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重力小丑

 

老叶生日快乐!

 

 

 

>>>1

 

苏沐橙手里还提着刚打包的小蛋糕,看到叶修时心里一跳。

这场景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来啦。”原本坐在房门前的叶修直起身,说,“其实不用这么急,你可以再吃点东西。”

“没事,带回房间吃也没关系嘛。”

跟来的楚云秀说:“楼下太吵,原本就不想待在那儿。”

苏沐橙把备用的磁卡刷过把手上的扫描仪,“嘀”一声后,门开了。

“那你等下自己把卡放回前台哦。”她把卡塞叶修手里,摆摆手就打算回到她和楚云秀在酒店里的房间。

“没问题。”叶修点点头,“好好享受蛋糕,记得晚上8点开总结会。”

苏沐橙应了声好,便和楚云秀一同离开。

“唉。”路上楚云秀微不可闻地叹一口气。

“怎么了?”

“没什么。”她说,“你说国际赛为什么非要比个冠亚季军呢?像平时职业联赛一样只赛出个冠军不就好了吗?”

“淘汰赛嘛,多给落败的队伍一点表现的机会和拿奖的名额咯。”

“话虽如此,明知自己已经无缘冠军了还要继续打比赛,这种感觉挺不舒服的。幸好联赛没有这种规则。”

“呵呵,那今晚总结会很难熬呢。”

“简直太残忍了。”

楚云秀叹了口气。第一届荣耀国际邀请赛,四进二,中国对荷兰,战败。在决赛进行之前,还有一场比赛决出第三、第四名。

也就是说,下一场比赛,中国队将全力以赴,争夺桂军。

“你说这次我们没有拿到冠军,叶修他作为领队,回去会不会被体育局的人涮啊?”楚云秀眼珠一转,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不至于吧……”苏沐橙有些不确定。

“抢第三名啊……他对这感觉也很陌生吧。”

“不会呀。”这点苏沐橙倒很确定,“就算是叶修,战队输过的次数肯定不会少。”

“你说胜负次数有没有五五开?”

“这个嘛……”苏沐橙也跟着认真想了想,突然“啊”了一声,得到好友疑惑眼神时只是摇摇头。

她想起来了。

难怪觉得叶修坐在房门前的姿态很熟悉。

她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见过了。

 

 

Chapter2

 

那时黄昏,天暗。裸露出墙砖与水泥的出租屋紧闭,门绣绿,檐下点亮的白炽灯偶尔闪动,灯泡附近是飞来飞去的蚁。

叶修就靠着门坐下,腿间圈着一只黄色的小土狗,双手掂着它的爪子在玩。

“不是吧,你忘记带钥匙了啊?”苏沐秋吃了一惊,快步走上去。

叶修抬眼看他后放开了土狗,拍拍屁股站起来:“怎么这么快?家长会都说了些啥?”

“就常规那些,对了,老师还跟我表扬了沐橙,夸她学习体育文娱活动样样好。”苏沐秋边转钥匙开门边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到的?吃饭了吗?比赛怎么样?”

叶修一个一个回答:“我六点多回来的吧,凑合着吃晚饭,比赛输了。”

“输了?怎么输的?”苏沐秋问。
“打得很努力,但是最后还是输了,就这样。”叶修进去后开了电脑,“毕竟是新见面的队友,磨合得太不够了,配合都是问题。”

苏沐橙边开窗户通风,边听两人说话。

“唉,要是我也去了……”

“算了吧,沐橙的家长会一年就一次,再说,这次比赛赢了又没奖金,我们的电脑是不咋的,但也还能凑合着用,有机会再换就是了。”叶修说。

“有点道理。”苏沐秋想想也是,拉出业务单准备清任务,“沐橙,你好好学习,哥哥拼了这单就给你买新的运动鞋。”

“女孩子买什么运动鞋?还不如多凑几张红票子买双好穿点儿的皮鞋。”

“你不懂,中考要考体育,你要沐橙穿皮鞋跑800米啊?”

“我可以和同学轮着穿。”苏沐橙搬出小桌子,摊开今天的作业,“小芬的学号和我隔着远,时间来得及。”

“平时训练怎么办?再说,就一双鞋子嘛。”

“就一双鞋子嘛,沐秋大大不如先给咱们买双新拖鞋。”叶修举起脚丫子晃了晃,上面的人字拖掉了中间一根带子。

“这不就普通款的拖鞋吗,浪费。”

两人骂骂咧咧,一会儿就骂到了游戏上。今天一起打比赛的队友上来道歉,你来我往一顿嘲讽后又去抢boss。

苏沐橙在后面乖巧地写作业,累了就抬头,看两个少年的影子被电脑的屏幕光投在墙上,遮天蔽日,张牙舞爪,活脱嚣张。

晚上还是她睡里间的卧室,苏沐秋和叶修在客厅打地铺。这安排可能也考虑到不打扰小姑娘的正常作息,毕竟苏沐橙偶尔起夜上厕所时,两人还在飞击着键盘连点鼠标。

今晚有些不一样。

她翻了几回身,发现确实忍不了这生理需求,便顶着一窝乱发去摸门。

刚要握上把手,外面有声音传来。

“你打算怎么办?”

