快。就连用的香皂和香波————是的,住一起以后他的洗漱用品都放在我浴室里了————也是松脂一类的味道,那个仔细闻了会有香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连绵无垠的香樟林或汹涌磅礴的松涛等意境。

 

“那个,哈维恩。”我决定单刀直入,“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正在泡牛奶的哈维恩头也不回:“我的时间都是属于您的。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您有需要。”

 

……好像也对。这些天他晚上好像真的一直和我待一起耶。

 

咦?为什么我觉得哈维恩的表达方法有点怪怪的?

 

“如果您白天需要我的时间有所增加,我很乐意。”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哈维恩眼睛亮了亮,继续强调,“不管是任何事,只要是您所需要的,于我而言都是荣幸。”

 

“哦,不用。翘课是不好的。”重点是,不要一副即使是翘课也很开心的样子啊!虽然翘课真的是件很开心的事,但你是模范生!科科全优的模范生!不要做坏孩子才做的事情好吗!

 

“请用。”夜妖精递过了玻璃杯。

 

温热的牛奶里加了虫蜜,甜甜的又不腻,喝下后五脏六腑都暖洋洋的。我舔了舔嘴角的奶渍,呼了口气:“明天下午,我想回家一趟,过一个夜。我是说,原世界的家。”

 

哈维恩点头:“周六早上我会与您集丨合。请问您什么时间比较合适?”

 

“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哈维恩明显一愣。

 

“我妈妈想见见你。”

 

Chapter 6

 

除了喵喵、学长和五色鸡头以外,我所认识的守世界居民还没有其他人来过我家。比较特别的是五色鸡头,高二那个新年,可能是高一时候玩得很开心,那次他也来我家吃了一大堆东西、捡了我老爸几件奇怪的沙滩服走。嗯……我怀疑我老爸是故意挑那种根本不能看的衣服的,所谓投其所好嘛,我就不求在买那些衣服时老爸的心理阴影面积了。

 

五色鸡头在看到那几件充满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的衣服时整个高兴到不行,连那颗染成金色的头都亮了一百瓦。我爸爸也很高兴,呼啦一声把行李箱里的所有特产小吃都倒在饭桌上,热情邀请五色鸡大吃特吃。所以说他到底是有多想要扮演“同学的好爸爸”这个角色啊。

 

那次我姐没有再爆人品地抽到什么旅游(不对我姐不用爆人品也能抽到),所以过年几天都是在家里度过。五色鸡头和我一起比较早到家,帮着老妈搬这搬那当了三天苦力工。难为五色鸡头没有大喊无聊然后跑掉。好吧,其实我内心是希望他这样做的。

 

总之,那几天大家都过得很高兴,五色鸡头吃得很尽兴、红包拿得很开心,我妈我爸看到我和新交的朋友维持着良好关系感到非常欣慰,新年就这样和和美美地结束了。除了守夜那晚被无色鸡拖着打了一通宵的红白机差点爆肝。

 

哈维恩是第四个到我家的非人类种族。和学长他们相比,夜妖精从外貌上就异于常人……尤其东方人N条街。从性格上看,和喵喵那种自带讨家长喜爱的可爱光环的类型,或学长那种不管敷衍不敷衍、总之会很礼貌地对待长辈的类型,甚至五色鸡头那种神经粗得堪比电线杆的类型相比,夜妖精性格更加敏感纤细,对于话语的反应总让我感到意外。

 

例如现在,哈维恩眼里闪着泪光,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被我看出一丝感动。

 

“虽然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但我能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淡定地开口道,然后把事情的大概解释一遍,“所以,你直接理解为跟我回家报个平安就好了,只是让我妈放心而已,很简单的。”

 

“我明白了。请问具体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在进行宣誓仪式的时候需要完成些什么?”哈维恩眼里的闪光没有了,看起来有点失望,但还是很认真地抓住我追问。

 

……所以你刚刚到底是误会了些什么?!

 

“诶,不是宣誓仪式,只是吃个饭,到时候我妈可能会问你几个学习或者生活上的问题,很简单的。”

 

“可否举个例子?”

 

“呃……例如说,你是哪里人啊、在学校的情况怎么样啊、有没有女朋友啊之类的,很简单,不会深入。当然,我妈是原世界的人,所以请不要说出跟守世界相关的讯息。”

 

“我大致了解了。”哈维恩想了想,“请问这部分需要先通过您的同意吗?”

 

“……可能要吧。”

 

我回答道。天哪,我只是要回家吃个饭,为什么还要和哈维恩串通一下问答稿!以前学长他们来我家时会自动自觉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控制好,现在哈维恩这个样子,搞不好老妈问他的问题都是我来回答。

 

“请问……”哈维恩迟疑了一下,“我需要把肤色换为与您比较接近的颜色吗?”

