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车与节气(3)



三、自行车与红


大暑。


七点已大亮。


冰炎不常在这种时候到人群地方。早餐店分布巷子两旁,低矮的屋檐往中间靠拢,堪堪漏下一横白光。醇厚的豆浆在铁锅里咕嘟,炸油条有酥脆夹杂油腻的香,鲜肉与包点的香味纠缠当中。意外地还有铁板滋滋作响,跳动着鲜红色的小八爪鱼香肠。


哄小孩的东西。冰炎想。使用着艳丽却虚假的颜色来吸引会喜爱红色的年纪的小孩,这大概算得上是大人对小孩撒的第一个谎了吧。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童年里有哪一段对世界的色彩特别好奇呢?鲜艳的红,璨亮的金,刺激眼球的颜色轻易就能俘获刚接触世界的孩子,恨不得所有都炸开成漫天的烟花,等他去一片片地捡起来,尝尝是剔透的亮还是灼舌的烫。


冰炎仔细地回忆着,一无所获。在他有记忆的时候,好像已经脱离掉天真无邪的时光了。


沿着人流往前走,穿过成林的樟树拱道,市一医院就在右手边。


他是来拿体检表的。因为家族隐疾的缘故,冰炎会定时检查身体状况,虽然只要他开口了,认识的医生便会免费帮他诊断,不过为免某些不必要的麻烦,例如额外地活动手筋脚筋,他更多会选择到正规医院跑体检中心流程。


前台的护士不是第一次接待他,朝他点点头,完成相关手续就把体检报告交还给他。各项指标,一切正常。


“啊!”


一声惊呼在身后响起。


普通来说,路人遇到冰炎惊叹个一两句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美人亮眼,遇见都是运气。


不过,对方的惊呼并不出于兴奋。他可没想过要在这里碰见这个人。


“学长,你怎么在医院?”


褚冥漾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双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后又克制着什么般硬生生扳回背后。


是想过来拍拍看自己有没有哪里伤了吗。冰炎几乎肯定地猜测着,说:“只是拿健康检查,并不是哪里有伤到。倒是你……”


他眯起眼打量面前穿着便服的学弟:“你又是来做什么?”


“唔,我也是来做体检的。”褚冥漾看起来还是有些担心,不住地上下扫视冰炎露在衣料外的皮肤,回答心不在焉。


“褚,这里是体检中心。”换言之,真有问题就该到外面挂号去了。


“啊,对……”想明白的褚冥漾松了口气,背到身后的手也慢慢放回两边,“那你现在拿到体检报告了吗?”


冰炎扬了扬手中一沓纸张。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你很希望有吗?”


“当然不是!学长身体最棒啦,健康强壮龙马精神寿比南山……”


冰炎迅速打断他会气到语文老师的造句:“你不是来做身体检查的吗,还有空在这儿拖拖拉拉?”


“呃、我马上!”


出示身份证,填写表格,缴纳费用,确认一遍体检流程后,褚冥漾后知后觉地发现依旧留在身后的学长。


“怎么了?”


“看你有没有出错。”


“不会啦,学长,我不是第一次做这个了。”褚冥漾边走向胸透室边说,“因为以前还蛮常进医院的,老妈担心我留下伤患,所以才让我定时来检查一下而已。这里我也算熟悉啦,前台的护士已经换第三批了,也是有点物是人非呢。”


他偏头看莫名跟他走着的学长,有点好奇:“学长呢?也是要定时检查吗?”


“算是。”冰炎回答道,一听就知道略为敷衍。


胸透,然后是血压、视力。


抽血时,前一位妈妈带着幼小的孩子。那小女孩扒着桌边,瞪着黑溜溜的眼睛,奶声奶气地说:“妈妈,你不要怕。不痛的,我打针的时候都不觉得痛哦!很快就过去了!”


护士笑着说:“哇,你这么小就这么厉害哦!”


“对啊!”小女孩得意地扬了扬小胳膊,安慰佯装伤心的妈妈。褚冥漾接上,伸出手臂时听到小女孩对他说:“叔叔你不要怕,不痛的!”


叔叔……


旁边的冰炎一声冷笑。


褚冥漾笑得有点僵硬:“我不是叔叔,是哥哥啦。”


小女孩特别纯真、懵懂、不解地看他。


褚冥漾打圆场:“如果你叫我哥哥的话,哥哥就不会怕哦。”


小女孩看他半晌,直到护士涂完消毒水准备插针头时才糯糯地喊:“哥哥……”


挂着谜之微笑的褚冥漾被冰炎一巴拍扁到桌子上。


当着他的面扮金鱼佬?找死。


抽完血后需用一只手压着伤口棉签。冰炎见他准备用抽过血的手拿体检表,接过,瞄了眼后说:“接下来是内科,先到外面止血了再说。”说着就迈步往走廊去。


“啊、等等。”褚冥漾愣了下,连忙跟着走。


医院中开辟了一个小花园。不大,稀疏的植被间流动人工河水,几尾黯淡红着的鲤鱼停靠鹅卵石上。石条凳沁凉。空气里中有淡淡的消毒水味。


“学长……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状况呢?”疑问好久的褚冥漾坐了会儿,终于开口问道。他移开棉签看看,快凝住的伤口又渗出血液,便把棉签按回去。来回反复。


“你不信我是单纯来做体检吗?”