一片干脆的键盘声中,苏沐秋的声音显得柔软。

“什么怎么办?”叶修含糊地回。

“这样下去不行。”苏沐秋说,“最近的胜率很低,参赛的成本快收不回来了。”

叶修没有回答。

过了会儿,连片的键盘声停了下来。

苏沐橙屏住呼吸。

 

 

>>>3

 

哎呀,太甜了。

苏沐橙把最后一点栗子蛋糕吃干净,舔着叉子说。

“那你还吃?”楚云秀递给她一杯花茶。

“饿嘛。”苏沐橙说,“不能饿着肚子开会。”

“怎么还剩一个?”楚云秀看向孤零零的香橙慕斯,“好像是留给叶修的?”

“哦,对,我都忘了。”苏沐橙对时间,七点半,“现在去差不多了,我们走?”

“你先去吧,我再歇会儿。”楚云秀拍出一条细长的烟,走向阳台。

“好。”

她没说什么,提着纸盒就走,快到叶修房间时发现门大开,有人声从里面隐约传来。

“怎么看起来没啥精神?这可不像你啊。”

“像你,行不行。”

一听,黄少天的声音。

苏沐橙在门边停住脚步。她也不晓得为什么不进门,只是有点好奇地在边上偷听。这场景怎么也那么熟悉,她忍不住想。

“小同志的思想觉悟真不高,这种情绪可是会影响到其他队友的好吗。”

“唉,我这不就只跟你聊聊嘛,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可是职业选手,职业的你懂不懂,我看你就不知道。”黄少天叽叽喳喳说一通,中间停了会儿,又说,“但是这个郁闷吧,也是真的郁闷。你说为什么偏要赛个第三第四名呢,又没有意义,我们这些人拼死拼活,最后还不是帮总决赛热场子,多没意思。”

“你要跟总决赛比,那肯定没意思。”

“对吧,你说只是坐在场边看他们打就够憋屈了,还要帮忙热场,表演赛啊?当我们是荣耀宝贝吗,劲歌热舞来点气氛?要不要表演个草裙舞跳高抬腿啊?”

“这可就辣眼睛了。自重。”

“叶修你妹,我只是打个比方!”

苏沐橙轻轻靠在墙上,注意不要让头压到门铃。

其实她也懂。并不是真的对明天的比赛有所不满,只是,那些不服与不舒心,总归于今天的败北。

他们都是历经战斗洗礼的战 士,心态调节比谁都熟练。只是这次要承担的不止自家队伍,还有全国荣耀迷的期盼与国家的荣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懊恼比以往更甚些许。

这比国内联赛多出来的一场战斗,自然怎么看怎么碍眼。

“你不开心啊?”

“你瞎啊,这都看不出来?”

“很不开心?”

“你可以不要说废话吗。”

“我就好奇了,上个赛季你们蓝雨输给兴欣,你后面还一直随我们队,甚至追到决赛现场,那会儿你又是抱着个什么心情?”

“那当然是看笑话的心情啊,看你们能得意到什么时候,等你输了还不第一时间笑死你。”

“结果没等到。”

“靠,你这人真讨厌。”

“那时候你都能淡定地追完全程了,现在还要争取一份荣誉,你应该很有经验了啊?虽然这份荣誉小了点,聊胜于无不是吗。”

黄少天沉默了会儿,说:“那不一样。我对荷兰队又没有感情。”

叶修笑出声:“感情你还被我们兴欣虐出感情来了?”

黄少天咬牙切齿:“对,血海深情。高不高兴?紧不紧张?下赛季让你们也尝尝啊?”

叶修没说话,但苏沐橙估计他应该是又笑了笑,因为黄少天又“靠”了一声。

“总之,明天的比赛好好打,等下的总结会和备战会好好开,明天就当见证历史。”

第一届荣耀国际邀请赛的冠军诞生时刻,这历史可重可重了。可就是有美中不足。

“我怎么觉得这句话那么耳熟?”黄少天琢磨着。

“开个体育频道就能听到的话,能不耳熟?”