 

我抬头看他。以前他有说明过类似的情况,当时的说法是,他以作为夜妖精、导读黑夜一族的身份为荣,肤色是种族赐予的宝物,他不希望轻易改变。

 

“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没什么需要改的。”我对他笑了笑,说,“没问题,这样就很好看。”

 

哈维恩点了点头,没多说话,看起来好像放松了些。

 

约好明天下午放学后一起回原世界,我洗好玻璃杯,刷牙洗脸准备再吹吹头发睡觉。

 

“抱歉。”

 

哈维恩突然开口道。我看向他。

 

“让您费心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毕竟我什么也没有提到。该不会是我表情又泄露了些什么吧?

 

“呃,你不要紧张。”我安慰他说,“我妈人还是很好的,不会有大问题。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要注意一些的话,可能……可能你说话的时候要平常一点。”

 

哈维恩皱了下眉。

 

“举个例子……”我想了一下哈维恩身边有谁比较正常,“像里欧那样就很好了。”

 

当初到沉默森林时,哈维恩的同族兄弟给我很深的印象。不仅夜妖精,妖精这个种族整体感觉都有点神经质,上到摔倒王子下到莉莉亚。大概是他们种族责任感很为强烈,由此而生的高傲根植于体内,是隔阂也是荣耀,所以才在不少方面上都无法与他人达成共识。

 

是优点也是缺点,倒是我需要学习的地方吧。

 

回过神来时,哈维恩已沉默了一段时间。

 

“哈维恩?”

 

我奇怪地看他。

 

夜妖精握了握拳,不发一言地走向我。

 

“怎么……唔!”

 

他扶住我的脖子侧边,急切而郑重地吻了下来。

 

我看见他低垂的眼睑,刚靠近时仰头,两人的睫毛不轻不重地缠了一息。收回视线,我看见他潜于眼底的火,我看见他细而密的下睫毛,我看见他脸颊上滑着一汪蛋白般的月光,我看见他。见他落寞地生气而懊恼,贴着我脸的鼻尖凉又软。

 

我用手肘推开些距离:“你……”

 

“你”字音节刚落,对面的唇又压下。哈维恩扶着我脖子的手指按到颈动脉上,摩擦了几寸后带着力度摁下去。

 

“呜……”

 

有点疼。好像动脉里原本喧嚣滚动的血液被遏止,脑袋咕嘟煮了粥,开始不清不楚起来。舌头滑进来了,挤开了牙齿探向上颚。如果是往常,我会让开位置容他顺利探入,可是哈维恩今天有些不对,这场莫名来得毫无预兆,我想要他冷静下来,只得不轻不重地咬了下他的舌头。

 

哈维恩一下收紧了手指,血管上的那根倒是移开了。他偏了偏头,唇瓣之间沾满了唾液,角度改变时甚至发出小小的“咕啾”一声。

 

我脸迅速地烧了起来。声音太奇怪了,好像在做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他甚至前倾,彻底地把我压在怀里,这时我才发现哈维恩另一只手不知何时移到了我的后腰上。

 

嘴里的舌头一直把我的舌头往喉咙的方向推。来不及咽下的唾液就吞,引得嗓子一阵发痒。我一直以为哈维恩在跟我接吻的时候是毫无章法的,唇贴着唇就贪图最紧密的温度,他的口腔里总是温热的,就像要把我的唇纹熨帖平整,然后一锅子刚熬好的糖浆淌入,从肚子的地方暖融融起来,化开一片稠密的甜腻。

 

可是不对,原来不对。

 

嘴唇又热又麻,濡湿一片,沉默的夜妖精舔舐啃咬,带着不紧不慢的节奏寸寸推进,我一直安静地承受,直到要推拒了才意识到他在认真地吻,克制又冲动。

 

“……嗯?”

 

就在我想着要不要再用力时,哈维恩先一步不轻不重地咬了我的下唇一口。

 

“嗯?!”

 

我惊得向后狠狠一缩,这次很顺利地脱了身。

 

“你……?”

 

哈维恩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伸手抹了我的唇边一下,擦掉了多余的液体。

 

……难道这家伙是在闹别扭吗?!

 

“你今天好奇怪。”我擦了擦嘴,想摸摸看唇上有没有留牙印,“怎么了?为什么突然……”

 

哈维恩望着我,很是安静。他什么也不说,从刚才开始一直这样。

 

可是他的眸里流露出浓烈的情感,像是不满足,像是不满意,像是不安分。

 

我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好久脑中都是一片茫然。然后在他的沉默里,我慢慢地、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

 

哈维恩今天很奇怪、非常奇怪。

 

可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奇怪很久了。



TBC.


关于“除了喵喵、学长和五色鸡头以外,我所认识的守世界居民还没有其他人来过我家”:


虽然有决斗生死棋发糖,但是大家仔细研究一下吧,时间根本就对不上,所以决斗生死棋只能存在于幻想里了……




哈漾啊……是时候要写肉了呢…………………………


趁着还没看2,赶紧地……万一又被刷CP了呢=  =


是说我明明开特传同人是为了苏漾漾的,为什么变成苏哈维恩了?!

评论(14)
热度(53)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