“也不是,不过……”他低头处理着伤口,看棉签上的红点越来越大,“一般人应该是能避开医院就避开医院的吧。学长……不是有提尔大哥当家庭医生了吗?不需要亲自来这里吧?”


“给提尔看只会气得更糟糕。”


“那就是说,果然……”


“我没事。”冰炎叹了口气,揉了揉学弟的头,看在对方刚刚失了点血的份上,手指从后脑勺往下滑,在靠近脖子的地方捏了捏,“别想太多,我跟某个笨蛋不同,不是会伤害自己的人。”


好一会儿,那边才讷讷地“嗯”了一声。


感觉到气氛有些低沉,不甚习惯的冰炎转移话题:“止血了吗?”


“好了,吧。我不是很确定。”褚冥漾说,移开棉签让冰炎看伤口的凝血情况,“现在是没有在流了。但是之前也试过扔棉签以后又爆血管。”


“那再摁会儿。离中午下班还有时间。”


“好。”


“你真弱,连凝血功能都比别人差。”


“可能是因为我身体比较健康、血跑得比别人更放荡不羁呢?”


“需要我让你的发型也放荡不羁一下吗。”


“不用了谢谢。”


“要验尿吗?”


“呃,不用。”


“真遗憾。”


“……这有什么好遗憾的?啊、还是说学长你的项目里有?”好怀疑你刚把尿液样本放下就会被别人悄咪咪地偷走。


“褚,你欠揍!”


“学长冷静!血、血要喷啦!”


过完内科、上交体检表时才十点不到。


冰炎本想就在医院门口分开,一想到自家学弟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不晓得会怎样倒霉,又有些不放心。


“褚。”他叫住准备鞠躬道别的褚冥漾,“我送你回去。”


“啊?”


“单纯不想看到明天头条是某某白痴爆血管倒在路边而已。”


“……”褚冥漾觉得他家学长对他有很大的误解,而且,“没关系,我有骑自行车来。”


“……”冰炎瞪了他一眼,“我搭你。”


“不不不、不用了!”褚冥漾吓得手晃出重影,“我自己回去就好!”


“啰嗦!你车停在哪里?”


“学长,您大人英明神武,理当三思呀!等等学长你别踢我……”


结果是褚冥漾推着车,慢悠悠地和冰炎走。


后者狠狠瞪着那辆深蓝色的自行车。同样的味道,同样的配方。他暗暗想着什么时候把这个大块给拆了。


回到医院外的樟树道时日光正烈。热辣烧出浓郁的香樟气味,恍惚间以为打开了整齐放置衣物、角落挂着樟脑丸的衣柜。樟树枝叶茂盛如盖,撑起一片漏光的绿荫。阴影敷在手臂上阴凉,气味有微妙的湿润,行人从光斑群间走过,被明暗打成斑驳的筛子。


冰炎视线往左移。


亮白光圆溜过褚冥漾的眼皮。一片,两片,三四五片。


“学长。”


听到学弟的话语时,冰炎还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喜欢医院吗?”


他看几眼褚冥漾的神色,发现他只在认真看路。


“不会有人喜欢医院吧。”


“也是。”


莫名提出问题的褚冥漾莫名地结束对话。正当冰炎打算问他到底要说什么时,他又说:“不如下次检查我们一起来吧。我帮你抽血时候拿体检表。”


一片叶子掉到褚冥漾的刘海上。边缘呈微波浪形的叶片顺着他额头的轮廓往右滑去,带得刘海往边落下几条。


“想起来再说。”


他答道,收回视线时瞄到了褚冥漾左手肘内侧的抽血伤口。


一点红色很是新鲜,仿佛按一下又会渗出血液。干涩又汪汪,盈满又潮退。


冰炎突如其来地对那个充满奥妙的小红点好奇起来。


是腥是甜,是咸是淡。又或者樱桃那般腻,或者桑葚那般浓,或者石榴那般清,或者番茄那般凉。


他想象了一下,意识到的时候,唾液已然分泌。


啊啊。


稍微,有点饿了。


TBC.



昨天看红麟太太画的阿利美人出浴轻松一刻太过激动,反应过来时已经打了一篇冰漾。



评论(6)
热度(30)
  1. J.RK/幻希SoloS 转载了此文字
© Solo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