“我想起来了,张新杰说过。我靠,你们这些玩战术的果然心脏,还脏到一块儿去了。”黄少天说,“第十赛季总决赛的时候,我们不是都去现场了吗,忘了是谁问‘来这儿图个啥’,张新杰就说了这句话。”

“他说得没错啊。”

“要么是见证历史上第二支战队建立王朝的一刻,要么是见证一支刚入联盟的队伍夺冠的一刻,好吧,至少是比往年的冠军有更多话题性。但是,老叶,唉你要知道,就是憋屈啊。这事吧,总是比不上自己在场上打要爽、要痛快!”

黄少天长叹一口气:“然后现在,我们还要带着这股憋屈去争第三名,更残忍了好不好,世间怎会有如此残酷之事!”

苏沐橙垂下眼。

她对这感觉更熟悉了。比黄少天和叶修还要熟悉。因为事实上,从她出道至今,站到决赛场上的次数只有一次,更多的时候,她坐在电视前,隔着屏幕看那个最向往的舞台,刀光剑影,背后是盛大荣光。

努力并不是能用意义来衡量的事情,是必须去做的事情。

必须去做,那就意味着,大家都会去做。

那就意味着,其实这也承诺不了什么,但你还是得完成。

“想睡。”她听到黄少天扑上床拍被子的声音,“没劲啊,老叶,明天我就不上场了吧?我给你们精神上鼓励、物质上加油?”

“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我不好意思啊,所以才私下跟你说啊这你都不懂?”

“少给我撒娇。快起来,时间差不多了。”

“开会开会开会,就知道开会。老叶你当领队了以后就一身官僚主义了你知道吗,这是滑向腐败无能的第一步啊。”黄少天痛心疾首。

“再不起来,连第三名也没有了。”

“保四争三啊,连我妈都看不过去了。”黄少天伤心唧唧。

“那你还比不比了?”

“比啊。”

“还想不想赢?”

“想啊。”

“开不开会?”

“开啊。”

“黄少天你就是来捣乱的对吧?”

“对啊。”

室内安静了会儿,然后发出一声巨大又沉闷的布打肉的声音。

“说不过就打人,看你这出息!”

“有些人,在他开始讲话的时候就该先打下去。”

“例如你,我知道你还是有这点自知之明的。”

“……”叶修说,“不憋屈了?”

“憋啊。”

“不伤心了?”

“伤心啊。”黄少天说,“所以明天美国佬要小心了,第三名是不怎么好看,但也不是他们能看的。”

“如狼似虎啊,少天。”

“呸,这什么骂人的话。”黄少天说,“竟然敢把两场比赛安排在一前一后?靠,明天我们要抢了决赛的风头!告诉他们,这是错误的选择!”

“好好好,少天大大有这样的决心让人十分欣慰。”

黄少天又哼哼了几声,声音突然低沉下来:“我知道,这些天最累的人是你。比我,比队长,比任何一个人都累。”

他好像吸了口气,又说:“没有杀进决赛,你有没有生气?”

“当然生气。”

“不开心吧?”

“不开心。”

“是不是很想打人?”

“已经打了。”

“……”

“你不用问这些。”叶修说,“我和你一样,憋屈,难受,很遗憾,完全不想打明天的比赛。可是走到这里,我也很高兴。”

他顿了顿,像要强调一样重复说:“少天,我很高兴。”

半晌黄少天才说了一句:“不枉费我专门上来给你带东西吃,也对得起我这一分钟几百万的身价了。”

苏沐橙如梦初醒。对了,她是来送小蛋糕的,怎么光顾着偷听忘了正事?

听脚步声,那两个人还准备出来了。

啊,尴尬。

正当她准备先冒出来say hi时,走前面的黄少天突然停下。

“对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4

 

“你有没有听说,荣耀准备开职业联赛了?”

“当然有。”

“你觉得怎么样?”

“规则还是很靠得住的,主办方看起来也诚意满满,起码之前搞的那些小打小闹的比赛都没出什么幺蛾子。”

“今天我跟老陶见面,想着我们自个儿组个战队。”

“队员呢?用回嘉世网吧那些人?”

“对,老陶那边会想办法弄个出租屋,我们和沐橙在那儿至少可以找个地睡。顺利出道以后,如果奖金稳定,也算有一个收入来源了。”

中间有听到擦着打火机的声音,以及苏沐秋低声说“不要在屋里抽烟”的打断。

苏沐橙听得堵堵的,却一声不吭。

“你还撑得住吗?”苏沐秋突然问。

“这句话好像问你自己更合适。”叶修说。

“最近你外出比赛的次数比较多,起码我不用跑来跑去。”苏沐秋说,“我知道荣耀的联赛可靠,不过……按照你这段时间的经验,你觉得你能撑下去吗?”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

苏沐橙呼吸变急促了。“能”,或者“不能”,她不知道想听到哪个答案,因为她知道,最后的行动只会是一个,区别只在于叶修是否硬撑而上。

“我今天回来搭地铁的钱,是老陶给的。”

他突然说。

“地铁人很多,大多数跟我一样,看起来累了一天,风尘仆仆。上行的电梯人很满,我决定爬楼梯,中途爬到气喘吁吁。往上看,出口还很远,想要回头,又走了大半。有很多人越过了我。我摸着肚子顺气,靠着扶手,边看他们走过边想,说不定我以后也会这样。说不定我以后、日后、从今往后,不管多少个日日夜夜,都会重复着这样的日子。熬夜,发胖,无休止地比赛,没有假日。我甚至想着会变得沉默又邋遢的自己,突然觉得未来长得有点可怕。”

叶修慢悠悠地说,好像在说跟他无关的故事。

“突然,我看到前面一个姑娘。她穿着银行职员那种衣服,左手拿着包、挂着外套,右手提着高跟鞋。她光着脚,低头走在楼梯前面。就在要走出出口的时候,她跳了一下。”

叶修顿了顿,语气里有了感慨。

“大概是在还差三两个阶梯的时候吧,她跳了出去,要飞起来一样。一瞬间,她好像抛弃了一天的烦恼,变得活力充沛,又像摆脱了重力,身体轻盈又愉快。”

他说:“沐秋,我想做到这一跳。”

“我离家出走之前,有过一段很无趣的时间。家里养死了一棵吊兰,干瘪的叶子很无力地垂下。我一眼看过去,好像看到了自己快死的模样。我不要变成那个样子。”

“大家都觉得打游戏不好,没出息,可是我管不了了。”

“我要跳起来,就算所有人都觉得我像个小丑,我也要跳起来。”

叶修说得很绕,苏沐橙一时想不通他的意思。但是她知道他说服了苏沐秋,因为她的哥哥轻声说了句:“我会帮你的。”

叶修说:“你当然得帮我,帮我就是帮你自己嘛,不然就你一个能做啥。”

“你说得对,但这话怎么就那么欠揍呢?”

“有人就是听不得实话。”

“你走!”苏沐秋低骂,嬉闹几句后半不正经地问,“你说,我们一直这样能持续多久?在别人眼里,咱们这算是碌碌无为一辈子了吧?”

她听见叶修笑了出声。

“在那之前,会先变成肥宅或者大腹便便的哦吉桑。”

苏沐橙突然想起有次叶修与家人见面。

听说是双胞胎弟弟,约好了在火车站附近碰头,逛了一遍西湖就回去了。苏沐秋在家里魂不守舍,犹豫半晌又拉着苏沐橙偷偷摸摸跟上去。

哥哥是害怕叶修会跟着家人走掉吗?

苏沐橙第一直觉是这样想的。

找到叶修的时候他刚陪着叶秋买了票,分开到马路两边,一个要走,另一个大约也是要走的。

“叶修,叶修,你还想要做什么?” 叶秋隔了马路着急地喊,“叶修,叶修,快回来呀!外面危险,回来!”

叶修头也不回,挥了挥手就当告别。

苏沐秋不知前因后果,只猜想又是一次劝说不成功。他探头看他的反应,试探问一句:“那我们走了?”

“嗯。”叶修说,“走吧。”

“他……”

“没事。”他说,“走吧。”

苏沐橙躲在旁边,贴着自家哥哥走。她想问叶修这样真的好吗,也羡慕有家人担心追来的温暖。她还没说出口,叶修看她一眼,揉揉她的头,然后她又懂了。

那是不被理解的追求,那是不被宽容的选择。

即便如此,他还是爱着。

飞蛾赴火,螳臂当车,有人借了蜡做的翅膀冲向太阳。

而他爱着不被饶恕的理想。

 

“最后一个问题。”

苏沐橙隔着门板,听见苏沐秋问。

“万一,万一,你倾尽所有以后,荣耀没有回报给你应有的呢?”

 

 

>>>5

 

黄少天问:“万一我们努力了很久,这么久,最后连第三名都拿不到呢?”

 

 

>>>6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叶修说。

“想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下一场比赛已经到眼前了。”

 

 

 

 

全文完

 

 

题目取自伊坂幸太郎的一本小说《重力小丑》,我特别喜欢。

 

评论(30)
热度(201)
© SoloS|Powered by LOFTER